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五四章 对错

    都玉炎尊者想到这,立刻没了精神,一切算计都付之东流。

    他整个人萎靡不振,善化尊者看他这副样子竟然笑了,“放心吧,我昨夜就去了,收拾的一干二净,言逝错瞧不出来的。”

    “师兄,多亏了你啊!”玉炎尊者激动道

    忽然,他又变了个人,重新掌握着局势,胸有成竹。

    善化尊者有点心疼他,“师弟,这些年你受累了。”

    玉炎尊者笑道:“没事,我心甘情愿。”

    说起心甘情愿,善化尊者自叹不如。本来他也不想争什么掌门,更不想管什么内务。一开始玉炎当上掌门的时候,众师兄弟没人支持。

    玉炎找到善化,苦求他的帮忙。善化被师弟打动,才答应先管理神庭内务。想不到这一管就是十多年之久,这期间他几次想退下来。每一次玉炎都又把他劝回来,最后他也断了隐退的念头,专心给玉炎当了帮手。

    七十年前一场浩劫,三邪两正中超过一半高手都死在言逝错手里,这其中包括当代的神庭掌门。后来天衍尊者被推举为掌门,三十多年里尽心尽责,才让神庭恢复生机。

    加上玉炎尊者十多年的努力,现在的神庭虽达不到当年全盛的顶峰,但实力大增。

    获得了成功,玉炎尊者并不高兴。他知道在神庭之中早有叛徒,而这个叛徒是谁他也清楚。

    十夜尊者,他的师兄,为了掌门之位不惜和北冥葬魂合作,互通有无。

    玉炎尊者安排在十夜师兄身边的眼线回报,北冥葬魂的言苍赋现已到了蓬莱水城,想必就是一两日的时间便会和言逝错碰面。

    原本玉炎尊者和善化尊者已经启动了铲除叛徒的计划,但现在言逝错突然出现,完全打乱了计划。

    其实,玉炎尊者也想先对付言逝错,然后再除叛徒。可是双方一旦合作,自己的处境就危险了。

    他不怕死,但神庭不能毁在自己的手上。

    看眼下的形势,十夜尊者一定会与言苍赋合作。

    他没退路了!

    孤注一掷,只能赌一次!

    只要言逝错还是当年的言逝错,玉炎尊者就有三成的把握赢。

    没错,就是三成的把握。因为这件事太错综复杂了,稍有不慎满盘皆输。

    不过就在昨天,第一步已经完成。他利用岚汀魔脉觉醒的紧张时刻,借机拿出阴阳逆乾丹,引言逝错上钩。然后和同门师兄弟配合,顺利摆脱言逝错。

    现在他有五成的把握。

    输与赢终于各占一半,接下来要做的就是等了。

    等十夜尊者和言苍赋见面,等下一轮对阴阳逆乾丹的争夺。

    这场博弈越来越紧张,越来越牵动人心。

    无论如何,他都要赢,因为他搭上了所有,包括他的命和一生清誉,还有神庭万年基业。

    善化尊者见他不说话,便低声问道:“师弟,能不能告诉我,你到底是怎么计划的?”

    玉炎尊者看着师兄,摇了摇头,“不行。”

    “怎么你还不信我啊?”善化尊者笑了,他当然知道玉炎最信任的人就是自己。

    “我不想让你陷得太深,终要有一个人是干净的,不是吗?”

    善化尊者愣了一下,“师弟啊,你不要太有压力,为了神庭,我们没有办法。就像当年师父他们对付言逝错一样,都是被逼的。”

    “不是的师兄,那都是借口。”玉炎尊者虽然没有参与那场策划,但是现在的处境与当时完全一样,所以他明白师父天衍尊者的选择。

    “那你说说,要是不那么做还能怎么办?”善化尊者问道

    玉炎尊者缓缓道:“我们都说坏人是被逼上绝路的,可是这世上有些人活着虽然贫穷,虽然总被欺负,甚至为了做个好人搭上一条性命,但他们死而无憾。”

    善化尊者争执道:“照你这么说,我们等死好了,还费什么劲,又劳力劳神。”

    玉炎尊者道:“如果是我自己,怎么死都没关系。但师父把神庭交给我,你说我怎能辜负他老人家的心意?”

    他想起当年跪在床头,听天衍尊者遗言的场面。为了一个承诺,他已经走向毁灭。

    “是啊,所以说我们没有错,都是为了神庭。”

    玉炎尊者摇头,“其实我们还是错了,只不过这样的过错能救神庭,错了也值。”

    他动了动嘴,笑了,“师兄,我最欣慰的是你是清清白白的,我就安心了。”

    “师弟啊,我真的想跟你一起分担。”善化尊者说出了心里话

    “不行!”玉炎尊者万分激动,“你必须是干净的,否则我做这一切还有什么意义?”

    善化尊者听不太明白,他不善心计,过了片刻又道:“若说没错,我觉得今天那个年轻人就没错。”

    “你说齐楚?”

    “是啊,在听了言逝错的故事,知道了他的弱点,他竟然不想利用其重情的弱点做些什么。所以我说他没错。”

    “此子绝非池中之物,虽然现在还有点弱,但未来必定一飞冲天。”

    ……

    这一天平安无事,神庭弟子收拾好东西纷纷藏了起来。

    到了晚上,天彻底黑了。

    龙雀山上一个黑影在山中穿梭,决水把整座山找了一遍,不见寸心的踪影,最后他回到山洞中。

    言逝错坐在石凳上,他把岚汀放在石床上,已经探查过少年体内的情况。

    就连言逝错也叹气摇头,怕是除了阴阳逆乾丹外,任何灵丹妙药对这少年都无用了。

    天生的魔脉果然霸道!

    最开始的时候,言逝错想利用寸心唤醒岚汀体内的魔脉。神庭为了救岚汀一定会拿出阴阳逆乾丹,然后他出手抢走丹药。最后等自己稳固了神魂,就有能力帮岚汀封印魔脉。

    可是现在完全不是他想的那样,魔脉一旦觉醒,就算是阴阳逆乾丹也只是延缓他成魔的时间,而不能再次封印其体内的魔脉。

    这一次害了一个无辜的少年。

    言逝错心里内疚,此刻脑海中正搜索着救人的办法。

    决水走到他身边,见主人皱眉神思,没有打扰。还是言逝错先问了一句,“没找到寸心?”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4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