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4章 擒贼擒王

    擒贼先擒王!

    志文首先冲向的,是那个看似首领的人,他使眼色让其他人拿上武器围上来的那个动作,志文看得很清楚。

    此人见对方领头的那个半大小子竟然率先朝他冲来,脸上浮起一丝轻蔑的微笑,虽然没有练过武,但他凭着胆大心细,心狠手辣,至今尚未失过手,手上可是沾了不少的人命。

    有今天这种“两脚羊”的,有对头的,当然,还有手下的,对于身形尚未长成的志文,他是丝毫也没有放在心上。

    右手举起棍棒,朝志文当头砸了下去。

    另外四人见志文冲向自家头领,头领则挥棒直劈志文的脑袋,力道十足,棍棒隐隐还带着风声,一副威风凛凛的样子。

    四人好整以暇地停下脚步,齐声喝了个彩,一个毛都没长齐的小子也敢挑战自家老大,当真是不知死活。

    这种不开眼的小子,死在他们手上,最后落入他们腹中的,也有好几个了,嗯,麻袋里那个也是这种货色。

    至于对方其他人,有必要担心吗?小的小,弱的弱,先看老大大发神威,拍拍马屁,等解决了这个胆敢捋虎须的小子,再慢慢收拾剩下的人。

    孙大夫一把没有拉住志文,眼见志文朝对方为首之人冲了过去,心里急得直骂娘,事已至此,又看见了对方的行凶现场,再无善了的可能,倒也果决,挥动手中的锄头,跟着志文冲了上去。

    志文前冲,而贼首的棍向下落,眼看脑袋和棍棒就要做亲密接触之际,志文脚下猛一使劲儿,速度又快了几分,将将避过棍棒,欺到了贼首的身前。

    右手向左上方斜斜搭去,似慢实快,志文一把拽住了贼首的右手臂,随即身子急停,瞬间左转,右手向前发力拉扯贼首,将他的脑袋,送到了孙大夫那一锄头的落点上,同时,后背一弓,结结实实地靠上了贼首的胸腹。

    贼首挥动手中的棍棒,眼看就要落到眼前这小子的头上,心里暗自得意,年轻人不懂事啊,这一下就要打你个满脸桃花开。

    正得意间,那小子身影一晃,不知怎的,竟然避开了棍头,进到了身前。

    随即右手手臂被人握住,然后整个身子都被这只手上传来的力道扯得失去了平衡,不由自主地向前扑出,整个过程快得他没有做出任何反应。

    “呯!”一声大响。

    “咔嚓!”紧接着的是几声声响不大,但异常清脆的声音。

    贼首只觉得右侧胸腹内传来剧烈无比的疼痛,随后眼前一黑,就什么也不知道了。

    其他人只见他整个人趴在志文背上,一动不动,右手被志文拿住,手里的那只棍棒仍然没有脱手。

    “噗嗤!”紧随而来的孙大夫,手中挥动的锄头狠狠地锄在了不能动弹的贼首头上,当即将贼首脑袋挖塌了半边。

    志文松右手,挥左手,肩膀一耸,贼首仰面朝天地躺在了地上,双目紧闭。

    暗红色的鲜血这时才缓缓从其鼻子、嘴巴中流出来,加上被孙大夫挖塌半边脑袋后流出的红色血浆和白花花的脑浆,一时五彩缤纷,倒也好看。

    众人这才看清,地上贼首的半边胸腹,被志文刚才这一靠,已经完全塌陷下去,哪怕没有孙大夫那一锄头,也是不活了。

    孙大夫却是呆住了。

    他惊自己杀人了,而且是以如此暴力且血腥的方式结束了一个生命,身为医生,不是没见过血,也不是没有见过死亡,但那被自己亲手挖破的脑袋里渗出来的白的脑浆和红的血液,还是让他一时失了神。

    他惊志文出手的威力,那贴身一靠的后果,孙大夫离得最近,也看得最清楚,整个身子右边的肋骨、胸骨,应该全都被撞碎了,才会塌得如此齐整,如此诡异。

    实际上在他的锄头挖上去之前,这贼首就已完全丧失了行动的能力,他那一锄头,连锦上添花都谈不上,完全是捡便宜的。

    他更震惊志文身手的敏捷,他那一锄头,好巧不巧地落在贼首头上,看上去他孙大夫也是威风凛凛,身手了得,可他总觉得是志文将匪首恰到好处地送到了他的锄头下。

    孙大夫尚在发呆愣神的工夫,志文已经旋风般地又放倒了两个人,都是如刚才那般,欺到身前,或用背靠,或用肘拐,一击之下,打碎胸肋骨,再无活命的指望。

    这也是志文当下最好的选择了,白蜡杆和大枪来不及拿出来,锄头铲子又用不惯,空手迎敌,他的身材始终要比这些人矮小些,只能选择近身格斗。

    志文被这些恶徒吃人的恶行彻底激怒,下手毫不容情,虽是初次杀人,却也没有丝毫的异样。

    这几下兔起鹤落,八千和大成兄弟看得兴高采烈,特别是八千,一脸神往,就是囡囡她们,也是看得目不转睛。

    土灶旁的那个少年,大半个身子已经坐了起来,眼里充满着惊喜。

    原本觉得已无生望的他,听见脚步声后,强烈的求生欲望让他吐出了嘴里的破布,奋力钻出麻袋呼救。

    待看清是几个少年和一男一女之后,心又沉了下去,直觉告诉他,这几人恐怕不但解救不了他,还会和他一样落入这五人的手中。

    不过现在的情况证明了他的直觉是错的。

    那少年似乎和他自己差不多大吧,身材比他要高,或许要大上一些,看他在场中武动的身影,如猎豹般灵动,似饿狼般狡猾,杀人,还能杀得这般好看?

    在这少年的印象中,父辈们杀人都简单而粗暴,长枪简简单单向前一捅,要么杀人,要么被杀。

    还剩两个人时出了意外。

    当志文冲向第四个人时,那人“噗通”一声跪在地上,口中不停地喊着饶命,头磕在地上“咚咚”作响。

    志文稍微犹豫了下,决定先留他一命,等会儿好问话。

    随即绕开他,向第五个人追去,那人刚才见势不妙,已经脚底抹油,溜出去一段路了。

    不料跪在地上这人见志文离去,孙大夫还在远处发呆,周围都是小孩,恐惧加恶念,让他做出了一个错误的决定。

    身形暴起,直扑离他最近的妞妞,看来是想抓个人做质。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4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