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16章 蛊虫化泥

    王府中储备的各种珍稀药材的数量并不多,但是熬制几炉滋养身体的汤药还是没问题的。

    几碗汤药下去,镇山王的身体明显的恢复了很多。

    “费医师,什么时候能帮我解决潜伏在我心脏中的蛊虫啊?有一只随时都能要了我的命的蛊虫潜伏在我的心脏中,我想睡一个安稳的觉都不能做到啊,每天晚上都会做噩梦,梦到自己被心脏中的蛊虫吸干血液,最终化为一堆枯骨。”喝完一晚费伦精心熬制的汤药后,镇山王讪讪地问道。

    这几天,同样的问题他已经问过数次了,即使费伦没有表露什么厌烦的神情,他也觉得很不好意思了。

    “经过这几天的滋补,王爷的身体已经恢复了不少,既然王爷急着解决潜伏在心脏中的蛊虫,那我一会儿就帮王爷将心脏中的蛊虫解决了吧。”费伦将药碗放到一旁的桌子上,笑着说道。

    “费医师,需要我做些什么?”听到自己心脏中的蛊虫马上就可以解决了,镇山王激动的问道。

    “为了预防万一,王爷最好再服用一枚醉龙丹,其余的事情交给我就好了!”费伦笑着从怀中取出一个巴掌大的密封玉瓶,倒出一枚醉龙丹。

    接过醉龙丹,镇山王看也没看直接吞入腹中。

    “王爷就不怕我拿出来的是致命的毒药?”费伦笑着问道。

    “我相信费医师不会这么的无聊,如果费医师真的想害我,就不会帮我化解体内的混毒了,那样我早就一命呜呼了,哪还能像现在这样,与费医师你谈笑风生。”镇山王笑着说道。

    费伦从药箱中拿出针盒,取出一枚五寸长的玉针,“王爷,请坐好,我要开始施针了!”

    “一切就拜托费医师了。”镇山王点点头,按照费伦的要求坐好,等待费伦帮他解决心脏中的蛊虫。

    深吸一口气,费伦出手如电,一枚枚玉针准确的刺入镇山王身上的一个个秘窍之中。

    镇山王可以清晰地感觉到,每一枚玉针刺入秘窍后都会有一缕奇特的力量在体内诞生,随着刺入秘窍中的玉针越来越多,在体内诞生的奇特力量也越来越浑厚。

    “费医师,我体内诞生的这种力量是什么?”细细体会着体内刚刚诞生的力量,镇山王好奇的问道。

    “这是门中的前辈流传下来的针法,具体是什么原理我也不太清楚,不过应该是身体潜能的一种吧,我也只能通过特殊的办法激活并简单的控制这种力量。”费伦摇摇头,说道。

    “这套针法一般人根本就承受不了,恐怕还没有施展完毕,身体就会因为被压榨的太狠而崩溃,如果王爷不是碎虚境的极道武者,我要对付的又是潜伏在王爷心脏中的蛊虫,我也不会使用这种针法。”看出了镇山王对这套针法有了不一样的想法,费伦笑着说道。

    费伦的话就像是一盆冷水,浇灭了镇山王心头的火热。

    “王爷,解决蛊虫的第一步已经结束了,我要开始正式的解决蛊虫了!这个过程可能会有一点痛苦,不过你一定要坚持住!”将一枚玉针刺入镇山王身上的秘窍之中后,费伦沉声说道。

    “我会坚持住的!”镇山王点点头。

    与潜伏在心脏中的蛊虫随时可能威胁到自己的性命相比,一点点的痛苦镇山王觉得自己还是可以忍受的。

    取出几枚三寸长的骨针,费伦出手如电,刺入了镇山王身上几个隐秘的秘窍之中。

    骨针入体,体内刚刚诞生的奇特力量瞬间化为一张张细密的大网,将潜伏在心脏中的蛊虫层层困住,一直处于昏迷状态的蛊虫对此根本没有一丝的反应。

    “呼~~~”直到这时,费伦才长出了一口气。

    “王爷,蛊虫已经被困住了,你现在可以把蛊虫从心脏中逼出来了,不过动作一定要轻柔,否则很可能把昏迷中的蛊虫惊动。”费伦沉声说道。

    “我明白了。”镇山王点点头,开始运转体内的真气,一点点的将潜伏在心脏中的蛊虫逼了出来。

    “呕~~”

    干呕一声,一只比小米粒还小的蛊虫被镇山王吐了出来,费伦也不嫌恶心,瞬间将蛊虫收进了一个特殊的玉瓶之中。

    “恭喜王爷,终于解决了后患!”收好玉瓶后,费伦笑着向镇山王恭喜道。

    “我能大难不死,全都是费医师的功劳,为了感谢费医师的救命之恩,我决定让费医师在王府的宝库中挑选三件宝物,作为费医师的诊金。”镇山王笑着说道。

    “那我就谢谢王爷的赏赐了。”费伦也笑了。

    “王爷,您想不想知道是谁下蛊虫暗害你?”费伦笑着问道。

    “是谁想要暗害我,我心中有几个怀疑的目标,不过一时半会儿的我也找不到证据,难道费医师你能找出用蛊虫暗害我的幕后黑手?”镇山王惊喜的问道。

    “蛊虫培养不已,必须用精血培养,天长日久的,蛊虫会与主人心意相通,蛊虫惨死,主人也会遭到反噬,轻者重伤,削减寿元,重者当场惨死。蛊虫已经被王爷逼出体外,只要我杀死了蛊虫,蛊虫的主人自然会遭到反噬,只要王爷暗中调查,不难发现谁是幕后的指使者。”费伦笑着说道。

    “还请费医师将蛊虫杀死!”镇山王请求道。

    “没问题!”费伦点点头,将昏迷状态的蛊虫倒在手中,两根指头一捻,昏迷状态的蛊虫就在镇山王的注视下化为了一摊肉泥。

    “噗~~”

    京都某个宅院中的密室里,一个长相凶悍的老者突然吐出一口腥臭的血液,倒在地上无声无息的死去。

    “呃~好像太用力了一点,蛊虫的主人恐怕已经遭到反噬死了,王爷你想要知道幕后黑手是谁,可要抓紧时间了。”看着手指间那摊蛊虫化成的肉泥,费伦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

    “没关系,时间还来得及。”镇山王笑着说道。

    他早就有了怀疑的目标,只要让手下暗中重点调查几个怀疑目标身边的人,相信很快就会知道谁是幕后指使者的。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4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