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8章 一变再变的战况

    果然,随着第一声大喝,范头从他身后冲了出去,不过,刚进入对方的攻击范围,不待丫头们攻击,他就忽地一转身,朝着斜刺里稍落后的那十多个人冲去了。

    这范头莫不是疯了,不解决近在眼前,人数最少,看上去战斗力也最弱的这四人,跑去找那十多人作甚?

    囡囡几人也没料到胡人身后这人的目标竟不是他们,况且范头还换了方向,特意避开了她们,一时不防,竟让这人绕了过去,冲向孙大夫他们去了。

    不过大家都知道,孙大夫他们人手不少,是以并不担心。

    虽然不知范头此举何意,不过随着第二声大喝的响起,胡人以为是最后那两人要动手了,紧了紧手中的钢刀,就要再次硬闯囡囡他们的防线。

    却不料这第二声大喝的声音刚落下,胡人就觉得自己顶上的头皮一紧,心下大惊,何时有敌人欺到自己身后如此之近的地方了,还来不及做出任何反应,脖颈间忽地一凉,然后就什么也不知道了。

    挡在他们前方的囡囡、马二等人见到的是,那铁塔般的大汉一声大喝,一步来到胡人身后,左手一把抓住那人后脑勺上的小辫,右手钢刀闪电般地向其脖颈间落下。

    而对已经赶到他们身后,向他们发起攻击的可旺等人不管不顾。

    “且住!”诚哥大喊,他虽然落在最后,却时刻警戒着后方,对于可旺等人的攻击,完全可以及时避让。

    但他却没有闪开,而是挡在老三的身后,边冲着已经赶到的可旺等人大喊,边持刀将可旺的枪头挡开,只是另外两处的攻击最终没有挡住。

    仗着身着皮甲,诚哥硬挺着不肯让开,“呯!呯!”两声闷响,没有枪头的棍尖击中他的胸口和小腹,但他只微微弓了下身,发出一声闷哼,随后“当啷”一声,为表示他的诚意,将刀给扔了。

    而另一头也发出了“噗嗤”的响声,老三顺利地将那胡人的头颅砍下,不顾颈腔的鲜血将他喷的一头一脸,左手抓住胡人头顶小辫,将人头拎到自己面前,细细地看了下,眼中的疯狂这才渐渐散去。

    可旺伸手制止住两个还欲进攻的手下,问道:“你们这算是...,内讧?”

    诚哥苦笑一声,“与你们为敌,本是拿人钱财,与人消灾,这没什么好说的,只是想不到闫家居然与建奴有勾搭。”

    正要往下说时,斜前方孙大夫处忽地又是一声大喊“你敢!”,将他的话打断。

    众人原本以为对付这单独一人,十拿九稳之事,似乎又出了意外。

    “哥!”囡囡眼睛一亮,她从这两个字听出了那是志文的声音,这时又有几队少年追了上来,将诚哥二人团团围住,她遂放心地扭头看去。

    只见刚才笔直朝孙大夫他们冲过去的那人,不知怎地,竟然避开了挡在前方的九个少年,欺到了孙大夫的身前,手举钢刀,就要向孙大夫的头上劈去。

    而孙大夫手中只拿着一把锄头,正慌里慌张地想要举起来格挡,只是似乎有些来不及了。

    八千离他爹倒是不远,但是没有反应过来,手中的白蜡杆只刚刚伸出去,离着刀还有段距离。

    再远些的地方有一道模糊的身影,看那速度,除了志文也没人能做到了,正飞快地向孙大夫赶去。

    眼看钢刀就要落到孙大夫的头上,志文身形蓦地又快了三分,在刀锋堪堪碰到孙大夫的帽檐时,一只白蜡杆及时地从旁边探出,“哧”的一声,棍尖没入了范头右手的内肘尖。

    这一下方位拿捏得十分准确,正是大小臂之间没有护甲的地方,所以轻易地刺了进去。

    心急间,志文力量也使得十足,一击得手之后,将范头整个人都挂在棍尖,向后越出几丈的距离,那把刀才“当”的一声落在地上。

    随后棍尖向下一转,戳入土中,把范头钉在了雪地里。

    直到此时,志文才长舒了一口气,暗道好险。

    多亏他眼力好,还未进谷就看到半山腰战况激烈,匆匆向小捷交待了一下就飞速赶来。

    上到山腰时,正看到扑向孙大夫的此人,在九个少年的齐齐攒刺之下,猛地向前一扑,犹如趴着滑雪一般,险之又险地从少年们的脚旁穿过,随后打了个滚,从地上跃起,朝孙大夫扑去。

    见到这一幕,志文惊怒交加,于是大喊了一声“你敢”,希望能将这人稍稍阻拦一下。

    同时脚下连续发力,终于在最后一刻,将其拿下,没有让他伤了孙大夫。

    范头此刻躺在地上,右手被刺穿,伤口处传来的剧痛让他动弹不得,心中苦涩万分。

    刚才孙大夫朝他们跑过来时,他站在胡人身后,认出了此人正是范永斗交待他要重点关注的人之一。

    而他们几人身陷重围,即便与胡人一道击溃拦路的几个丫头,他觉得也很难逃出去,逃命的关键,恐怕还得落在这人身上。

    故此,他特意在胡人被二次击退,三个丫头尚未继续进攻之间,冲了出去。

    就在大家都以为他要向丫头们发动攻击时,突然变向,绕开了拦路之人,之后又是恶狗扑食,避开了少年们的攻击,成功来到孙大夫的身前。

    其实,范头并不想伤害孙大夫,他刚才往下劈的时候,用的是刀背,吓唬这人的,只想将他制住,然后作为自己的护身符,只是黑夜中谁都没有看出来而已。

    既然此人是这伙人中的重要人物,那么将其拿下,作为人质,到时候就有了与对方谈判的资本,要是运气好些,说不定还能把他弄回闫家村。

    真如此的话,这一趟损失虽重,就没有白跑。

    只是人算不如天算,不知从哪里跑出来这么一个强的不似常人的少年,刚举起刀时,尚在远处,劈倒一半,就到了眼前,即将得手之时,被他将自己的右手都废了。

    三个丫头叽叽喳喳地向志文跑去,刚才那一幕虽然短暂,也看得她们大气都不敢出,这时尘埃落定,终于可以上前了。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4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