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八一章 上钩

    玉炎尊者不甘心,带着长老们去找。过了一个时辰返回,垂头丧气。他压根就不会往茅房那里想,重新坐回椅子上心里还在嘀咕,藏哪里了?

    齐楚不语,现在要是说话就失了先机,绷得住,才有优势。

    “说吧,有什么条件?”玉炎尊者退一步问道。

    “前辈,其实我也不是有意为之,只是我那徒弟命在旦夕,所以我必须要拿到阴阳逆乾丹。”话虽这么说,但齐楚心说其实我就是故意的,你能把我怎样?同时还露出了不怕事大的表情。

    海生在一旁看着,强忍着笑,凑到徐锦鱼旁边,用只有两个人能听到的音量问道:“公子平时也是这样嚣张吗?”

    徐锦鱼眯眼微笑,“是啊,就是这副欠揍的样。”心说不过我喜欢啊!

    齐楚的话说的很到位,让人觉得他也是逼不得已。可是脸上的表情实在让人想上去揍他,但玉炎尊者也没有办法,毕竟求到人家了。

    其实,玉炎尊者可以拖齐楚几天。但眼下除了制服神兽鲲,还要除叛徒,对付言逝错。所以他不能等。

    “阴阳逆乾丹我可以给你,但不是现在。”

    齐楚知道玉炎尊者的顾虑,“前辈放心,如果约定好,我绝不会返回。”

    玉炎尊者道:“三日后对付神兽鲲,到那时一手交药一手交盏。”

    “一言为定!”齐楚终于扳回一局,心中替岚汀祈祷,只要熬过三日就好。

    在二人博弈的这段时间里神庭长老们并没有人插嘴,这时候止澜尊者道:“掌门,为何非要等三日呢?要我看就明天最好了,时间紧迫拖的越长越危险。”

    玉炎尊者点头道:“话是没错,但和鲲比起来我们实力太弱,这三日我还想找别人帮忙。”

    止澜尊者道:“可是神庭上下修为高的都在这里了,还能找谁?”

    听了他的话,玉炎尊者不动声色,但一颗心砰砰直跳。他在等一个人说话,而这时十夜尊者终于说话了,“如果言逝错能帮忙那就好了,加上他的修为,我们胜算就大了许多。”

    玉炎尊者心中暗喜,他所设局以神兽鲲为引,想一举消灭叛徒和言逝错,但其中最关键的一环就是如何把言逝错引进局。其实刚才的话他可以说,但如果从十夜尊者嘴里说出来就不一样了,不会有人反对,不会有人起疑。

    玉炎尊者顺势说道:“师兄说的对,可是要找一个和言逝错有交情的去,可惜寸心已经死了。”他故意不去看齐楚,背在身后的右手拇指和食指使劲的搓着,只觉从鼻子中呼出的气都火燎燎的。

    “前辈,我和他有些交情,不如让我去试试吧。”齐楚道。

    玉炎尊者心里大喊着要成了,要成了,但脸上仍然没有什么表情,甚至让众人觉得他不看好齐楚,也没对这件事抱多大希望。

    “那你就去试试吧,切记不要和他提寸心的事。现在言逝错应该住在寸心曾经住的那个山洞。”玉炎尊者做了最后的叮嘱。

    齐楚三人离开了大殿,他先送徐锦鱼和海生回去,然后再上龙雀山。

    长老们走了,如往常一样大殿内剩下善化和玉炎二人。

    “想到咱们被齐楚将了一军。”善化尊者笑道

    “无妨,用阴阳逆乾丹换御风盏,值了。”玉炎尊者虽然是跟善化尊者说话,但意识外放,好像在警惕着什么。然后问道:“师兄,我让你把寸心的遗体安顿好,怎么样了?”

    善化尊者道:“放心吧,我已经把寸心的遗体放在后堂了。我想三日内先让他入土为安吧。”

    这时候神庭大殿外某处一个黑影闪过,竟然奔向后堂。

    玉炎尊者道:“也好,他生前多苦多难,早日入土,早日安息。”

    “那行,我现在去看看他,顺便上柱香。”善化尊者说着就要转身往外走,却被玉炎尊者抓住手腕。他发现掌门师弟用力极大,甚至手有些抖,登时皱起眉头,“师弟,你怎么了?”

    “咳、咳,师兄,好像昨天用清心玉壶对付鲲的时候,我伤了经脉。”玉炎尊者道

    “严不严重啊,快来,我帮你疗伤。”善化尊者扶着玉炎尊者坐下,然后把双手放在他的背上,为其疗伤。

    大概一炷香的时间,善化尊者收功,有些疑惑的问道:“师弟,你也没受伤啊?是不是这几日太操劳了。”

    玉炎尊者笑道:“没事了,师兄你快去看看寸心吧。”

    他话里有话,但善化尊者没听出来。看着善化尊者离开,玉炎尊者重新坐回掌门宝座上,右手缩进衣袖,清心玉壶在那里面。抚摸着玉壶,一股清凉之感袭来,很是舒服。

    过了没多久,善化尊者慌张的跑了回来,“师弟啊,不好了!不好了!寸心的遗体不见了!”

    听了这个坏消息,玉炎尊者不但没有表现出惊讶和愤怒,脸上的笑意比刚才更浓了。

    “师兄,大鱼上钩了。”

    善化尊者一头雾水,“什么大鱼?”

    玉炎尊者没有正面回答,只道:“现在只等齐楚的消息了。”

    善化尊者有些郁闷,“师弟啊,寸心的遗体不见了,你一点也不着急?”

    “那是好事啊!”

    “……”

    夏夜蟋蟀又开始拼命的叫,风吹树叶沙沙作响,神庭大殿中善化尊者问道:“师弟,你能不能跟我交个底?”

    “不能”玉炎尊者认真道

    “为什么啊?”善化尊者知道掌门师弟是信任自己的,可是偏偏这个时候他什么话也不对自己说。

    “师兄,我说了你必须是干净的。”

    ……

    龙雀山上,山洞中,地上是某个动物的骨架。言逝错嘴唇上还残留着油渍,不时的舔一舔,“真好吃啊!”他看着石床上熟睡的岚汀,真想把这孩子带在身边给自己做饭。

    决水也有这样的想法,一天下来的相处,他也喜欢上了岚汀。

    这个不正经、不着调的孩子可爱起来真是让人没有一点抵抗力。但要是可恨起来,铜墙铁壁也被他见缝插针。

    突然山洞中火光一暗,洞口出现一个身影。

    齐楚看着熟睡的岚汀,竟把言逝错忽略了。

    “你怎么来了?”决水站起,拿出神将乌金杵,有动手的准备。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4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