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零三章 回头

    海生三人一动不动的站着,刘一霸觉得他们傻了,然后冷哼一声,“没有事,你们就快滚吧,爷还要吃饭。”

    海生往前走了一步,“没得谈?”

    “谈你娘!快给爷滚蛋!”刘一霸怒呵,两手按桌,桌上杯碗晃动。他发起怒来面孔狰狞,周围的人心头不禁一寒。

    这时候黑爷从后面拽了拽海生的衣袖,拽了两下。

    海生转过身,第一眼看见了老三,然后拍着他的肩膀,“三哥,咱们走吧。”

    老三没有说话,把手放在腰间,低着头往外走。

    下船的出口不大,两人并肩勉强通过,如果三人横着走,肯定挤不出去。

    海生在中间,黑爷和老三在两侧。为了让他们顺利出去,海生往后退了一步,但是这一步稍微有些大。其实他只要往后退一小步,黑爷和老三就能顺利通过。

    可是他偏偏往后退了一大步。没有人注意到海生,因为这个时候大家都在看得意的刘一霸。连在船中也分作两排的八个大汉也都看着刘一霸,他们的主子又坑了别人一笔巨款,这代表着他们也会得到些油水。

    八个大汉很高兴,齐齐的看着刘一霸,说了曾经无数次说过的话,“爷,你可真牛啊!”他们还竖起了大拇指,微微侧身对着刘一霸鞠了一躬。

    海生往后退这一步的时候,也正是八个大汉奉承刘一霸和鞠躬的时候。

    海生让出了空隙,黑爷和老三往中间靠了靠。

    是的,就是两个人往中间靠了靠,但是这一靠却互相撞了肩膀。

    这一撞肩膀,两个人都用了全身的力气。

    用力,撞击,然后借反冲之力转身,老三在左,黑爷在右。

    转身的一瞬间,二人的面目表情一样,冷酷!

    接下来二人的动作完全一样,迅速!

    老三一脚蹬在他身边大汉的膝盖上,只听“咔嚓”一声,大汉的膝盖碎了,大汉的腿折了。

    这一蹬老三又借反冲之力,起身向右前方冲去,然后他放在腰间的手猛的一抽,白昼之下,只见一根银丝被抽了出来。

    在空中的老三,双手各拽银丝一头,到了右边倒数第二个大汉的眼前,勒直银丝直接往大汉的脖子上招呼。

    无声!

    亦无息!

    银丝极细,触及到大汉的颈间皮肤,虽然那皮肤又厚又硬。但是老三把银丝勒的笔直,找的位置极其精准,就是大汉的喉结。银子勒在喉结上,老三双手往大汉脑后一送!

    喉结瘪了下去,一丝血水渗了出来,大汉捂着喉咙向后倒去。

    这时候右边倒数第三个大汉已经反映过来,一拳挥上。老三不躲,他一躬身,拳头虽打在肚子上,但只是触及到衣服。

    此时老三的手中已经没有银丝,空出的两手如铁钳一般扣在大汉出拳的手腕上。

    用上所有的力气,往下一拉。大汉重心偏移,直接面朝木板以狗吃屎状倒了下去。

    这还没有完!

    这只是刚刚开始!

    老三双手扣着大汉手腕不放,待其撞击在木板上时,他双腿屈膝,凌空向前倒翻,在空中划过一道弧线,落地时已和右边第四个大汉斗成一团。

    就在老三完成这一连串攻击的同时,黑爷在右边与他一样,蹬碎身边大汉的膝盖,银线勒死左边倒数第二个大汉,然后摔倒左边倒数第三个大汉,凌空倒翻与最后一个大汉斗成一团。

    一切发生的都太突然了,没有人能反应过来。所有人都以为这三个被欺辱后只能低头离开。所有人都想不到这三个人会反击。

    所有人都不会知道这一套雷霆攻击,在这三人脑海中已经排练过千万遍。

    六年里每天他们都想杀了刘一霸,之所以没有动手,是怕拿不回老舵主的宝贝。那件东西是老舵主的遗物,为了它,吃再多的苦,受再多的委屈都值得。

    可如今东西没了,三人就再也没有顾虑。

    是的,一共有三个人。在黑爷和老三分别打残一个,打死一个,打伤一个,控制住一个后,给海生让出了一条路!

    这条路只有三步之远,但是横跨六年。海生飞身而起,只觉耳边风声呼啸,眼前光景流转,时光在他飞到刘一霸面前时已过了六年。

    刘一霸吃惊的张大了嘴,他要喊人。

    这时候海生拿起桌上的酒碗,直接塞进刘一霸张大的嘴巴中。

    刘一霸太害怕了,所以嘴张的特别大。所以海生不费吹灰之力就把酒碗塞了进去。

    当酒碗被整个塞进刘一霸嘴里后,他就更害怕了。

    可是害怕无用,海生左手拖着他的下巴,右手按着他的头顶,上下用力。

    大嘴被合上,酒碗碎了,瓷片割破刘一霸的口腔,鲜血顺着嘴角流下。海生双手做拳,就在刘一霸两腮处一打,碎瓷片扎透两腮,带着血肉,一半在里,一半扎了出来。

    刘一霸的人还活着,但是腿已软了。

    此时黑爷和老三都解决了最后一个大汉,一人一脚蹬在刘一霸膝盖上。

    “嘎嘣”一声,那本来完好的膝盖碎了,刘一霸跪在木板上。

    他张不开嘴就说不出话,可是眼中却全是恐惧。

    海生撕开刘一霸的衣服,拿回了自己的银票。

    这时候船中围观的群众早已经被吓破了胆,纷纷往船下跳。

    黑爷和老三一人折断一个桌腿,架在刘一霸腋下,然后把桌腿插进侧面船板上。刘一霸再没有反抗的力气,就如砧板上的鱼肉,任人宰割。

    船上的人早已跑光了,胆子小的已经跑出去很远,几个胆子大的还在陆地上遥望。

    黑爷和老三从窗户中跳进海里,海水冰冷刺骨,但二人觉得无比舒畅。

    海生已走到窗边,回头看着刘一霸道:“自作孽不可活!”

    他跳出的同时,从袖中取出一个圆圆的东西扔在了船上。

    那是平时他们炸鱼的鱼雷,“扑通”一声,海生落入水中。

    “轰隆”一声,大船被炸。这条船是刘一霸的,所以没有人心疼。

    爆炸并没有让整条船沉入水底,因为鱼雷的威力不大,但却让大船着起了火。

    只听船中刘一霸嚎叫着,他被架在桌腿上,插在侧墙上动弹不了。最后被活活烧死,大火烧了有半个时辰。大火熄灭后,船就塌了,刘一霸被烧成了焦炭,浮在水上久久不沉。

    此时海上已经没有海生三人的影子,也不知他们去了哪里。183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4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