第六十七章 龙城

    在扬州城外的某处森林中,月光洒落,树影斑驳,杂乱无章。

    黑暗之中有两点寒光慢慢移动,直到寒光逼近,原来那是一只老虎,体型庞大,面部狰狞,通体发黑,竟没有一根杂毛。此时黑虎正前方站着一个人,身材高瘦,形如竹竿。

    黑虎朝着此人不断低吼,前腿弯曲,身子下伏,经常打猎的人知道这是猛兽攻击人的表现。

    只听瘦高个不屑道:“畜生你还想吃我?”

    也不知道黑虎听没听懂,低吼声不断传来,却仍是不敢扑上前去。

    “真是活的不耐烦了!”瘦高个哼了一声,竟然不把面前猛兽放在眼里,随意的转身离去。就在他转身的那一刻,黑虎后腿一蹬扑了过去。它选择这个时候攻击是因为瘦高个在转身的一刹那放松了警惕,最容易袭击成功。

    身后劲风袭来,只见瘦高个不慌不乱,刚刚转过的半边身子猛地又转了回去,并指做剑轻轻点在黑虎眉心,腾身半空的黑虎竟然就消无声息的掉在地上,一动不动的断了气了,可是那如铜铃般大小的虎眼还睁着,目光凶狠,好像从未想到身为森林之王的自己竟然就这样的结束了一生。

    黑暗中想起了掌声,瘦高个冷冷道:“刚才你不现身,是不是想让老虎把我吃了。”

    从旁边粗壮的树干后现出一个身影,正是今日要刺杀岚汀的黑衣人,“这等愚蠢的畜生怎能吃了你?刚才你故意转身不就是引它出手吗?”

    瘦高个冷笑道:“可以啊,你现在也算慧眼如炬了。”

    黑衣人道:“和你比起来还是差远了。”

    瘦高个不耐烦道:“今日你约我前来有什么事就快说,我没时间跟你啰嗦。”

    黑衣人毫不在意道:“今日我见到那孩子了。”

    “你杀了他?”瘦高个神情兴奋,双眼发亮。

    “没有,让他给跑了。”

    “废物!”瘦高个责骂道,“上一次有天音神算和通天神龙两个老家伙捣乱,这一次他们都不在扬州,你怎么还让他给跑了?”

    “你猜我遇见了谁?”黑衣目露恐惧道

    “谁?”

    “东方宇!”

    “不可能!他早都死了!”瘦高个大吃一惊,听见这个名字自己没来由的紧张起来。

    “原本我也不信,三十年前我亲眼见到他喝了被我下了破神散的茶,后来我们五人联手重创他,毁了他的修为。”

    “是啊,当时我们五人可是眼睁睁看着他自焚而死,最后连骨灰都被我们埋在五个不同的地方,而且都做了禁制。他怎么可能还活着!”瘦高个心惊不已,喘气之声越发急促。

    “他不但活着,而且还返老还童了!如果算起来今日他应该白发苍苍,可是今天我见他竟然和年轻时一模一样!”

    瘦高个不语,只觉背脊上冷汗直流,只听黑衣人道:“所以今日我找你来就是想问问咱们东海是不是有什么起死回神的秘术?”

    “没有!”瘦高个从牙缝中挤出了两个字,说出这两个字后就觉浑身力气被抽尽,无力之感袭遍全身。

    黑衣人双腿发抖,“杀神东方宇,我就知道他没这么容易就死的!三十年了,他终于回来报仇了!”

    “你确定没有看走眼?”瘦高个还抱着一线希望。

    “你放心,虽然我冲动惯了,但这件事非同小可我绝不会乱说。”

    “是他保护那孩子?”瘦高个道

    “若不是他,你认为我能让那孩子逃了?”

    “这回完了!让他遇见那孩子,真是老天都不帮我们啊!”

    黑衣人道:“你不用太过悲观,我看他好像并不知道那孩子是谁。”

    “真的吗?”

    “应该是这样,而且我发现今天的东方宇并没有从前那么强的杀气,否则他都不用动手,我想跑也跑不了!”

    “说的不错,换做从前的杀神他只需用杀气锁定你,纵你有上天入地的本领也别想逃。这么说他的修为没有恢复?”

    “我也不敢肯定,谁知道他是不是隐藏实力呢?”

    瘦高个镇定一下,道:“事出突然,你速速通知龙岳让他把东方宇的消息送回东海。然后暗中跟踪东方宇和那孩子,切记不可轻举妄动,就算这三十年来我们修为进步神速,可比起当年的他还是差远了。”他口中的龙岳就是当日袭击锦绣坊三个黑衣人中的另一个。

    黑衣人道:“这不用你说我也明白,只是你不跟我一起吗?”

    “我还有别的事情,这一次我们三人分头行动。”

    “什么事情比杀神再现还重要?”黑衣人好奇道

    “北冥那边有些异动。”瘦高个神情凝重道

    “葬魂出北冥了?”黑衣人不敢相信道

    “这一次若不是为了那孩子我们也不会踏入中原,不过幸好我们来了,否则怎能知道魅凰的异动。现在葬魂也不安分了。”

    黑衣人眉头紧锁道:“他们怎敢违背帝训擅自出入中原?”

    瘦高个笑道:“帝训?那都是多么久远的事了,谁知道当年的帝训是不是胡编乱造的!”

    “你别乱说!祖先们传下来的帝训绝对是真的,更何况我们三邪两正已经遵守了这么多年,怎么会有假?”

    瘦高个道:“别人叫我们三邪两正也就算了,现在你也承认自己是邪道吗?”

    黑衣人叹道:“我自幼在东海长大,原本也不信自己是别人口中的邪道。可是自从三十年前给东方宇下了破神散的那一刻开始,我也默认了这个说法。毕竟当初我们五人是篡位啊!”

    “住嘴!”瘦高个显然生气了,“就算是篡位,也是为了兄弟!为了报仇!”

    “可是我们五人都是被他养大的,如果没有他的栽培,能有我们今天?”黑衣人气势不弱,争辩道

    “那又怎样?当初若不是他杀了我们五人的父母,屠我们满门,我们也不会如此对他!”瘦高个目光如电,凌厉无比。

    “可是他毕竟对我们有养育之恩,再说了……”黑衣人还想争辩,却不想瘦高个一掌打出,四下风声大作,黄叶乱舞。

    “云符,你跟我动手?”黑衣人侧身闪过,语气惊讶。

    “你若是再提这事,我就扭断你的脖子!”瘦高个发狠道

    “罢了,既然事已至此,我又何必痛苦呢?走一步算一步吧。”黑衣人叹息道,他转过身朝着黑夜走去,忽又道:“魅凰和葬魂本是一脉,这一次不排除他们联手的可能,你此去定要万分小心。”

    “多谢了,兄弟!”瘦高个语气舒缓道

    听见“兄弟”二字,黑衣人不禁身子一震,自语道:“为了兄弟,做什么都值了!”他抬起头朝着黑夜最深处走去。

    瘦高个站在原地,想起往事,怔怔出神。

    “云符过来,宇叔叔有糖给你吃。”

    “云符,你这招不是这样练的,看宇叔叔给你示范。”

    “云符,新年了,宇叔叔给你买了新衣服。”

    月色迷离,风起云涌,吹的瘦高个鬓发落下,黑夜之中没人看得见他已霜染两鬓,白发丛生,泪水顺着饱受沧桑的脸颊流下,是悔恨,还是伤心?

    “宇叔叔,当年我也不想那么做的,可是父母的血海深仇能不报吗?”瘦高个声音低沉,四下再无二人,只有黑夜听见了他的心声。

    恩怨情仇何时休?

    只恐青丝变白头。

    自古善恶终有报,

    难解心中恨悠悠。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4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