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二一章 阁老

    龙起雷从狗洞钻出后站起扫去身上尘土,发现墙内院子破败不堪,枯枝黄叶遍地,池水虽已结冰但却散发着恶臭,假山侧倒,凉亭顶漏。这哪是人住的地方?

    龙起渊知道四弟心中的想法,因为自己第一次来此时也是这样想的。但大老板说之所以选此地清修就是为了能在荒凉中希望不灭,绝望中涅槃重生。

    天下还有谁能有此境界?

    除了大老板,龙起渊再也想不出第二个人。他带着龙起雷挑最好的路前行,但鞋子还是脏了。

    龙起雷向来喜净,捏着鼻子跟着二哥,声音发闷的说道:“这里没有人保护大老板的安全吗?”一路走来他没有看见一个护卫,这让他非常吃惊。像大老板这样权倾天下的人物最怕的就是死吧!也不知道天下有多少人想要大老板的性命,难道大老板身边都不带护卫吗?或者说暗中有高手潜伏,而自己没有发现。

    “大老板说富贵能求,生死由天,所以从来不要人保护。”龙起渊道。

    然后二人停在一间屋子外面,这时北风渐大,窗纸发出细小的声响。忽听屋内有人说道,“进来吧”

    二人推门而入,屋中空间甚大,但却不置家居,所以显得有些空荡。四周墙壁上亦无字画,灰色的墙面上因为潮湿而生出绿苔。龙起雷看见屋子正中摆放着一张大桌,桌上放着笔墨纸砚,但却没有任何装饰的摆件。桌旁站着一个中等身材的人正在磨墨,此人名叫李戴。

    龙起雷不但认得他,而且前些日子李戴被推举为吏部尚书时,自己还上疏弹劾过他。最后就是因为自己的一番弹劾,李戴与吏部尚书失之交臂。今天他怎么会在大老板这里呢?

    莫非大老板连此人也收入麾下?他正想着忽听龙起渊恭敬道:“阁老,按照您的吩咐我把老四带来了。”

    大桌之后有一个年近古稀的老人手持毛笔正要写字,听见龙起渊说话又把毛笔放下。龙起雷这才注意到笔搁(古代的笔架)旁放着一本黄旧的古书,仔细一看封面上写的是庄子二字。

    这时龙起渊偷偷的拉了兄弟的衣角,龙起雷知道二哥是让自己跟大老板打招呼,于是也恭敬起来说道:“阁老,我回来了。”

    大老板是他们私下里对老人的称呼,当面所有人都尊称他为阁老。此人就是东阁大学士沈一贯。

    自商周以来朝廷上便有宰相一职,后来秦始皇统一六国后宰相变为皇帝的心腹之臣,宰相一职延用两千年之久。一直到明太祖时期,在胡惟庸案后,太祖朱元璋废除宰相一职,设立殿阁大学士。到了成祖朱棣时期,内阁的权利逐渐扩大,后来变殿阁大学士为内阁大学士。虽然内阁大学士官居五品,但能一旦进了内阁便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人物。

    沈一贯只“嗯”了一声算是和龙起雷打过招呼,然后就看着桌上白纸,手捋胡须,不知在思索些什么。

    他思索的时候没人敢打扰,李戴如随从般站在一旁。龙起渊早已习惯,干脆就闭目养神。但龙起雷性子急,见阁老看着白纸怔怔出神,心中焦躁。

    “阁老,您找我来有事吗?”龙起雷问道

    龙起渊急忙去拽兄弟衣袖,阁老在想事情的时候最讨厌别人打扰。龙起雷这时候说话无疑就是碰了老虎的胡须。

    沈一贯抬起头,看着龙起雷,淡淡的说了一句,“我在想事情。”

    只此一句,龙起雷听在耳中全身冷汗直流,一颗心砰砰直跳,才意识到自己多说话了。于是他也和二哥一样恭敬的站在一旁闭目养神。

    也不知过了多久,忽听阁老气息渐大。龙起雷知道阁老心中的事应该有了结果。睁开眼,发现李戴正看着自己,心头不由警惕起来。

    沈一贯微微转身朝着屋子的东面走去,三人跟在身后,大气也不敢喘。当沈一贯停下来时,李戴走上前在墙上摸索一番。龙起雷发现多年没有清理过的墙面竟然非常干净,心知墙后可能有密室。

    这时李戴的手停了下来,按在一块砖上往里一推,顷刻间屋中响起轰隆隆之声。

    沈一贯面前的墙向后退去,果然有密室!龙起雷心道李戴竟然都知道密室的机关,那么他和阁老的关系岂不是很近吗?心中越发沉重,如果李戴利用阁老来报复自己,那自己岂不是必死无疑?

    这时,沈一贯已经走进密室,龙起雷也不能多想只能跟在后面。忽又想到,李戴触动密室大门机关没有背着自己,这样一来难道不怕自己记住机关位置吗?

    龙起雷看着阁老的背影,只觉面前的老人高深莫测,自己根本猜不透他心里想的什么。或许只有这样的人才能在手握大权时保持清醒吧。

    密室中每隔十步墙内就会内嵌着油灯,沈一贯在走了约百步时停了下来,背对三人道:“我给你们看些东西。”然后他伸手扭动了油灯底座,两侧墙壁纷纷后退。展现在众人面前的是一间奇大的石室,龙起雷目瞪口呆。因为石室中堆满了金银财宝,灯光之下金光耀眼,其中宝贝之多根本无法计算。

    看着面前数不尽的财宝,沈一贯面色平静道:“想必你们也知道老虎被人杀了吧。”这句话是对龙起雷兄弟二人说的。

    二人点了点头,京城赌王被杀这么大的事他们怎会不知?

    “你们也听说杀老虎之人把赌坊钱财分给百姓了吧。”沈一贯挽起袖子,走过去拾起些金元宝。李戴瞧了急忙脱下衣服铺在地上,然后走上前接过阁老手中的金元宝,放在衣服上。

    沈一贯就这么捡着,好像在溪水中捡五颜六色的鹅卵石般惬意。李戴就这样一个个的接过又放在衣服上,好像农民收割庄稼时那样勤劳。

    “你们面前的这些钱是得了赌坊钱财的百姓亲自送到李戴府上的,而且是十倍奉还。”沈一贯说的从容,但龙起雷心惊不已。他知道人心贪婪,能自愿还回早已收入囊中的财宝,到底是什么力量驱使百姓们这么做呢?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4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