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二五章 不给

    “吃好了。”岚汀笑道

    伙计张道:“那么哪位客官付钱呢?”

    这时没有人回答,岚汀笑吟吟看着他,把自己面前的银票揣进怀里。

    “你这是……”伙计张好像感觉有什么不对的地方。

    岚汀耸了耸肩道:“说句实话你们的菜做的真的好吃,但是我一开始就没想给过钱。”

    “客官你别跟小的开这样的玩笑啊?”伙计张已经有了想要哭的表情。

    岚汀正色道:“我是认真的好不啊?难道我这表情像开玩笑嘛?”

    舍灵早已经忍不住笑了,她发现岚汀越是这样不讲理,自己越是喜欢。

    岚汀又道:“那我再郑重其事的说一遍哈。”他坐直了身体,整理了下衣服,轻咳一声,道:“说句实话,我非常喜欢吃你们做的菜,也知道你们这些菜的食材都很贵。当然啦,厨师手艺还是最重要的。你伺候的也算不错,只不过我一开始就没想付钱啊!”

    他两手一摊,有些无赖的样子。这可急坏了伙计张,看着空空的盘子,冷汗从头上流了下来,这顿饭少说一千两。要是客人不给钱,那老板还不打死自己。

    伙计张的腰更弯了,“可是刚开始这位姑娘点菜时,你还拿出来一沓银票,让她随便点呢?”他指着徐锦鱼,好像抓住了证据。

    岚汀故作茫然道:“我是让她随便点啊,但我没想付钱啊?”

    伙计张道:“那你拿出一沓银票干什么?”

    岚汀眨了眨眼睛笑道:“我吃饭时容易出汗,怕把银票弄湿了。就先拿出来,现在吃完了就把银票揣回去了啊!”他拍了拍胸口,银票就在那里,一副不服你来抢的样子。

    “你竟然来吃霸王餐!”伙计张气的头上冒烟,指着岚汀道

    “我真是无语,你才知道啊。”岚汀做出无奈的神情,好像在藐视伙计张的智商。

    徐锦鱼看向齐楚,他还是一副淡然的样子,悠然的笑着。徐锦鱼小声对他说道:“瞧你教出来的好徒弟,跟你年轻的时候一模一样。”曾经齐楚就像现在的岚汀,喜欢打抱不平,更喜欢用这种不讲理的方式来惩恶扬善。

    徐锦鱼认识他多年,无论世道怎么变,就算那个不讲道理的少年已过而立之年,但他的心却不曾变过一分。这也是她深爱齐楚的原因。

    或许世人不接受齐楚这个样子,认为他应该守规矩、讲道理。但齐楚认为规矩是为了约束人而立,而道理是来调教人的。可是人生来就不应该被约束和调教啊!

    这世上,每个人本来就应该有自己生活的方式,为何非要守别人的规矩,听别人的道理?

    所以就有了流光公子不讲道理,只可惜世上只有这么一个齐楚。否则这世道早就变好了。

    伙计张冷笑道:“你想在五味阁吃霸王餐,真是活腻歪了!”

    岚汀猛然站了起来,用力一拍桌子。空盘被他震碎,舍灵暗道,想不到他功力精进神速,应该是浔江匕的帮助。又想起血池中东方先生说他是天生妖孽的命格,心中担心起来。

    齐楚看着岚汀好像也觉得自这次无名小镇回来,他跟以前不一样,但却说不太好。

    岚汀从怀里掏出银票,双手一扯竟然撕碎了。这下真惊了众人,舒灵雪小声道:“戏演过了啊!”

    岚汀充耳不闻,又道:“钱我肯定是不给了,不服的叫你们老板出来。”

    伙计张一听,招呼角落里的打手,“过去拿下!”

    四方角落里的打手冲了过来,杨忆箫窜了起来,伸手拔出背后焚天灼世剑,轻轻一挥。面前的实木圆桌顷刻间被劈成两半,他跳到岚汀身边,严阵以待。

    徐锦鱼看见焚天灼世剑也忍不住赞叹道:“真是好剑!”

    齐楚心道,这师兄弟二人虽说表面上一个热情如火,一个冷若寒冰,但内心里还是挺像的。他本来就想给关东主持公道,方式如何他不是很在乎。既然岚汀和杨忆箫这么做了,也无不可,反正梅家坏事干了不少,早就应该遭到报应。

    当下齐楚运功传音给岚汀和杨忆箫二人,“不用怕,想怎么做就怎么做,天塌下来师父顶着!”

    徐锦鱼虽未听见,但瞧齐楚神情也知道他心底想法。自己也激动起来,多少年了都不曾像年少那样惩恶扬善了。齐楚身上有一种魔力,只要靠近他的人就会被激发出体内潜力,变得激情四射。

    有了师父托底,这师兄弟二人胆子更大。什么五味阁,什么梅家,就算当今皇帝来了,他们也敢打上两拳,踢上两脚。谁让他们的师父是流光公子呢!

    打手们见了杨忆箫的剑心底也开始颤抖,那剑闪着红光,似要吃人一般。可是拿人钱财替人消灾,只有硬着头皮上了。打手们一拥而上,岚汀二人跳入场中与他们斗了起来。

    杨忆箫自幼练武,内功精纯,招式奇出。几个回合已经刺伤对手,要不是他没有杀人之心,就这几个身体强壮武功低微的打手,早已死在他的剑下。

    岚汀身怀龙神八变的绝技,但不知心法不懂招式,只能闪躲腾挪,刚开始好生头疼。但渐渐的也熟悉了步法,虽然不能攻击对手,但却耍的对手团团转。

    江湖人知道龙神八变中只有八招,但却不知道其实每一招背后都有心法,而且每一招对应着一套招式。只有通汇贯通后才能用出一变,如今天下只有齐楚能用全龙神八变。

    燕寒虽把龙神八变融入到厨技当中,但仍是些零散招式。岚汀学的也就是这些招式,所以他还不会真正的龙神八变。

    杨忆箫把对手打倒在地,岚汀把对手耗得精疲力竭。二人闪身回来,脸上洋洋得意。

    岚汀笑道:“吃多了,就要活动活动!”他心性开朗,无论何时、无论何地都能说出玩笑

    杨忆箫有些古板,一时间不知道怎么接话,武功虽高,但这一刻急上心头,竟把心里话脱口而出,“下次来这吃饭就不能给钱,否则就没人陪咱们玩了。”

    他这一句话可把齐楚他们乐坏了,心道这孩子未免太实在了。

    就在这时忽听二楼有人说道:“诸位若是实在无聊,梅某人可以做东请诸位到对面赌坊玩上几把。但若是闲到来五味阁捣乱,可别怪梅某人没有提醒诸位,梅家可不是好惹的。”

    话音刚落,楼梯口已经占了一个中年人,手中纸扇慢摇,神情威严,让人心中一寒。

    “在下梅凛寒!”他只说这五个字,但舍灵也能感觉到此人是个高手。

    舍灵看向岚汀,心想:他应该没遇见过这样的场面吧,一会儿要是不知如何应对,自己肯定要帮他一把,无论如何也不能让心上人受了欺负。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4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