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五二章 烧鸡

    今晚的生意不错,已经卖出了二十多串冰糖葫芦。小贩脸上也渐渐的浮现出笑容,目光落在不远处的烧鸡摊上,因为他的孩子最喜欢吃烧鸡,只要再卖出五串就有钱买一只烧鸡回家了。想到推开门孩子见到自己手中烧鸡开心的样子,小贩原本疲惫的身体顿时轻松许多。

    目光又开始四下搜索着,忽然看见一个正在嚎啕大哭的孩子,眼睛一亮知道生意来了。像这种正在大哭的孩子根本不用看大人的衣着,只要拿着最贵的水晶葡萄冰糖葫芦过去。为了让孩子停止哭泣,大人只能乖乖掏钱。

    小贩卖冰糖葫芦也有七八年了,经验十足。所以他推着车子跑到孩子面前,以最快的速度拿了一串水晶葡萄冰糖葫芦塞在孩子手里。孩子见了好吃的,上去就是一口,酸中带甜,唇齿留香,立刻就停止了哭泣。

    但是身边的大人却傻了眼,小贩站起来看着面前衣衫褴褛的男人。虽然知道这人很穷,自己心里也是有一丝不忍,但为了给自己的孩子买一只烧鸡,还是伸出手去。

    这串水晶葡萄的冰糖葫芦平时只卖三文钱,但是孩子已经咬了一口,就算大人不想买也没有办法。只听小贩道:“五文钱。”

    “这么贵?”男人显然被天价的冰糖葫芦吓到了。

    小贩也不说话,但手一直伸着。男人眉头一皱,低头看了看吃着正香的孩子,一张童稚的脸上满是幸福的神情。男人一咬牙掏出仅有的五文钱放在小贩手上,抱起孩子就走了。

    小贩掂量着手中的铜钱,满意的塞进兜里。

    只听前面男人道:“好吃吗?”

    “嗯,好吃,可好吃了,爹爹要不要吃一颗?”

    “爹爹不吃,好吃你快吃吧。”男人脸上也浮现出幸福的神情,但眼角却有一丝忧愁。或许被妻子知道自己花五文钱买一串冰糖葫芦,又要被唠叨一整晚吧。

    小贩收摊了,走到烧鸡摊前,掏出兜里的铜钱,一个个摆在案板上。

    “来一只烧鸡!”他骄傲的说道,甚至有些得意。向他这种底层的人只有在这个时候才会有勇气对别人趾高气昂,但还是补充了一句,“挑一只最大的!”

    烧鸡摊的老板先把钱收了起来,数了两遍,心里嘀咕着:不就是一只烧鸡么,穷鬼神气什么。殊不知自己和小贩一样也是个穷鬼。

    装好了一只烧鸡递给小贩,虽然心里瞧不起他,但还是谄媚道:“以后常来啊。”

    笑的很假,甚至让人作呕。小贩也明知道老板是在假笑,但还是挺了挺胸脯,自豪的说道:“放心吧,下次肯定来两只。”把烧鸡放在推车上,推着车往家的方向走去。

    烧鸡摊的老板继续忙碌起来,他没有注意到案板上趴着一只肉黄色的虫子。虫子张开嘴,牙齿上流下粘稠的液体,案板竟被烧了一个小洞。

    风又起,虫子挥动着翅膀飞上天空。

    李戴府中,蛊王站在那早已上冻的池塘前,看着泛着月光的冰面,有些急不可耐。忽听空中一阵微鸣,知道自己派出去的“侦察兵”回来了。

    摊开手掌,肉黄色的虫子落在上面。发出“嘶嘶”的声音,蛊王点了点头,心知时机已经成熟,可以动手了。又想起这虫子怎么这么晚才回来,莫非被齐楚他们发现了吗?

    要是那样的话,就还要等几天,于是问道:“中途出变故了吗?”

    又听一阵“嘶嘶”之声,蛊王皱着眉头道:“什么?烤鸡看样子很好吃?”

    “什么!冰糖葫芦也不错?”

    蛊王差点一头栽进池塘,又听到那虫子“嘶嘶”的叫着,“好,今天犒劳你一下。”然后抓起肉黄色的虫子放在小臂上,虫子张开嘴,粘稠的液体滴在蛊王的皮肤上顿时灼烧出一个小洞,竟能看见手臂里血液在流动。

    虫子把脑袋伸进小洞中,伸出来的时候嘴里叼着一只非常小的肉虫。如锯齿一般的牙齿来回一动,肉虫就被切成两段,咽进肚中。蛊王看着虫子不断的把头伸进小洞中,从自己的血液中抓出肉虫,脸色异常平静,因为他早已习惯了。

    这种肉虫就是虫子的唯一的食物,只不过现在寄生在蛊王体内。对于这样捕食的过程,蛊王竟然非常有耐心的等待着。直到这个“侦察兵”吃饱了,它就趴在蛊王小臂上的洞口上,触角慢慢缩短,收回翅膀,紧紧贴在皮肤上。肉黄色和皮肤的颜色基本一致,如果不是仔细观察,绝对不会发现蛊王小臂上这个不知名字的虫子。

    他向着东方云符住的地方走去,这一次一定要做到万无一失,因为对手是齐楚。那个随时都能力挽狂澜的人!

    想起多年前鬼蛊十三门被灭的那天,他的心越收越紧,除了恐惧还是恐惧。

    仅凭一个人的力量能敌千人,这个人还能被称作是人吗?

    来到东方云符的房门前,如果这一次不是为了报仇,他绝对不会选择和东海龙城的人合作。因为在他的眼里,北冥葬魂虽然狠辣,但像东海龙城这种和倭国暗中勾结卖国求荣的人就应该被千刀万剐。

    他是一个彻彻底底的坏人,但这不妨碍他深爱着脚下的这片土地和岁月中缓缓流淌的锦绣山河。

    “可以动手了?”屋子里传出东方云符的声音。自从得到龙帝的指令要留着岚汀的性命以后,东方云符完全可以选择不和蛊王合作。但是他真的想看看这个人是如何复仇的。

    “嗯”

    蛊王冷冷的应了一声,他不愿意和这种人废话。如果不说话能够交流,那么他一辈子也不愿意张嘴。

    “那就按照计划行事吧。”声音平淡,因为这一次无论蛊王能否成功,东方云符都知道自己绝对会成功。

    龙帝亲笔信上只写了八个字:留他一命,渡他成魔!

    东方云符还不能完全理解这八个字,但是也明白大致的意思,就是把岚汀逼上绝路。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4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