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23章 病发

    “不知豪格贝勒爷现今如何?”

    一听说盛京失陷,范文程自然就知道了黄台吉的心思。

    豪格作为留守后方的贝勒,失却国都,其罪可诛,一旦事情无法隐瞒,豪格最好的结局就是圈禁,连黄台吉都保不住他。

    只有在此时捏住议政贝勒的小辫子,打压几个下去,到时候黄台吉才有同他们讨价还价的本钱,大不了各让一步,贝勒们恢复原位,而豪格也不被问罪。

    是以范文程现在根本不提替莽古尔泰求情的事,陛下需要用这件事来保住豪格和他自己的威望,已经不再是想要加强皇权那么简单的事儿了。

    “没有消息。”黄台吉忧心忡忡地说道,“南下之前,我交待过他,将东金山附近的人丁尽数迁到赫图阿拉,以逸待劳对付阿敏,看来还是有成效的,是以阿敏才不惜冒险,奔袭盛京,现在我就怕他按耐不住,率军回援,阿敏这老狐狸,多半会半道伏击,有心算无心,那就糟糕了。”

    “没有消息或许是好事。”范文程安慰道,“豪格贝勒爷说不定就在赫图阿拉按兵不动,没有战事发生,自然就不会有什么消息了。”

    “但愿吧。”黄台吉内心深为担忧,即便是他自己对上阿敏,胜负也不过是五五开,豪格还是嫩了点。

    重重叹了口气,黄台吉随即只觉气往上冲,喉咙管奇痒难忍,一通惊天动地的咳嗽响了起来。

    “陛下!”看着黄台吉因为剧烈咳嗽而通红的脸,范文程内心焦急,有心上前帮忙,但他并非内臣,碍于礼仪,只能这么看着,“我去叫人进来?”

    黄台吉在咳嗽声中顾不上抬头说话,冲范文程摆了摆手,又咳了几声,方才缓过气来。

    “陛下,国事繁忙,大金没了你可不行,还请保重贵体。”

    黄台吉掏出块丝巾抹抹唇角,“不碍事,今儿已经有汉医给朕开了方子,吃上几剂药,也就差不多了。”

    诸事已毕,范文程正待告辞,忽地心有所感,站在原地呆呆发愣。

    “范章京!你又想到什么了?”

    “哦,陛下,原谅奴才君前失仪。”范文程急忙还礼,“奴才突然想到,最近几天,似乎军中生病之人不少。”

    “是么?”黄台吉身材肥胖,行动不便,又兼这两天酷热难耐,就都呆在营帐之中避暑,还要处理各种烦心之事,对军中的了解,反而不及范文程。

    “没错,陛下。”范文程仔细想过后,越发肯定,“就在这几天,军中病号一下子多了起来,还都是像陛下这般一样,咳嗽不止。”

    “都是汉人吧。”黄台吉明显没有放在心上,他知道汉人因为粮食不足,身体肯定好不到哪儿去。

    而且这些天酷热干燥,又挖沟筑墙的,生病很正常。

    范文程摇摇头,“不然,陛下,汉人固是有很多人生病,但是蒙人,还有咱们女真健儿,也有不少人病了。”

    “当真?”黄台吉这才有些重视,“有人病死吗?”

    “目前暂时还没有。”

    “今儿晚了,明日传我旨意,不论金、蒙、汉,一旦死人,统统挖坑深埋,不可任其暴尸。”黄台吉又重申了一遍这个他早就定下的规矩。

    “遵命,陛下,奴才告退。”

    出于对传染病认知的局限,黄台吉能想到把尸体处理好,生病后减少探望,这就已经很了不起了,石灰消毒还有遮罩口鼻这些举措,即便在中原,也不过是极少数郎中使用,并没有被广泛认可。

    至于将病人隔离,就更无从谈起了,是以黄台吉自以为有效的这些举措,其真实效果,就只能呵呵了。

    ......

    “公...公子,来送饭啊。”苏鲁特带着几个兵丁,迎头撞上了志文,结结巴巴地问道。

    看着苏鲁特躲闪中暗藏着畏惧的目光,志文好笑而又无奈。

    回到大凌河的那晚,志文向其他人断言,用不了多久,此地必然有变动发生。

    果不其然,没有几天工夫,异象就接二连三地开始了。

    首先出现的,是那些又肥又大,到处捣乱,烦不胜烦的老鼠,开始一只接一只地死去,一开始很多人还挺开心,毕竟老鼠这玩意儿,没人不讨厌的,死的越多越好,还能被它们少偷些粮食不是。

    但很快,开心就化为了恐惧,原因很简单,死的老鼠实在是太多了,壕沟中,旷野里,随处能见到死老鼠,密集的地方,甚至每走一步,就能踩到老鼠尸身。

    腐烂的血肉在脚下被踩烂,那种粘粘哒哒的感觉,时间一长,就是杀人如麻的建奴也有些受不住。

    这种事情除了让人感觉恶心外,并没有引起金人的重视,就连号称智囊的范文程,也没有关注。

    不是没想过要做些清理,只不过接踵而至的,是如同旋风一般爆发的疾病,让人再也没有精力关注死老鼠这种小事儿。

    不论是蒙人、汉人,还是金人,不分高低贵贱的,一个接一个,开始双眼通红,然后咳嗽,身体差的,最多熬一晚,就开始高烧昏迷,咳血不止,身体好点的,挺上两三天,一样要步其后尘。

    蒙人的大小台吉,后金的贝勒贝子,尽管平素吃的好,身体比大多数普通士卒都要好得多,但在这场疫病面前,同样不能幸免。

    一开始仅有少量权贵生病,众人也遵照黄台吉的规矩,并不探望,然而并没用,他们手中的权力并不能给他们带来丝毫保障,与他们眼中低贱的汉人奴隶一样,不少人病倒帐中,苟延残喘。

    人心惶惶中,士气降至冰点,对大凌河城的攻势,在拔除城外的墩台后,基本停了下来,围而不攻。

    相较之下,苏尼特部的情况就好多了。

    其他各部哀鸿遍野,最少的也死了一成人丁,但苏尼特部的五千蒙人,加上近万的汉人,就只有区区不到三十个人生了病,死亡的更是一个都没有。

    志文将这些病号全部聚在一起,让他们病轻的招呼病重的,并在外围安排人值守,将他们隔离开来,自己带着小英、妞妞几个既喝过池塘水,又逃过难的人给这些人送饭,其余人等则一律不得与这些病人接触。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4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