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零六章 发誓

    决水抱着言逝错,他知道今日逃不过一死,双目满是怒火,打算与神庭拼个你死我活。

    玉炎尊者并没有急着动手,走到言逝错身边,俯视着他,“你想不到会有今天吧。”

    言逝错冷笑道:“神庭一窝都是伪君子,你这么做我也不惊讶。当年为了对付我,你那心狠手辣的师父天衍竟然利用青瓷。如今你利用寸心,要说你不是他的徒弟,恐怕都没人相信。”

    法慧尊者急忙道:“掌门师弟,你别和他废话,直接杀了他以除后患。”

    齐楚在一旁听着,刚才善化尊者并没有给他丹药。所以他还是坐在地上,听见神庭要杀言逝错,支撑着身体勉强站起,摇摇晃晃的走了过去,“玉炎前辈,我求你放他一条生路吧。”

    听齐楚为自己求情,言逝错心中一暖,心道:自己果然没有交错朋友。不过今日的生死不是齐楚说了算的。

    其实玉炎尊者并没有杀言逝错的意思,现在对方已失去与神庭对抗的能力。算起来玉炎尊者总觉得自己欠言逝错的。当年神庭利用顾青瓷毁了言逝错的神魂,而今自己有利用寸心重创于他。

    虽然双方是敌对,但交手两次,神庭都用了不光彩的手段。

    玉炎尊者道:“言逝错,我欠寸心一条命,所以今日不会杀你。”

    神庭长老们一听纷纷劝玉炎改变主意,但是玉炎尊者却阻止他们说下去。

    “言逝错,我不杀你可以,但今天你必须当着所有人的面发誓,从今往后再也不许与神庭为敌,不可伤害我门中一人,如违此誓让身在九泉之下的顾青瓷不得安宁!”

    如果让言逝错发誓天打雷劈、不得好死,他根本不会在乎。可是要拿最爱的顾青瓷来发誓,言逝错犹豫了。他不是一个被人欺负的人,如果今日侥幸不死,七十年来两次被神庭算计,这仇不能不报。

    可如果报仇的代价是九泉之下的顾青瓷不得安宁,他宁愿不报这仇。虽然她死了七十年,但言逝错相信她不过是到了另外一个世界生活。

    见言逝错犹豫,决水劝道:“主人,你就答应吧。你必须活着,你还要在龙雀山上种满杜鹃花。你和青瓷不是说过吗,待杜鹃花开满龙雀山时,她回来见你。”

    这是一个永远也不能实现的愿望,但在言逝错心底,这些年支撑着他活下去的就是这个虚无的愿望。

    想起顾青瓷,想起曾经与她一起度过的美好日子,想起自己曾说过要在龙雀山上种满杜鹃花。言逝错妥协了,“玉炎,我发誓此生此世不与神庭为敌,也不会伤害神庭任何一人,如违此誓就让青瓷永远恨我。”

    玉炎尊者的目的达到了,本来他也不是一个赶尽杀绝的人。如果不是被逼无奈,他也不会出此下策对付言逝错。现在只要言逝错肯发誓,他也就不再相逼。

    “你们走吧。”玉炎尊者对决水说道,然后他又跟善化师兄说了一句,“师兄,你带着寸心的尸体,送送他们。”

    善化尊者点头,抱起寸心的尸体走在前面。决水心中虽有恨,但还是抱起言逝错跟上善化。

    法慧尊者叹气道:“师弟啊,你这是放虎归山。”

    不动尊者也道:“是啊,今日你放过他,等他养好伤一定会杀回来的。”

    “不会。”玉炎尊者目送着善化的背影,眸中闪过一丝欣慰。他转过身再次看着大海。

    十夜死了,决水带着言逝错离开。但玉炎尊者对付鲲的计划可以说成功了,神将乌金杵给鲲的一击砸得它头骨碎裂。虽不致死,但已重伤。

    刚才这段时间众人把注意力都放在十夜和言逝错的身上,当玉炎尊者再次看向大海时,他们才意识到危机并没有过去。

    海面上无风无浪,但整片海洋被鲲的鲜血染成红紫色,空气中弥漫着血腥味。

    回到海中的鲲并没有选择游回海底,这一次它真的被激怒了。本来就性情凶猛的鲲,现在正往岸边游来。

    它的身躯庞大,又受了重伤,所以游的很慢,可是如果不阻挡其前进,等到它到了岸边尾鳍一扫,怕是龙雀山都被它一下毁了。

    偏偏这个时候东方大风骤起,有了风,鲲变得无比兴奋,两鳍挥动前进的速度变快。

    齐楚拿出御风盏递给玉炎尊者,“前辈快用神器控制风势。”

    玉炎尊者急忙接过御风盏,可是心中默念口诀时发现全然无用。才想起来刚才御风盏被鲲所控时,齐楚用翻龙印砸了御风盏,两件神器相撞导致御风盏暂时失去了神力?

    玉炎尊者又试了几次,还是无法控制风力,看来御风盏真的不管用了。刚刚解决了两个敌人,想不到又大难临头。

    玉炎尊者把手放在胸口,那里有个硬硬的东西,是他从无尽宝库中拿出来的。本想着解决了十夜和言逝错后,有这东西在定能斩杀鲲。但那是在无风的情况下鲲无法反抗,攻击力也弱。

    现在风势越来越大,鲲有了帮手,要是豁出去的游到岸边,给众人一击,别说他们死无全尸,怕是龙雀山和山后的神庭都将不复存在。

    玉炎尊者的心再次落入谷底,想起了廖文政的话。

    “你以为有了那样东西就能对付鲲了?”

    难道真是天意吗?人算不如天算,自己杀了十夜,胜了言逝错,但还是胜不过天啊!

    “师弟,大不了咱们跟它拼了!就算死也要保住神庭!”法慧尊者道。

    其余的几人也是这个意思,但见玉炎尊者摇头叹道:“拼不过的。”

    捂在胸口的手垂下,面如死灰,已然没了斗志。

    齐楚看着鲲一点点的逼近,没有任何办法阻止,真的要等死吗?

    忽见玉炎尊者表情变了,他转过身看着龙雀山,炽热的目光好像预示着什么。

    在他看着龙雀山的时候,众人发现苍青色的山峰上浮着淡淡金光。再往上看,只见顶峰之上有一人负手而立!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4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