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零二章 有酒

    钱不够给李如松的马自然不是什么好马,他既然外号叫钱不够又哪里有钱买好马呢?

    不过任何马到了李如松手里都会变成好马,因为他是一个好的将军,深喑此道。一路上快马加鞭,李如松迫不及待因为酒瘾犯了。他越是想着定国公府有百年的陈酿,腹中酒虫越是作怪。等到了定国公府,纵身一跃直接跳到大门前,“砰砰砰”三拳砸门,吓得家仆小声问道:“谁啊?这么晚了有什么事?”

    “我是李如松,找定国公有事。”李如松声音也大,但小小家仆哪里知道他的大名,随口说道:“李子就是李子,还如松,如哪门的松子。我家老爷吩咐了,从今天开始闭门谢客。”

    家仆刚说完话,就见大门被拳头砸漏。李如松伸手进去把门闩挪开,抬腿就是一脚。他神力无量,定国公府的门再大也经不住他一脚。

    “砰”的一声大门打开,把门后的家仆撞了个跟头,倒在地上趁着月光只见一个彪悍的大汉走了进来,立刻喊道:“妈呀,有强盗来了。”

    李如松一把抓起家仆,手攥衣领,如抓鸡拿鸭般轻松无比,笑道:“好好看看,我是不是强盗!”

    他本来只想开个玩笑,谁知道把这胆小家仆吓得尿都流了出来,然后晕了过去。

    “定国公府怎么竟是些胆小如鼠的货色。”李如松摇了摇头,还是轻轻的把家仆放在地上,生怕用力大了捏碎他的骨头。

    忽听院中有人哼道:“让我看看究竟是哪位英雄好汉竟然出此豪言壮语。”语气甚是刻薄,徐希长剑一抖,身后跟着十几号人,朝着门口走来。

    李如松不慌不乱,双手交叉在胸前,一副怡然自得的样子。

    徐希见了他惊讶道:“李将军?”

    “正是老夫。”现在他自称老夫还算合适。

    徐希听闻李如松大名,有人说他骁勇善战,是百年不遇的将才。也有人说他性格暴躁,与人不善,在军中鞭抽副将,脚踢先锋。如今看来后者更为妥当。

    徐文璧与李如松素无交情,徐希想不出他今日前来有何要事。但瞧这阵势更像找茬的。徐希少年意气可不管什么将军不将军,自小听爷爷讲先祖徐达随太祖征战四方的事,早已心驰向往。只不过他是下一代定国公的人选,徐文璧不许他上战场。

    如今李如松先来找茬,徐希可算有了拔剑相向的理由,心中一阵激动。

    李如松见他手中拿剑,也没放在心上,“这位就是徐小公子?”

    这个小字如针刺耳,徐希心中不满道:“李大将军破门伤人,有何贵干?”他把“大”字说的极重,就是想嘲讽李如松一下。

    李如松在军中威严无比,说一不二。战场上敌人听见对面将领是李如松,多是未战先败,失了斗志。就算在朝廷上,除了皇上也没有人敢跟他这么说话。

    他对徐锦鱼恭恭敬敬那是心甘情愿,听了徐希这样的口气,一代名将可忍不了。

    “怎么?徐小公子还想和老夫切磋下武艺?”虽说这是在人家的地盘,但李如松丝毫不惧。

    “正有此意!”徐希神情激动,心想多年苦练的剑法终于派上用场了。

    李如松向他招了招手,“刺过来吧!”

    “李大将军小心了!”徐希提醒道,他对战经验尚浅,面对李如松这样的高手脑海中一片空白竟然一剑刺了过去。

    “好小子,剑是好剑,剑法却不怎么样。”面对徐希的攻击,李如松面不改色,抬起手一下拍在剑身上。这一下看似简单,但劲力无穷,震的宝剑嗡鸣颤抖。

    劲力从剑身传到徐希手上,他只觉浑身如似电击,手臂一麻,“当啷”一声宝剑落地。

    李如松脚不动,人不避,一招打掉徐希手中宝剑让定国公府颜面尽失。

    徐希啷当后退,幸好有家丁扶住他,否则仰面倒下,摔得定然不清。忽听黑暗处有人喝道:“我当是谁这么放肆,原来是李将军。”

    黑暗中一点火光渐渐逼近,徐文璧缓步而来,身边随从手里提着灯笼。

    等徐文璧站定,正色道:“李将军一代名将竟然欺负起小孩子来,还是老夫陪将军过两招吧。”他手一挥,地上宝剑就朝他飞去。

    李如松见了徐文璧才想起陈炬交代之事,一拍脑袋后悔不已,自己这个急性子怎么跟晚辈动起手来了呢!急忙说道:“定国公见谅,是佛爷让我来的。”

    徐文璧已经做好了战斗准备,一听佛爷二字,脸色顿时缓了下来,手一抖,长剑被定在身边粗树上,“将军随我来。”

    李如松心想是自己无礼在先也不好解释什么,跟着徐文璧往里走去。徐希走到大树前想要拔出宝剑,可是发现用了两只手也不能让宝剑移动半分,回头对家丁说道:“这剑交给你们了,我跟爷爷去看看。”

    刚才在下人面前已经丢了面子,这次要是让下人知道自己连拔出宝剑的力气都没有,还不落了把柄。

    徐文璧把李如松带进内堂,二人坐下,徐希站在一旁。

    徐文璧道:“李将军,佛爷要对老夫说什么?”

    李如松道:“佛爷让我捎五个字过来——纸包不住火。”

    徐文璧一听就知道徐锦鱼的事恐怕被皇上知道了,顿时脸色煞白。转念一想纸包不住火,也就是说现在还包着火,只是快包不住了。心知皇帝还不知实情,看来还有挽回的余地。

    “多谢将军了。”徐文璧起身道谢。

    李如松愣了神,“这就要送我走?”

    徐文璧不知道他什么意思,“将军想在府上过夜吗?”

    李如松没好气道:“佛爷说我来了,定国公肯定好酒好菜招待。想不到定国公如此小气,美酒没有,水也没有,美味没有,咸菜也没有。”

    徐文璧平时和他没有交集,关于李如松的事都是听闻。这是二人第一次私下会面,想不到李如松为人忠厚淳朴,性格直爽很对自己脾气,当下吩咐徐希,“你去准备酒菜,我要与李将军喝上几杯。”

    李如松喜笑颜开,“这就对了,我为了不耽误时间,来的路上还没吃饭呢!”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4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