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一零章 灵雪

    “是他救了我。”舒灵雪欣慰的笑了,此时施紫阙已停了下来,距齐楚十丈远。他的身边有两棵粗壮的老树,其中有一棵好像抵不住严寒,已经被冻死。

    舒灵雪转向齐楚,虽看着他的人,但心中想的却是别的事。似乎她只想找个人来说话,这个人是谁并不重要,只要能替她保守秘密就好。

    世间有多少人都是如此,想找一个保守秘密的人都没有。所以只能独自承受秘密所带来的痛苦,独自享受秘密所带来的喜悦和幸福。

    他们多希望有人能分享自己的喜怒哀乐,可是没有这样的人。

    所以古人才说人生得一知己死而无憾。

    齐楚不是舒灵雪的知己,但是他可以替她保守秘密。

    “在外人看来我是风光无限的赌神,有冠绝天下的赌技,有富可敌国的财富,可是没有人知道这一切并不是我想要的。冠绝天下的赌技是魅凰之主逼着我学的,富可敌国的财富自然也属于魅凰。而我只不过是魅凰敛财的工具和替他们保守秘密的棋子,我活着的目的就是赢钱,然后上缴给魅凰。而我自己却什么都没有,唯一拥有的就是这条别人羡慕的烂命而已!”

    她悲愤,压抑多年的情感终于可以宣泄出来。在这冰天雪地的夜里,毫无顾忌的放肆一回。在自己心爱人的面前,还有齐楚聆听,或许这是最好的机会,也是唯一一次机会。因为过了今夜,明天她又是那个富可敌国的赌神。

    “其实我很羡慕别人能过普通的生活,纵使有时候吃不饱,穿不暖,但是他们的心是安定的,不用跟着岁月漂泊。累了就躺在床上安稳的睡一觉,伤心了就抱着枕头大哭一场,可是我累了不敢睡,伤了痛哭也没有任何用处。能做的就只是承受,孤独的前行,走进黑暗,终有一天走向毁灭。”

    齐楚能理解她的感受,魅凰培养她只不过是想让她替自己敛财,从来就没有把她当做一个人,更不会给她一点自由。他可以想象这些年舒灵雪一定吃了许多苦,而这些苦对于一个花样年华的女子来说,简直就如地狱的魔咒,无时无刻的折磨着她,摧残她的意志,消磨她的容颜。

    “有一天我终于承受不住了,我想放弃了。放弃的方法自然只有结束自己的生命,因为只有死才能让他停止对我的控制。”

    舒灵雪口中的“他”是魅凰之主,是舍灵惧怕的师父,是她眼中的魔鬼。

    “一年前,那是一个春天,是万物复苏的季节。而我却要结束自己的生命,扬州城外无人知道的河边,我穿着最美丽的衣服,涂着最艳丽的胭脂,带着最昂贵的首饰,向着河水的深处走去。”

    想起从前赴死的时候,舒灵雪留下了晶莹的泪珠,没有人知道此时此刻她心中的感觉。她自己也不知晓,或许是开心的,为自己的凌然赴死而高兴;或许是悲伤的,为自己流逝的年华而悔恨;也或许是不甘心的,无论是谁年轻的时候都有自己的风采。而她没有,赌桌上意气风发的背后,却是被逼无奈之举。

    “春天的河水丝丝暖意中却是刺骨的冰冷,略带冰碴的河水浸透我的衣衫,湿了我的妆颜,卸去沉重的珠钗和耳环。冰冷的河水如一双无情的手拉着我的双脚,把我拖向无底深渊。河水没过我的脚踝,吞没我的膝盖,拦腰而过,顺着脊梁快速蔓延。它堵住我的嘴,盖过我的鼻,可是正要蒙了我一双眼睛时,却让我看见了远处飘来的小舟,还有舟上那双担心的眼。”

    “像我这样的傀儡,只求安稳生活,从未想过会遇见一个心爱的人。更不会奢侈的认为那个人也会爱上我。可是老天就是这样,在让我绝望的时候,却偏偏又带来希望。冰冷的河水灌入胸腔,尽管失了意识,但却捡回一条命。就是他把我捡了回来,像在田野上捡一只受伤的小猫那样捡了回来。”

    舒灵雪看着施紫阙的背影,他没有回头。但是她知道他也和自己一样回忆着往事,夜色之下这双璧人,虽没有深情凝视,虽没有彼此相依,但是他们的心在一起慰藉。

    “自古以来英雄救美的故事太多太多,不过他是英雄,妆花颓败的我却当不起美人二字。尽管这样他还是爱上我,我呢?”

    舒灵雪反问齐楚,似跟一个朋友在闲聊般随意。

    齐楚罕见的笑了,他与舒灵雪不能算朋友,甚至被她两度欺骗,但是此时却从心底里怜惜她。一朵娇艳的花总是会经历风吹雨打,只有身旁长出一棵参天大树后,她才会无忧无虑的开放。

    “你自然也爱上了他,而且还告诉他自己真实的身份。至于为何对他如此信任,想来两情相悦的人都是这样。”齐楚想起徐锦鱼,想起曾经许多快乐的日子,也抑制不住自己的情感。

    “是啊,人就是这样奇怪,万念俱灰时恨不得跳河自尽,重燃希望时却有挣脱牢笼的勇气。”舒灵雪的泪水流进扬起的嘴角,酸涩而甜蜜。

    “一点也不奇怪,一个人只要有了爱就有了勇气,如果是两个人都有了爱。”齐楚抬头望月,清辉如纱,朦胧而美好,只是有些许凉意。

    岁月寒凉,只有爱的依偎才能温暖世间。

    “如果是两个人有了爱,就会有奇迹发生。”

    雪花片片飘落,齐楚伸出手去,任由洁白而晶莹的雪花落在掌心。他掌心的温度融化了夜色中的精灵,耳边响起徐锦鱼的声音。

    “你看我抓住了月光。”

    “你看我把月光堆成了一个雪人。”

    “你看雪人化啦,哈哈!”

    “要不就叫它堆月箫吧?”

    齐楚手掌翻转,地上大雪如龙飞舞,瞬息之间眼前出现一个胖胖的雪人。

    他自语道:“可为什么不叫堆月笛呢?”

    这一句惊动了舒灵雪,她微微侧目的看着齐楚。

    齐楚伸出手去摸雪人的脸庞,依旧自语,“因为堆月笛不好听呗。”

    “呼啦”雪人消失不见,融化在天地之间。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4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