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九零章 前辈

    二人就这样站着,这对师兄弟间的情谊世上没有人能理解。

    患难,受苦,相扶向前。

    善化为了师弟付出了所有,他的青春,他所有的心血都贡献出来。

    玉炎给予他所有的信任,这一次更是连自己的性命也交在师兄手上。如果善化中途背叛,那玉炎死的比谁都惨。

    但他不会背叛师弟,没有理由,因为他是师兄。

    最后,玉炎尊者转过身先离开。善化尊者站在黑夜里许久,然后回头,看着对面,笑着说道:“其实有师弟也很好。”

    ……

    玉炎尊者离开后并没有直接回神庭,他往龙雀山上走去,路过半山腰处,那里是寸心的山洞,现在言逝错住在里面。

    没有停留只看了一眼,悄悄的走过,再往上,直到站在山顶。

    山顶的风很大,甚至有些冷,夜里他一个人往悬崖处走去。

    龙雀山有一面是陡峭的悬崖,当玉炎尊者脚尖在悬崖外,脚跟踩着地面时,停住,回头凝望。

    他这是在看是否身后有人跟踪,过了一盏茶的时间,确保没被跟踪,然后跳了下去。

    山风猎猎拂面而过,呼啸之声填满他的双耳。玉炎尊者控制着自己的身体,大概在下降几十丈后,突然伸出手抓住石壁上的藤蔓。

    下冲的力量太大,藤蔓折断,但玉炎尊者却稳住了身体。他双脚踩着石壁上凸出的石头,低头往下看去。

    距他脚下不远的石缝里长出一株果树,虽然环境恶劣,但是树上结着果子。如今盛夏,正是果子成熟的时候。这里养分不足,雨水也无法流入树根,果子不大,不过很红。

    玉炎尊者往下落去,脚尖点了果树树枝一下,然后用手抓住旁边岩石。这时候他的右面有一个洞口,里面漆黑一片,仔细听去却有轻轻的呼吸声。

    有人!

    洞中的呼吸声绵长有力,比常人呼吸的速度要慢上很多很多。

    “前辈,是我!”玉炎尊者轻唤。没得到洞中人的回答,他就横跨而入。

    由于明月在龙雀山的另一边,所以这里面只有些许星光。可是当洞中人睁开眼时,整个山洞都亮了。

    “你来了。”语气平淡,不过让人很舒服。

    “打扰前辈了。”玉炎尊者行礼,能让神庭掌门都尊敬的到底是什么人?

    “有事找我?”那人盘膝而坐,不见他张嘴,不知道是用什么说话。

    “前辈叫我等的人来了。”

    “我已经知道了。”

    “那我叫他来见你?”

    “我与他自会相见。那孩子怎么样?”

    “那孩子挺好,不过魔脉开始觉醒,怕是撑不了太多时候了。”

    玉炎尊者提到岚汀,目光中流露出惋惜。想了一会儿,问道:“前辈可有什么办法吗?”

    “有”

    那人不动声色,但一个字足以让玉炎尊者狂喜。

    “真的吗?那前辈快救救他吧。”玉炎尊者也不希望岚汀有事,如果所有人都能好好活着,那世上还哪里会有苦?

    “要看他造化了。”提到造化二字,那人目光明灭,眼皮跳动一下。

    玉炎尊者问道:“连前辈也看算不到天机吗?”

    那人道:“那孩子生来就是要毁天灭地的,天机当然是要他死。不过他也不会死,因为魔脉觉醒已能偷改天机。”

    玉炎尊者身子一震,“那前辈所说的造化又是什么?”

    “如果他能服下阴阳逆乾丹,再得到黄河图的力量,也许能压制住魔性。不过魔龙转生,这是不可阻挡的。”

    玉炎尊者心情沉重道:“真的要重现万年前那场大战吗?”

    那人说道:“如果当年两个婴儿死了其中一个,无论是神还是魔龙的残魂,这世界都不会像现在这样暗流涌动。只可惜我们生活的这个世界是神所创造,本来要死的神之残魂被救,这就是神改了天机。”

    玉炎尊者对面前的人很是恭敬,静静倾听,没有打断。

    那人又道:“只要神的残魂不灭,魔的残魂就算成长起来,最终也会被消灭。为了胜利,魔的残魂才生出了天生妖孽,也就是那孩子了。”

    玉炎尊者问道:“前辈,我还是不明白。天生妖孽不也是生活在这世上,还是被神所控制啊?”

    那人道:“你可知道什么是神,什么是天,什么又是魔吗?”

    玉炎尊者摇头,他明白前辈说的神、天、魔并不是常人口中那样。

    那人微微皱眉,忽然他和玉炎中间出现一面镜子,里面的景物正是龙雀山下那片海。

    “现在你看到的海就是神,而里面的水便是天,水中的鱼则是魔。最开始鱼是生活在水中,无论鱼有多少,大海都能容纳。可是当某一天水中的鱼变成了鲲,鲲遇风化鹏,脱离大海后,展翅而飞,就再也不受大海的控制。”那人把话说道这就停了。

    转而叹气道:“其实这只是我的猜测,到底何为神,何为天,何为魔,我也不甚清楚。至于我说的神创造了世界,也许不对。因为魔也有创造世界的力量。”

    玉炎尊者知道他有通天彻地之功依然不能参透其中奥义,索性也就不想了。

    “前辈,如果要避免万年前那场大战出现,是不是只有杀了那孩子一个办法?”

    “无法避免了,他体内有涅槃火种,死而不死。如果你真的杀了他,倒是麻烦。魔性刚刚觉醒,他还很弱小,尚有办法压制。如果杀了他,肉体一毁,魔龙之魂将隐藏于世间,再也无法找不到。等魔龙之魂完全苏醒,靠着涅槃火种重生,那时候才是大难临头。”

    “涅槃火种?想不到连凤凰血脉的后裔都不一定有的涅槃火种,会在一个孩子体内出现。”

    “是凤凰血脉和魔龙残魂的结合生出的涅槃火种。”

    “前辈,你的意思是当年那个婴儿他?”

    “不错,原本应该与神之残魂结合的凤凰血脉,被他抢先了一步。”

    “那现在我们应该做些什么?”

    “你还是把所有的精力都放在鲲的身上,日子就算在三天后吧,我会帮你的。”

    “不用劳烦前辈了,我已经得到那件东西了。”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4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