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章 手打哆嗦了

    就在诸仙心思各异之时,五行法禁空间内的形势已然大变。

    陆北一剑来,如长虹贯日。

    这一剑仿若自九天而来,欲涤荡九幽鬼蜮凶煞而去。

    刘海面上阴沉似水,心中已是叫苦不迭。

    他明明比陆北修为要强出一线,可此刻谁能告诉他,他为何会被陆北死死压制。

    看来只得如此了。

    眼看就要败亡在即,刘海低头之间,眼中闪过一抹阴毒之色。

    刘海探手入怀,拇指与中指之处,夹起三根四、五寸长的神针。

    神针名为【天木青芒神针】,正是先前铁拐李交给刘海的法宝。

    此针通体苍青如玉,针尖隐隐泛着丝丝缕缕的青幽寒光。

    说来,【天木青芒神针】也不是铁拐李炼制的,而是其人在剿杀一尊邪道强者时,缴获而来的。

    天木青芒神针之上淬有毒性,专破神体。

    一旦中针,青气郁结于面,法力固如玄冰。

    昔日铁拐李若非随身带着一枚解毒丹丸,非在那位邪道强者手中吃上大亏不可。

    正因其人差点吃了大亏,铁拐李在击杀那位邪道强者,获得三根天木青芒神针之后,舍不得将此物毁去,而是充当防身之物。

    至于铁拐李将此针交给刘海,也不过是多加一层保险。

    同时铁拐李也嘱咐刘海不到万不得已之时,最好不要使用此物。

    毕竟斗剑堂堂正正,刘海又是终南山一脉的嫡传弟子,使出这种暗算手段,终究是好说不好听的。

    当然,铁拐李在拿出此针之时,根本就没和吕纯阳商量过。

    说时迟,那时快。

    刘海左掌现出三根【天木青芒神针】,借着神色狼狈地躲过陆北凌厉一剑之时,转身甩出三根青芒神针,迎风向陆北打去。

    一根钉眉心,一根钉咽喉,一根钉胸口。

    此举无声无息来,好似清风入我怀。

    端是阴狠至极。

    这一切说来极慢,其实从二人交战,也只是过去了几个眨眼的工夫。

    恩,若陆北祭起噬魔掌印,一巴掌能拍死刘海不假。

    但此地人多眼杂,他却是不能祭出。

    因此才与刘海斗了两三个回合,不过以陆北斗战攻伐之能,刘海败亡也不过是时间问题。

    但没想到刘海竟然在众目睽睽之下,施展出这等不耻手段来企图反败为胜。

    此时,陆北敏锐的灵觉突然起了一阵警惕之感。

    刹那之间,便放开如雨似瀑的神念。

    陆北赫然发现,几根散发着凛然气息,如同牛毛的毫光,正向他激射而来。

    见此,陆北眸光微敛,神情平静无波,身形疾退的同时,大袖挥去,想以法力将神针荡开。

    然而【天木青芒神针】是由天木打造,犹如牛毛不错,但未必轻如无物。

    三根神针未曾完全如陆北期望的那般荡去……好在偏离了原有目标的同时,迅疾速度也降落了下来。

    陆北掌中三生神剑转动道道剑光,朵朵莲华在陆北周身三尺之地无声绽放。

    神剑在法力的带动之下,已然快到不可思议的地步。

    明晦摇曳的光芒,将陆北一如玄潭幽幽的面容,映照的格外悠远恍惚。

    继而叮叮当当的清脆声音依次响起。

    三根【天木青芒神针】被‘三生’神剑一一击飞。

    陆北眸光幽幽,五指虚握成掌,将那三根【天木青芒神针】摄来。

    此针如小蛇一般,在禁锢法力的掌间跳跃不止,甚至隐隐令他的掌心肌肤都有一丝幽寒刺骨之感。

    要知道,他一身炼体神通可是堪比神仙境界的。

    这神针几有无视神体之能,当真是威力绝伦了。

    如果刘海祭炼这三根神针多年,他多半……可惜世间没有如果。

    见天木青芒神针被陆北轻而易举地夺去,刘海本自欣喜的神色开始变得无比惊慌。

    心中懊恼道,怎么可能,天木青芒神针……怎么会没用呢?

    下方正冷眼观战的吕纯阳霍然变色,继而面沉似水地向一脸讪讪之色的铁拐李望去。

    铁拐李冲纯阳真人尴尬地笑了笑,目光躲闪不及。

    其余观战的诸位仙人面上同样露出或讥讽、或玩味的神情,心中都是泛起一阵古怪之意。

    纯阳真人的这位嫡传弟子怎么会是这种阴沉心性。

    陆北飞快将【天木青芒神针】小心收好,不再寻思。

    “刘海,你气数尽了。”

    此言一出,三尺三寸长剑向刘海杀去。

    陆北眼中狠辣之色一闪而过,踏步成势而去,所过之处,步步虚空仿佛为之尽碎。

    “这是什么神通……闻所未闻。”

    惊呼之声,在下方观战仙人眼中此起彼伏。

    就连南极仙翁本已耷拉的眼皮都猛然睁开。

    这玄妙无比的近战身法……为何给他以熟悉之感。

    这九步成势的近战短程闪遁神通,陆北此刻已然可以在不借助黑莲灵宝的情况下,短暂施展而出。

    为何是短暂。

    空间本来就是一个个节点成线、成面而来。

    陆北在幽冥界不断借助黑莲灵宝闪遁,结合前世自然有所领悟。

    但是领悟容易,施展出来却是不易。

    只因对身体的负荷太大,他的炼体神通又没有达到先天灵宝的那种坚固程度。

    没有先天灵宝三品黑莲的护持,他就要独自承担这种反噬之力。

    因此对他而言只能是短暂施展而出。

    这般自先天灵宝之中领悟而来的玄妙手段,陆北一经使出。

    不过片刻,刘海只觉头皮发麻,头晕目眩,四面八方都是剑光,难以招架。

    险象环生,败亡只在须臾。

    “噗嗤。”

    如同剪刀划开绢帛的声音猝然,清冽。

    响起在偌大的寿宴广场之上。

    三生神剑横削而过,鲜血自胸腔之中喷涌数丈,血花烂漫,犹如云霞。

    一颗披头散发,面容狰狞的大好头颅打着旋飞起。

    同时一个一尺七寸高的元神小人自头颅天灵越出,惊恐欲死的黑色面容之上……丝丝缕缕的紫色三生之力正在一刻不停地磨灭元神。

    刘海元神小人神情震怖莫名,一边向五行本源法禁形成的空间外逃去,一边惊恐道:“师尊,救我。”

    “逃得掉吗?”

    陆北冷哼一声,根本看也不看那飞起的喷血头颅。

    身形几个闪烁,法力化作一只遮天大手,向刘海元神小人抓去。

    甚至为了防止意外,掌中都用上了神意迟,防止刘海运用法力。

    他不会再容忍自己像在幽冥界时,一位真仙强者在他手中自爆的情况发生。

    从此以后,死在他手上的仇敌……不应该有着一丝一毫的惨烈和悲壮,他们只配拥有无穷无尽的憋屈和窝囊。

    饱满圆润,犹如五根玉璧的五指倏然一合。

    指尖血灵纹道道浮现,形成血色禁制纹络,却以金色法力掩藏行迹。

    遮天大手将这元神小人紧紧握住,

    “陆北,住手……”

    事发仓促。

    从刘海发出【天木青芒神针】偷袭失利,到刘海被一剑削首,其实发生起来不过一瞬而已。

    甚至快到铁拐李被纯阳真人冷冷看了一眼,面上的尴尬笑容还未散去。

    铁拐李此刻面色大变,怒喝道。

    “陆大哥,饶命啊……你忘了,我们以前……是朋友的……”

    刘海元神小人,面上惊骇欲死,在陆北掌中一刻不停地诉说着过往种种的交情。

    甚至在说到西涯山之时,一脸感激地将陆北是如何如何照顾他的事情,都一一叙述出来。

    这情真意切……恩,陆北差点儿都相信了。

    但是胸中未凝练完全的五气却是被其疯狂攒动,只待陆北神色但有一分犹疑,就要反噬逃遁。

    彼时,纯阳真人面容惊变道:“陆北,放了刘海……至此你我因果了解。”

    “南极道友,还不放开本源法禁。”

    南极仙翁耷拉着两个眼皮,打了个呵欠道:“吕道友,你说什么,老朽没听清……一帮小孩子斗来斗去,无聊到睡着了。”

    又深深看了陆北一眼,心道,小子,你会如何做呢?

    “南极道友,速速撤去本源法禁,算贫道欠道友因果。”

    吕纯阳拔出火龙剑,怒喝道。

    “好好,这就撤去法禁……纯阳真人你说你年纪也不小了,怎么脾气还是这般大。”

    南极仙翁慢悠悠地伸了个懒腰,心中叹了一口气。

    小子,时间老朽都为你争取了,是你自己优柔寡断啊。

    此时。

    陆北听着刘海断断续续地恳求,法禁空间之外的钟李二仙或威胁或利诱的话语。

    他的内心毫无波动,甚至还有点儿想笑。

    他并非是在拖延时间,反派死于话多的道理,他如何不知。

    而是……

    刘海此时话语断断续续,元神小人本呈玄素之色的小脸,此时竟然诡异地漆黑如墨。

    那是陆北五指虚握成掌,正一点点地在握紧,他要刘海一点点在绝望中死去。

    就在外间南极仙翁正待撤去五行本源法禁之时,甚至五行本源法禁空间,渐渐稀薄如雾……

    陆北突然冲着纯阳真人淡淡一笑。

    在钟李二仙惊恐的目光之中,在刘海元神小人痛苦放大的瞳孔之中。

    “蓬”的一声。

    右手倏然握紧,不留一点儿空隙。

    掌中元神小人,连同真灵一并被陆北捏爆成团团玄色雾气。

    形神俱灭,真灵泯灭,死的不能再死。

    见得这般狠辣一幕,观战的诸位仙人皆是震惊莫名,嘴角抽搐不已。

    嘶……

    这是什么仇,什么怨……连转生的机会都不给。

    纯阳真人俊朗的面皮抖动,眼角肌肉都跳了几跳。

    已然气得浑身颤抖,周身凌厉杀机,遥遥锁定陆北……视将要完全散去的五行本源法禁如无物。

    陆北拍了拍手,如同捏死了只蚂蚱一般。

    五行本源法禁倏然散去的同时。

    陆北伸手摄来那一颗兀自滴血不止的头颅,远远地向纯阳真人抛去,落于其人身前一丈之外。

    “吕道友,对不住啊……手打哆嗦了。”

    死一般的寂静,落针可闻。

    听着不远之处,神情冷峻的青年一本正经地说出……有着几分冷幽默的话语,众仙心中皆是升起啼笑皆非之感。

    “你找死……”

    压抑到极致,枯涩,沙哑的声音响起。

    这是纯阳真人?

    一张俊朗儒雅的如玉面容几近扭曲,原本浑厚温和的声音干涩,滞碍……犹如利剑划过玻璃,令人头皮发麻。

    握着火龙剑的手臂青筋根根暴起,眼中杀机冷寒。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