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0章 巴根的心思

    “那...那就再过几天,等他们回到盛京咱们再动手,路不就空出来了。”巴根还是不以为然。

    “没那么简单。”薛平也不同意,“镶蓝旗的人马可不止我们见到的那么一点,后队肯定还有不少,再加上劫掠的财物和人口,可不是几天就能全部回到盛京的。”

    “咦,郑公子,你们都是汉人,咱们往南走如何?过了山海关不就是中原了么,正好你们还可以回家。”孟根说道。

    “不行!”薛平想都不想就否决了,“不提咱们这一身的蒙古装扮,就算咱们全都是正宗汉人,穿的是标准汉服,山海关守将也不可能为了我们区区几个平头百姓打开关门,放我们入关,迎接咱们的,多半是利箭。”

    “这...”,孟根也无言了。

    “东边如何?”志文问道。

    “东边...”薛平摸了摸下巴,“除非公子你认识海上跑船之人,还能及时到达海边接应我们,否则也是死地。”

    “那...就只剩北边了。”志文终于说出了他早就想好的逃跑方向。

    其实一开始,他定下的逃亡路线就是先向北,然后转西,绕道回蒙古草原,这条路虽然远了些,但其他三个方向比,还算坦途,金人恐怕也料不到犯事之人会往北边逃亡,从而派兵围追堵截。

    只是这帮人除了囡囡她们三个丫头,其他人都是出关后才跟着他的,志文觉得自己威信没有在涿鹿山那么高,要是他一言而决,在逃跑的路上,一旦遇到什么阻碍,难免会有人心存芥蒂,故而他才在此让大家讨论,把其他三个方向一一否定,让众人心服口服。

    当然,要想往北边走,还得看薛平、陶勇和海东青三人的,特别是海东青,他出身海西女真,应该对被后世称之为大兴安岭甚至外兴安岭的地区比较熟悉,如果他能点头带路,那么问题就不大了。

    少顿一会儿,又故意说道,“只是这北边据说山高林深,咱们路不熟,能行吗?”

    果然,海东青站了起来,激动地用女真话哇哇地嚷了一会儿,薛平等他说完,笑吟吟地对大家解释道,“海东青说他从小就在那里长大,闭着眼睛都不会迷路,建州女真要是敢追来,定要让他们好看。”

    “巴根,你就打算在墙根脚坐一夜么?”薛平问道。

    这小子,自志文换了一身黑衣黑裤,身态轻盈地纵上院墙,消失在茫茫黑夜中后,整个人就像中了邪似的,就这么坐在地上,一直盯着墙头发呆。

    当然,其他人也好不到哪里去。

    先前志文说他自有手段进金人皇宫放火烧粮的时候,可没几个人相信,特别是以薛平为首的这三个老江湖,能飞檐走壁的奇人异士他们也是见过的,不过至少也需借助绳索、飞爪等物,在墙头屋顶奔跑之时,为了减小动静,还得轻手轻脚的,那速度可是快不起来。

    当志文犹如飞鸟一般,丝毫不受自身体重的影响,脚尖轻轻一点,就上了院墙,再一点,人已经远去了,要不是没有翅膀,人也是始终顺着院墙而行,薛平都以为志文是会飞的,更难得的是,整个过程,志文没有发出一点声音。

    从见到那一幕开始,所有人就都信了志文的话,他有手段,能把金人的粮食焚烧殆尽。

    “啊,你们睡吧,我就在这儿等郑公子回来。”巴根头也不回地答道。

    薛平点点头,这一回好多了,知道答话了,刚才和他说话,可是一点反应都没有。

    可放任他就这么在院子里坐一夜也不成啊,志文临走前说了,他去金人皇宫探查粮食的存放地点,鉴于皇宫戒备如此森严,可能需要整晚的时间,不过天亮之前一定赶回来,让大伙儿不必等他,安心睡觉。。

    薛平正待再劝巴根,见囡囡她们从屋里出来,径直向巴根走去,把心放了下来,这块硬骨头,让三个丫头去啃吧。

    “巴根,回屋睡觉。”囡囡用命令的口气说道。

    “就是,你在这儿又帮不上什么忙,说不定还会坏事儿。”小英抱怨道。

    巴根一回头,看见三个丫头,不由得缩了缩脖子,三个人有两个是他的克星,一个在武力上战胜了他,另一个则是在智力上碾压过他,面对这三个小丫头,他心里底气不足。

    “我...我就在这儿坐着,哪儿也不去,不会坏什么事儿吧。”巴根小声说道。

    “那也不成。”囡囡板着脸,“这个院子虽然被咱们包下来了,可院门锁不起来,要是店里巡夜打更的经过,他会看不见你这么个大活人?你说他会怎么想。”

    “就是,”小英打了个哈欠,“再说明天还得上街呢,你想偷懒不成?”

    小英说的上街,是他们刚才商量的,要购买些草鞋草绳等利于在山林穿行的物品,时间并不充裕,需要在志文动手前准备妥当。

    “行行行,我回屋睡觉。”巴根举手投降,站起身朝屋内走去,随即又谄媚地笑道,“三位...女公子...”

    之前他对这三人可是避之唯恐不及的,从来不正面对话,今天这称呼,是巴根急中生智,觉得他叫志文“郑公子”,那志文的这三个小妹既然是女的,不妨就在“公子”二字前加个“女”字,想来应该不会错,却也误打误撞,算是勉强叫对了,

    “咦...?干啥?”小英对巴根原本满是横肉的脸突然堆上的笑容很不适应,吓了一跳,警惕地问道。

    “嘿嘿,不干啥,郑公子那飞檐走壁的本事...你们都会罢?”进了屋,巴根讨好地问道。

    “这本事啊...”妞妞说道,“小志哥倒是教过我们。”

    巴根耳朵都立了起来,目光炯炯地看着妞妞。

    “可惜我们都没学会。”囡囡把话接过去说道。

    “啊...”巴根难以置信,“一个都没学会?很难学吗?”

    “我们都不会,难不难学我们怎么知道,”小英凶巴巴地说道,她对此也是耿耿于怀,想当初,在张府的院子里,志文横空飞掠的身影让她印象深刻,她可是眼馋好久了,可惜就是学不会啊。

    “只有八千哥学了个皮毛,这本事,怕是要有天赋才行罢。”囡囡有些遗憾地总结道,全然没有注意到,四个蒙古小子和三个曾经的马贼,在听了她的话之后,眼睛一亮,然后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倒在炕上准备睡觉。

    嘿嘿,巴根心里直乐,既然有人能学会,那他相信,自己应该是有这个天赋的,这一刻,他仿佛看到自己施展飞檐走壁的本事,遁入多尔衮房内,一刀砍下了他的人头,为自己父亲报了仇。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4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