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以我残肢,助你作反!

    “都给我!滚吧!”项充一声爆喝,猛地往前一推,不住后退的死士们顿时变成了滚地葫芦。

    “还有谁?!”

    项充单手掐腰,右手前伸大叫道。

    “射!”

    嗡嗡嗡嗡!

    一阵密密麻麻如同群蜂飞舞的破空声传来,前一刻还意气风发,一副无敌形象的项充,猛地往后倒翻而回,接连翻滚了几次,才堪堪避开射来的箭矢。

    “妈的!暗箭伤人,算什么英雄好汉!”项充尴尬的贴在城门墙上骂道。

    “李存孝!给我杀了他!千万别让人跑了!”

    马征见势不妙,大声叫到。

    项充一愣回头见马征右手在背后拼命的摆动,顿时回过神来,知道马征让自己快逃,他回头往城门外看了看,董卓已经逃入飞熊军内部,再想杀他,可不是那么容易了,便将身边的城门推上,然后迅速跳到另外一边,将另一扇城门也给关上了。

    关好城门,项充大步往马征跑去。

    “行了!别装了,他们一时半会打不开城门,接下来怎么办?”项充踢了马征屁股一脚。

    “娘的!没想到这董卓这般命大,义父如此勇猛都没杀掉他。”马征颇为惋惜的叹了口气。

    “不如我去皇宫杀了皇帝,嫁祸给他如何?”

    马征爬起身来,哭笑不得的说道:“义父哎,您就别添乱了,皇帝就是要杀,也不能有你来杀,这样吧,咱们如此这般。。。”

    “这。。。你确定能行?”项充眼中全是怀疑。

    “放心吧,绝对能行!”马征肯定的答道。

    “那便依你,我先走了。”项充见他十分肯定,便不在说什么,转身往皇宫内跑去。

    皇宫巨大的广场上,只有马征自己一人孤零零的站在那里,他看了看被撞的轰隆作响的城门,一咬牙,抽出佩剑,一剑将自己的左臂斩断,然后将血水涂满身上,将剑倒插在自己胸甲缝隙中躺在了地上。

    轰!

    城门被破开一个大洞,飞熊军蜂拥冲来,董卓骑在一匹雄壮的战马上,手中提着铁枪冲了进来。

    “恶賊休走!给我冲进皇宫,抓住他,我要亲手杀了他!”

    “大人!是骠骑将军!”一名飞熊军兵卒惊叫着指向躺在地上的马征。

    “嗯?”董卓一怔,方才他怀疑这刺客跟马征有关系,如今看见马征躺在地上生死不知,疑心顿时散尽,慌忙打马跑了过去。

    “啊呀!恶贼坏我一员上将!快传医官!”等董卓看见马征身边的一截断臂和胸口插着的铁剑,顿时惊呆了,大叫着招呼医官来救马征。

    马征十分应景的醒了过来,看了眼地上的手臂,一把抓在手中对着董卓大叫,“大人!那刺客往皇宫里面逃了,速速带人去追!”

    董卓跳下马来,一把将剑拔出扔出老远,扶住马征叫到,“御途!你这手臂?”

    “无妨,被那恶贼所伤,若非大人及时破门而入,末将怕是不能为大人征战了。”马征面带庆幸,似乎对自己断了一臂毫不在意。

    “医官!速速为御途止血包扎,郭汜,你给我带兵进去搜,谁敢反抗,杀无赦!”董卓厉声喝到。

    “喏!”郭汜看了一眼马征的断臂,眼中闪过一丝不宜察觉到的喜色,随即招呼飞熊军兵卒往皇宫内冲去。

    “大人,方才那刺客,见我重伤,一剑掷向我的胸口,然后转身便逃,他以为我必死无疑,却不知被我身上这件宝甲给挡住了剑刃,那人力气太大,我竟然被砸晕了过去,昏迷之前,隐约听见他说什么有负陛下所托,没能杀死董贼,大人!难不成这事,刘协也有勾连不成?”

    马征心里叹道,对不住了刘协同志,以后逢年过节,我会给你烧点纸钱的。

    董卓经受了一系列的惊吓,早就怒火冲天,闻言果然大怒,招呼围在他身边护卫的董家死士。

    “你们全都给我冲进去,把皇宫里面的人都给我杀了!徐荣!你带兵给我把刘氏宗族所有人都抓起来,我要用他们的鲜血,为我的皇座染色,为我死去的将士们报仇雪恨!”

    徐荣脸色一变,见董卓如此暴怒,也没敢说话,拱手领命带兵走了。

    董卓命令医官和几名亲兵照看马征,自己提剑上马,冲进了皇宫。

    是日,大汉皇宫血流漂櫓,上至皇帝刘协,下至宫女太监,全都被暴怒中的董卓杀了个干净。就连长安城里的刘氏宗族,也被董卓全部下令处死,尸首悬挂在长安城门上示众。董卓随即在长安登基为皇,自号为凉帝,国号大凉。

    “主公,董卓已经称帝,你也已经完全取得了他的信任,是时候该动手除掉这个魔王了。”

    陈平躬身说道。

    马征活动了一下完好无损的左臂,感叹着断肢再生丸的厉害,随即脸色一正,大声命令。

    “存孝!今夜放开城门,引飞甲骑与鬼神骑进来,同时传我将领,命李存审等人围住城门,不准放一人离开长安!斩首十八骑随时待命,随我去杀掉董卓!”

    “喏!”

    陈平道:“我已亲自游说李嗣,将董卓拿他叔父挡剑替死之事告知于他,他同意投入我军,保证李傕之前的直属军队约两万人马,都会待在军营里不动。”

    “很好!明夜,我便亲自去皇宫里面见董卓,义父一会助我,以他如今这弑主谋朝的罪名,只要这次能够成功杀了他,我马征的名字将会传遍大汉王朝的每一寸土地!我马征的声望,会成为所有人都只能仰望的存在!”马征得意的大笑到。

    “我说主公,你先别开心的这么早,这事的变数太多了,陈兄,那李嗣身边,你有没有派咱们的人看着?”马征这头笑得开心,冷不防一盆冷水泼了过来。

    “呃?奉孝,你这话是什么意思?”马征不解的看着郭嘉问。

    陈平笑到,“当然派了人盯着,那两万人马,不盯紧了,万一有个差池,岂不成了笑话?”

    郭嘉笑眯眯的看着陈平,道:“你能盯得住李嗣,能盯得住他麾下那些兵卒吗?万一有人偷偷跑去给董卓报信,咱们岂不是很危险?主公啊,我觉得你们弄得这事太草率了。”

    马征面色一变,强笑着说,“应该不会那么巧吧?这。。。”

    “报!主公!不好了!董卓带军往李嗣大营去了!”

    一声急报,将马征震的目瞪口呆。

    “嘿嘿!人生在世,不如意的事,十之八九呐。”郭嘉乐呵呵的喝了口酒。

    “滚蛋!都什么时候了,有主意赶紧说。”马征被他气的只想揍他一顿。

    “哈哈!此时纵使孙子复生,也只有两条路能走了!”郭嘉不慌不忙的整了整衣服。

    “哎呀我说酒鬼啊,你就快说吧!别逼老子揍你啊!”马征急了。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