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六九章 风莲

    自二人相遇,到生子,抚养杨忆箫张大,如今十八年已过。他仍然如当初一样爱她,为了给妻子解蛊,不惜和蛊王合作,加害恩人齐楚。

    因为当年初见成亲的那日,他曾对天发誓,“哪怕海枯石烂,哪怕沧海桑田,哪怕背信弃义,哪怕身败名裂,我要护你一生!”

    他做到了,但还是救不了她。

    看着妻子的脸庞,终于流下了辛酸的泪水。

    “对不起。”

    这是他能说的唯一一句话,想起当年一见钟情,想起她为了保护自己和亲生父亲断绝关系,心中内疚、痛苦。

    “星哥,这辈子能做你的妻子,我很荣幸。”

    她笑着,不管前生来世,这辈子足够了。搂着杨忆箫,拉着丈夫的手,她是世上最幸福的女人。

    蛊王在阵外看着里面发生的一切,提前已经告诉甘栀花这肝肠寸断的阵法要如何才能破,此时他要告诉杨星和杨忆箫。刚要开口,却听杨忆箫怒吼道:“娘,你怎么了?”

    甘栀花倒在丈夫的怀中,手里握着杨忆箫的焚天灼世剑,神剑插进她腹中要害,鲜血直流,她依然笑着。

    杨星声音颤抖,“甘妹,你、你别吓我啊,求求你,别吓我。”疯狂的摇晃着脑袋,泪水被甩出。

    “蛊王说,只有、只有一个人,牺、牺牲,另两个才,才会安全。”

    对于一个女人来说,此生最大的愿望就是丈夫和孩子能平安无事。为了这个愿望她们不惜付出一切,哪怕是生命。

    “我不要娘死,我不要!”

    少年泪水决堤,落在母亲的脸上。甘栀花心中一痛,“傻孩子,别、别哭啊,要、要好好活着。”

    抱着母亲,杨忆箫双目滴血,为什么老天对自己这样不公平!

    好人为什么没有好报!

    鲜血流了一地,冰冻的雪地被染红,肝肠寸断的阵法破了。

    “星哥,我、我先走一步。”

    她是满足的,从未有过的满足。

    “娘,娘!”

    摇晃着母亲的身体,害怕恐惧一涌而上。

    “箫儿,你、你今后娶了媳妇,带她,带她给娘上柱香。”

    如果说她还有未完的愿望,就是想看见儿子娶妻生子。努力的抬起手拉住丈夫的手,十八年里他们彼此搀扶,相濡以沫,生死离别之际,她终还是放不下他,“照、照顾好箫儿、也……”泪水流下,她本不应该哭的,可是不争气的流泪,“也找个人代替我照顾你。”

    这是她一生中最后说的一句话,仍是挂念着丈夫的冷暖。

    真爱自是如此,可遇不可求,可求不可留,可留不可贪,可贪不可久。

    无力的手垂下,却被杨星抓住,“下辈子也让我替你死一次。”

    她安静的躺在他的怀里,袖中有一朵早已干枯的莲花飘出。那是当年初见成婚的夜里他送她的,随处可见的莲花,她却带在身边十八年。

    枯黄色的莲花慢慢升起,日光照在上面,投下的影子恰好把夫妻二人罩在其中。

    雪依旧下着,只是风一吹竟变成了雨,或许那是泪,是由天上而来的泪。

    莲花四碎,粉末如金沙般落下。落在她的肩头,落在她的发间,她的睫毛如十八年前一样纤长浓密,翻卷着如青春的倒影。

    时光也倒影在金沙之中,仿佛回到了从前……

    醉卧桥边。鸳鸯缠绵。

    人寻遍,不忘卿颜。

    当时明月,锦簇风莲。

    求一生签,一生情,一生缘。

    白头酒尽。情勿多言。

    转杯盏,又把酒添。

    昔有往事,恰似今年。

    忆红花茂,绿花盛,情花残。

    “这酒名叫白头,只要喝了它的人都会和爱人白头到老。”

    ……

    “娘,我们回家吧。”

    齐楚入阵后石桌上逆转的流水停止转动,纵使北风呼啸,水面依然不起涟漪。

    不堪回首排在倒逆乾坤九大阵法的第三位,可见其霸道无比。它不像肝肠寸断那样有破阵的办法,一旦入阵便会带着入阵者的神识回到他记忆中最痛苦的时刻。只有把这不堪回首的往事再经历一遍后阵法才会消失,它虽不伤人性命,但折磨的却是人的心神,比起肝肠寸断,更让人生不如死。

    齐楚当年一怒之下灭鬼蛊十三门,与蛊王有不共戴天之仇。蛊王绝不会轻易取他性命,一定要好好折磨他。看着齐楚生不如死的样子,蛊王才会满足。

    其实齐楚也明白面前石桌肯定是个陷阱,可是今日前来就是救徐锦鱼的,现在她跟自己求救,怎能袖手旁观?就算是万劫不复,他也顾不上了,只能纵身一跃,祈祷老天爷苍天有眼吧。

    眼前景物大变,时光似回到十四年前。

    这是一个阴雨连绵的夏夜,这是一个废弃多年的破庙,少年时的流光公子比现在多了一丝稚气,但眉宇间的高贵之气不减。

    破庙外雨水滴答,房顶上有几处漏雨,落在庙中很久没有香火的菩萨身上,更显得凄凉。

    恍然之间自己竟回到十四年前,齐楚一时间无法接受。看着庙中场景,一切又无比的熟悉。这就是当年小师妹替自己挡下鬼莲蛊毒的地方,难道是自己出了幻觉吗?怎么会?

    齐楚百思不得其解,忽听庙外一阵疾行之声传来。他仔细听着,来人显然很着急,甚至不小心踩进水坑,然后闷哼一声速度更快的朝着破庙奔来。

    月光清冷,从门口,从窗户,从房顶照进。本应该是炎热的夏夜,却因为这场雨的缘故变得阴冷无比。

    “师兄,我可找到你了!”

    这声音无比的熟悉,这些年里在梦中齐楚无数次的听见苏浅漓如此叫他。

    这不是梦境,他震惊的看着破庙门口的苏浅漓。

    月粉色的衣裙像明溪之水在黑夜中荡漾,长发疏落。齐楚记得自己下长白山之前,她的发髻上插着青花翠玉钗。可是后来小师妹再见到自己的时候却说青花翠玉钗不见了。

    而在前些日子玉面人送来那“欲寻浅漓,先娶灵雪”的纸条同时,竟然还带着青花翠玉钗。自己把青花翠玉钗一直收着,算是对已故的苏浅漓的一种怀念。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4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