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四七章 凛冬

    那个冬天言逝错尝到了顾青瓷说的冰糖雪梨,一生难忘,每每想起都记忆犹新。

    深冬,天寒地冻,冰雪覆盖大地,神庭的土地上连人影也无。

    言逝错第一次被顾青瓷邀请去家里做客,只是她的家只有她一人。

    顾青瓷说房子是父亲留给她的,母亲死后,父亲不知所踪。她不准备找了,找到只是两个人在一起伤心。而现在虽然伤心,但彼此都会希望对方过的好。

    言逝错对于生老病死没有体会,他从未生过病,而且他的命不在轮回之中。

    顾青瓷在院中的大缸里拿出了梨子,那是冻得比石头还硬的梨子,原本黄白的果皮已经发黑。

    两个人,她只拿了一个梨子。

    进屋,烧了一锅水,利落的把水倒在盆里。在盆上放上个盘子,就把梨放在盘子上。

    言逝错见她动作熟练,想必以前经常自制冰糖雪梨。

    等黑色的果皮上浮了一层白霜,顾青瓷又从厨房拿来了一个陶罐,那里面是糖。

    她微微得意的看了言逝错一眼,“等着啊,马上就好。”

    然后飞快的跑出去,飞快的跑进来,手里捧着雪。因掌心的温度,雪水从指缝间流下。

    迅速的把雪放进茶壶里,然后把用嘴把梨子要开一个小口,汁水流出,对准茶壶。

    等梨子的汁水流尽,她还用力的捏了两下,紧接着挖了一勺白糖倒入茶壶中。

    言逝错看着她化梨,融雪,放糖,心里又暖又凉。

    暖的是她对自己如此之好,凉的是俗世凄冷她一人承担。

    “好了吗?”

    “就快了,还差最后一步。”

    顾青瓷又跑出去,这回拿来一块透明的冰,用刀砍碎,放入壶中。

    摇晃茶壶,然后给言逝错到了一杯,“趁凉喝。”

    他端起杯子喝了一口,凉凉的、甜甜的、还有梨子的香味,“好喝”

    顾青瓷笑了,拿起一旁已经干瘪的梨子咬了一口。她舍不得扔掉,因为这是秋天最后的几个,很是珍贵。

    “好喝就都喝了,不用客气。”她一边吃梨,一边摇晃着身体,不知道是冻得,还是因为兴奋。

    言逝错不忍,“这就是冰糖雪梨啊!”

    他由衷赞叹她的想象力。

    “是啊,我很小的时候娘亲就去世了,爹爹失踪后,没人管我。别人家的小孩子在我面前炫耀说他们的爹娘都会做冰糖雪梨给他们喝。我没有爹娘,就只能自己做了,冰、糖、雪、梨,四样齐全,是这么做的吗?”

    十多年里,顾青瓷一直是这么做的,也认为冰糖雪梨就是这样。

    言逝错笑道:“是啊,你做的冰糖雪梨才正宗,比他们的都好喝。”

    她喜笑颜开,干瘪的梨子已经吃了一半,“那下次来我还给你做?”

    “好啊,三天后我再来。”

    言逝错走了,冰糖雪梨没有喝完。不是因为不好喝,而是他想留给她享用。

    三天,他用了三天,想尽一切办法为她找来了一百个冻得发黑的梨子。

    这够她喝一个冬天的冰糖雪梨了吧。

    三天后再见,当她看见言逝错带来的一百个梨子,全身上下光彩照人。高兴地接过竹筐,可是太沉了,直接坠到地上。

    “我帮你。”言逝错轻而易举的拿起竹筐,走到大缸前,小心翼翼的一个个拿出梨子,放进去。

    “留两个在外边啊。”顾青瓷站在他身后,点着脚尖往缸里看。

    言逝错知道她要给自己做冰糖雪梨了,这次还会给自己做。她终于不用再委屈自己,这是他想看到的。

    最后,他左右手分别拿着一个梨子,“给我开门啊,梨子好凉。”

    以他的功力这点寒凉根本侵不了身,可是在她面前,言逝错只想做个普通人。

    顾青瓷推开门,拉着他的衣袖进去,抢过又硬又凉的梨子放在桌上,“呼~呼~我给你吹吹手就不凉了。”

    言逝错坐在桌边,看着她里外忙乎,这一次做了两壶冰糖雪梨。

    顾青瓷给他倒了一杯,而自己依旧吃着干瘪的梨肉。

    “你怎么不喝?”

    “你喝就好了,我吃梨。”

    “可是有两壶,我喝不完。”

    顾青瓷看着桌上的茶壶,抿了抿嘴,“隔壁的小阿福也是个没有爹娘的孩子,从小跟在奶奶身边,也没喝过冰糖雪梨,我要把这壶送给他。”

    说完,她拿着茶壶跑出去,应该是找隔壁的小阿福了。

    言逝错看着桌上剩下的茶壶,心里说不出的难受,仿佛胸口堵了一块大石,憋得喘不过气来。

    站起身,认真的看着屋中的一切,简陋的木屋,冬天一定非常冷。发现床上有两双被子,心中一痛,夜里她用两双被子来御寒吧。

    这一刻,他做了个决定。

    天大地大,他要给她一个家。

    然后他走了,这一次没喝冰糖雪梨,全都留给她。从今往后,世上一切好的东西也都留给她。

    顾青瓷在隔壁看着小阿福喝完一壶冰糖雪梨,心情极好。回到家中,站在门口,看见屋中空无一人,手中捧着的茶壶掉在地上,碎了。

    “他怎么走了?”

    ……

    七天后,当言逝错再次来到顾青瓷的家,找她时,发现屋中没人,桌上放着的茶壶中还有满满一壶冰糖雪梨。

    他跑出去,把大纲放倒,数着里面的梨子。

    九十九个,这七天她竟然没动。那么桌上放的那壶就是七天前她做给自己的。

    发生什么事了?

    言逝错心里不安,这是他一生中第一次感觉到没有安全感。哪怕从前面对三邪两正所有高手时,他也从容应对。可今日为了一个顾青瓷,他再也没办法淡定。

    他人生中所有的第一次都给了她。

    第一次放下戒备,第一次心动,第一次温暖,还有第一次不安。

    从最开始两人相遇就注定一生牵绊,再也无法回到曾经一个人的时候,因为无论谁少了谁,都过不好。

    “会去哪?”

    言逝错想着她的去处,似乎他知道的地方只有那么一个。然后走出院子,身影连闪,双脚离地,乘风而去。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4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