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1章 晋北风云起(18)

    这队老弱妇孺走得很慢,磨磨蹭蹭中,与将官们越来越近。

    晃动的火把光芒中看得分明,与刘参将刚才的判断丝毫不差,不是老者,就是女人小孩,看他们的穿着打扮,有富贵中人,也有仆役小厮。

    边军们这是把大户人家的家眷全都连锅端来了?刘参将暗自狐疑。

    “你们...你们这是做什么?”刘参将旁边板车上的一个将官突然激动起来,艰难地探出身子,冲押送这些人的军兵大吼。

    “爹...!”有尖声的叫唤从人群中传过来。

    刘参将脸色发白,似是想到了什么。

    “你们闹饷,怎地却打上了我家人的主意?”那将官怒不可遏。

    有道是祸不及家人,原本他觉得自己大不了一死,但留下的家产,还是能让妻妾儿女们衣食无忧的,但现下出现在他面前的儿子,还有一家老小,却是让他慌乱起来。

    “爹!”

    “夫君!”

    “儿啊!”

    受到这将官父子二人的影响,过来的人群中,很快有人认出了自己家里的男人们,纷纷叫唤起来,一时间场面好不热闹。

    更有甚者,几个胆子大的家眷,意图冲破士卒的阻挠,跑到将官身边,局面看上去有些失控。

    将官们则一边回应着,一边责问这些押送人过来的兵丁们,看到局势混乱,不忘火上浇油,就盼着真有那么一两个人冲过来给他们解开束缚,说不定能就此脱身。

    倒是刘参将和赵游击等人,虽然也盼着乱起来,以便脱难,但是应该看出了什么端倪,没有人云亦云地声讨士卒,反而悄悄缩回车板上,一句话都没有说,只冷眼旁观。

    “砰!”一柄带鞘的腰刀突兀出现,重重打在那第一个出言说话的将官脸上,刀鞘力道十足,刚从那人脸上撤开,嵌在脸上的一道印迹就已清晰可见,随后,刀鞘印迹如同发面一般,从深陷在肉,迅速地膨胀起来,很快就变得又红又肿。

    “噗!”将官一张嘴,吐出一口血水,几枚断齿跟着一道飞了出来。

    刚才还吵吵嚷嚷,如同菜市场一般混乱的地方,被这一刀鞘,打得瞬间没了声音,四周静悄悄的,只有“呼呼”的风声,还有火把晃动的“哗哗”声。

    就是被打那人,也是紧闭着嘴,不敢再有丝毫异动,生怕被人杀鸡儆猴地杀了。

    不论是将官门,还是家眷们,这时才后知后觉地想起,眼前这些可是闹饷的边兵,既有武力,又有杀人的动力,被逼急的前提下,什么事儿都能做得出来,自己这些人能活到现在,不得不说声侥幸。

    躲在板车上的刘参将见此情形,心里嗤笑一声,这帮蠢才,他早看出押送家眷的这些兵丁有些不同寻常。

    按理说,作为张家口的最高军事长官,这些闹饷的边兵,刘参将即便做不到全都认识,但总能有些印象,不至于觉得眼生。

    但这些押送家眷的士卒,还有看守他们的军兵,他借着火光仔细打量了一番之后终于确认,他是真真正正、完完全全不认识其中任何一人,这就有些奇怪了。

    刘参将暗自刨析,多半闹饷的并非张家口一地,周边墩堡军台也有参与,这些押送家眷的军兵们,应该就是来自周边。

    这些军台墩堡的军兵,大都不会认识自己这些将官,对付他们也好,对付家眷也罢,没有道理手软,让他们来押送自己等人的亲眷,其目的显然是怕本地军兵抹不开情面,心慈手软,从这个安排就能看出,这次闹事之人,颇有心计。

    话说回来,刘参将现在也算看明白了,迄今为止,边兵们对上官们的家眷手下还是留了情面的,除了嘴里不太干净,呵斥辱骂几句之外,既未捆绑,也没有鞭打。

    再看家眷们的神情,虽然惊慌,却无悲痛,看来也没有死人,是以初见自家男人,还有胆与边兵们发生冲突。

    “都特娘的闭嘴。”一个大嗓门嚷嚷道,“给我听好了,跟我一道来的,都到那边去,先来的,就老老实实呆在车上,谁都别乱动,再有不规矩的,别怪我不客气。”

    这话讲完,在那一刀鞘的威势之下,家眷们乖乖照做,将官们则集体失语。

    说话之人,正是张献忠。

    刘参将的判断不算错,押送的这些人,的确不是张家口的边兵,只是他限于讯息不足,不知道张献忠这些人的真正身份,乃是塞北的佣兵。

    在将将官们一举成擒之后,张献忠他们安排了得力人手,将这些人拉到堡外,等候即将到来的总督大人发落。

    留在堡内的人手,则在家丁们也被灌翻之后,负责将将官的家眷,连吓带哄地弄出城来,张献忠是第一批带人出来的。

    至于那些家丁,没闲工夫管他们,草草用绳子一捆,留在原地了事。

    张献忠本就因为不能喝酒有些不爽利,带这些家眷出城时,还不能上下其手,占些钱财和女人的便宜,又添了些不痛快。

    还有,别看他们拿刀持枪,凶神恶煞的,但对这些即将要做人质的家眷们,还真不好伤人性命,好在将官们的家眷都是极有眼力见的人,知道自己的处境后,一路上还算配合,虽然动作有些慢,但没作什么妖。

    没想到到了地头之后,将官和家眷们一见面,差点闹腾起来,张献忠杀伐果断,自然不允许事情在自己手上出纰漏,当机立断,赏了挑头那人一刀鞘,下手很重,为的就是要立威。

    孙可旺说了,不得胡乱杀将官们的家眷,不得拿人钱财,可没说不能打人啊,特别是这些欠收拾的将官们,要不是这一下吓住了他们,说不定还会趁乱脱身呢,哼哼,当他黄虎是摆设么?

    呼!张献忠长长出了口气,这一刀鞘打下去,把刚才的不痛快和不爽利一扫而空,这下痛快了。

    刘参将悄没声地躺倒在板车上,心里暗自庆幸带头挑事的不是自己,那一刀鞘他可看得分明,打碎了好几颗牙,啧啧,以后别说吃饭不方便,就是说话都会漏风。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4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