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八八章 照顾

    四人恐惧的看着岚汀,伤口剧痛,心中更惊。这少年犹如地狱魔鬼,一招之间就重伤四人,自己受伤流血却全然不在乎。

    岚汀走到娄关山面前,蹲下身,盯住他的脸,目光下移直到停止在他的膝盖上。

    娄关山因失血过多而面色苍白,渐渐的不能挣扎,他看着岚汀把浔江匕放在自己膝盖上,凉风袭背,心中叫苦。他已经没了一双脚,要是在被岚汀挖下一双膝盖,今后的日子只能在床上度过。

    “从前你做坏事的时候可想过会有这一天吗?”岚汀手上用力,浔江匕扎进娄关山膝盖。

    “啊!”娄关山疼痛难忍,“求求你,求求你放了我!”在危险关头他哪里还有一点血气?如今情况,只要能保住自己的膝盖,岚汀让他做什么都愿意。

    浔江匕刺进深处,岚汀右手一挑,剜出一块膝盖。娄关山疼的说不出话来,就在这时他的另一块膝盖跟他的身体也分离了。然后他直接晕了过去。

    其他三人看见岚汀如此残忍,心落谷底,都无比绝望。岚汀腰间的血还在不断流出,身体开始变得虚弱,但是他的心坚如磐石。

    从今往后无论是谁只要敢践踏他的尊严,那么他必定会十倍奉还!

    接着巷子中响起哭喊声,岚汀站起来,头上的汗水顺着鬓角留下。他低着头看着地上八个膝盖,四个大汉三个已经晕了过去,另一个躺在地上,双眼空洞,看起来应该是疯了。

    然后,岚汀用脚踩在一块膝盖上,稍一用力,骨碎成粉。接着他用同样的放下踩碎剩下的七块膝盖,收起浔江匕,转过身向着巷子口走去。

    冬日里日光刺眼,但却没有丝毫温度。岚汀身后是一摊血迹,娄关山四人失去了行动能力,如果没人发现他们,就任血流一个时辰,他们也就一命呜呼了。

    这是他们罪有应得,他们恃强凌弱,坏事做尽。如今真是苍天有眼,善恶有报,想必就算有人发现他们也只会远远走开,这就叫因果报应。

    善恶终有报,

    天道好轮回。

    不信抬头看,

    苍天饶过谁。

    人生一世如果一心向善,就算不会大富大贵,至少一世安稳。如真是生逢乱世,好人不得善终,但在他们的心里至少问心无愧。对于那些坏事做尽的人来说,今日逍遥快活,终有一天会遭天谴。

    岚汀摇摇晃晃的走在街上,腰间鲜血流下,从他身后看去这个少年孤独而执着。地上的血在寒冷的冬天里渐渐凝固,两边行人见他受伤竟没有一个前来询问。

    这世道向来如此,喧嚣却辛酸,热闹却凄清。美好总是存于心间,一个人面对的却是无穷无尽的绝望。

    岚汀只觉半边身子发麻,头晕脑胀,视线渐渐模糊。但他仍然坚持着往前走,不为别的,就算死也要死在路上。

    当岚汀看见“最好画馆”的牌匾时欣慰的笑了,想起那个叫秦对鸟的画师,想起他时常害羞的表情,扭捏的神态。岚汀心中一暖,原来世间真的有像秦对鸟这样的君子,二人虽然今天才认识。但岚汀发现好像自己的心里对这个画功了得的秦对鸟产生了浓浓的好感。秦对鸟看起来弱不禁风,可是岚汀觉得他身上有股万夫莫敌的气概。

    岚汀站定,抬头看着朗朗天空,身子一晃倒在地上。秦对鸟本在画馆中收拾被娄关山他们弄乱的画卷,突然听见门外有声响,出来一看竟是岚汀。

    秦对鸟急忙跑过去,拉起少年的手,这一刻他根本感受不到少年的体温。他心中一乱,急忙检查岚汀的身体,发现他腰间有一道深深的刀痕,英眉紧皱,立刻扛起岚汀。

    这个时候岚汀半昏半醒,趴在秦对鸟的背上,喃喃说道:“大叔,从今往后没有人敢欺负你啦。”

    一句话让秦对鸟热泪盈眶,“你伤重,别说话。”再一回头,岚汀已经完全失去意识。

    秦对鸟把岚汀背了进去,画馆就是他的家,把岚汀放在自己的床上,解开他的腰带,褪去他的衣衫。少年腰间的刀痕触目惊心,秦对鸟倒吸一口凉气,“这么深的伤口,这孩子是怎么扛过来的?”

    秦对鸟翻箱倒柜,终于找到一瓶金疮药,均匀的洒在岚汀伤口上,小心翼翼的包扎好。可是不一会儿鲜血慢慢的渗了出来,看来金疮药无法止血。

    岚汀已经失血过多,脸色苍白无比,如果止不住血,他随时都有生命危险。

    秦对鸟乃一介书生,精通琴棋书画,却不会武功。但性命攸关之际他反而冷静下来,浑身上下竟释放出一股临危不乱的气势。也不知他是隐士高人,还是他生来就是运筹帷幄,决战千里的人物。

    秦对鸟在木床下面翻出两块碎银子和几个铜钱,这是他所有的积蓄。低头看着手中的银两,心中难过,不是他舍不得钱,而是自责为何自己只有这么点钱,如果再多一些是不是能给岚汀找个更好的大夫?

    秦对鸟是个知恩图报的人,岚汀为了救他不惜给恶人下跪的那一幕他今生今世永远不忘。他拿着所有积蓄走了出去,画馆中只剩下昏迷的岚汀。

    等秦对鸟回来的时候身边跟着一个挎着药箱的老头,瘦小而精明,看起来不像大夫,却有几分江湖骗子的模样。

    “您老救救这位小兄弟,他失血过多了。”秦对鸟担心的看着岚汀,少年胸口起伏不定。他伸手去探岚汀鼻息,发现少年呼吸渐弱。

    老头放下药箱,解开布条,“哎呀,这么深的伤口可不好治。”他盯着秦对鸟手里的银子,眼睛骨碌一转也不知心里想的什么。

    “求求您了,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秦对鸟把银子和铜钱递了过去。

    “老夫只相信医学,可不信佛。”老头坐在床头,捋了捋胡子。

    秦对鸟知道他这是想加钱,可是自己真的是没有钱了,“您老行行好,我就这些钱了。要不您看屋里什么值钱随便拿。”

    “你竟然把老夫想成贪财之徒!这病我不看了!”老头竟然真的站起来,拿着药箱就要往外走。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4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