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八九章 离京

    第六天的夜里,齐楚的伤已经好的差不多了。京师一行本是为了黄河图而来,虽然空手而归,但是为小师妹报了仇,了却一桩多年的心愿,也是时候离开了。

    齐楚让岚汀去收拾行李,并准备明早离开京城的马车。他已经很久没有回软香阁了,这一次依然不准备回去。因为在他心中还有诸多解不开的谜团。

    玉面人争夺黄河图到底有什么目的?

    廖文政又把真正的黄河图藏在哪里?

    黑衣人为何屡屡对岚汀下手?

    魅凰的左右护法为什么会和施紫雨同一时间离开?

    还有于也风前世是谁呢?记得在云蟒山陵墓中勾魂小煞是被于也风的血吓走的,难道说他的血是勾魂小煞的克星?

    关于天音神算信中提到的天生妖孽真的和岚汀有关系吗?

    最重要的是,齐楚觉得自那日杀死赌坊老虎后,这些日子所发生的一切事情好像都被人操控着。而且起因就和老虎的死有关,可当蛊王死后,一切又恢复平静。

    但直觉告诉齐楚,幕后操纵的人不是蛊王,肯定另有其人。但此人会是谁呢?

    为了引蛇出洞,齐楚决定早些离开京城。如果这人真的想要对自己动手,那肯定会在自己离开京城前或者在城外行动。

    齐楚的想法完全正确,不过沈一贯现在春风得意,也不想再触了流光公子的眉头。

    齐楚来到徐锦鱼的门前,没有敲门直接推门走了进去。

    徐锦鱼已经准备睡了,被他一吓,立刻警惕起来,道:“你怎么不敲门就进来了?”

    “以前我也没敲过门。”齐楚笑道。

    对于徐锦鱼,无论是她失忆前,还是现在,齐楚的心不会变。其实提前离开京城有一多半也是为了她。早日回到扬州,说不定能让她早日恢复记忆。

    这段时间的相处,徐锦鱼已经慢慢的放下对齐楚的戒心,她也开始认为这个男子不像是个大魔头。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判断能力,徐锦鱼也不例外。尽管她失忆了,但也会分析,加上连日来的观察,越发的感觉朱翊钧口中的那个齐楚和自己所看到的完全不一样。

    每次想起自己把刀插进他的腰间时,徐锦鱼都非常内疚。自己这样对他,他还拼了命的保护自己。就是这样一个人,真的会是十恶不赦的大魔头?

    徐锦鱼不愿相信,告诉自己暂时放下成见和仇恨,不要错怪好人。

    虽说她不再准备逃跑,但是和齐楚的关系还是有些疏远。每次感受到齐楚炽热的感情时,还是有些不自在。

    “以前是以前,现在是现在,以后你要想进我的房间就要敲门。”徐锦鱼发现自己这么说并没有惹齐楚不高兴,心道:他的脾气还真好。

    殊不知这是对她,换了别人,不讲道理的流光公子可不会这么客气。

    齐楚本就不想为难她,之前是怕她逃跑。现在发现她并没有逃跑的意思,也就放下心来。

    爱一个人就要懂得包容和接纳,无论她变成什么样子,他都会像从前一样待她。

    徐锦鱼不想和齐楚走的太近,齐楚也不会逼她。

    只笑道:“今晚收拾下行李,明早我们离开京城。”

    “离开京城?要去哪里?”

    “回扬州。”齐楚见徐锦鱼很是吃惊,又补充道:“回到扬州你会想起以前的很多事。”然后他转身离开,路过杨忆箫房间时停了下来。

    自那日杨星夫妇死后,杨忆箫第二天就走了。他走的时候齐楚和岚汀还都在昏迷,也没能和师父师兄告别,只能让秦对鸟转达下心中的歉意。

    已经半个多月过去了,如今也不知道杨忆箫身在何方。齐楚不担心他会被欺负,因为以杨忆箫的武功,江湖中一般的人也欺负不了他。只是担心他过于悲伤而自暴自弃。

    杨忆箫让秦对鸟告诉齐楚,不要去找他,等他想明白了,自然会去锦绣坊找师父。

    所以,这一次不管是为了徐锦鱼,还是为了等杨忆箫,他们都要回扬州。

    准备明天离开京城的不只齐楚三人,秦对鸟夫妇也决定要走了。

    房中罗彩衣在收拾行李,其实他们也没什么可带的。除了身上穿的衣服,也就剩下路上吃的干粮。这对夫妻多年的积蓄开了画馆,最后一把火被人烧了。现在他们身上没有一分钱。

    这时候响起了敲门声,“大叔,是我啊!”岚汀在门外喊道,听他的声音,身上的伤应该痊愈了。

    秦对鸟走过去开门,“进来说话。”

    对于岚汀,秦对鸟有一种特殊的感情。其实连他自己也说不清,好像把他当做自己的孩子,也当做并肩作战的朋友。

    “我就不进去了,这些钱给你。”岚汀把身上所有的银票都拿出来递给秦对鸟。

    “这是干什么?”秦对鸟诧异道

    “明天我们就要回扬州了,以后也不知道还能不能见到大叔。”岚汀低下头去,心中不舍,但他也明白秦对鸟不是江湖中人,自己也不能把他拉下水。

    江湖险恶,老百姓就应该好好过日子才对。

    “大叔,京城不安全,你还是快回老家去吧。这些钱够你在老家开几十家画馆了。”岚汀从小过的苦日子太多了,所以抠门。但是对秦对鸟例外。

    “这钱你留着,我不能要。”秦对鸟有自己的坚持。

    “那可不行,必须要收下。”岚汀固执的把银票塞在秦对鸟手里,嘿嘿笑道:“有了钱就不用那么累了,大叔,你说咱们还会再见吗?”

    秦对鸟感动的攥紧了手中的银票,笑道:“你放心,有一天我们一定会再见。”

    岚汀欣喜道:“你怎么知道?”

    “人生何处不相逢?”秦对鸟拍了怕他的肩膀,二人相视一笑,夜变得温馨无比。

    送走岚汀,秦对鸟听妻子说道:“早些睡吧,明日咱们启程回老家。”

    这时候门还没关,秦对鸟看着岚汀离去的背影,也不知道是不是在跟罗彩衣说道。只听他说道:“不回老家。”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4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