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零四章 小雅

    想出了这一切之后,木小九也就没有再去多费口舌问别的事情了,而是直接一开口就问道:“说吧,田归农和石万嗔在哪?”

    那跪在木小九面前的男子闻言苦笑了起来,也没有负隅顽抗,而是直接说:“我也不知道,不过先前石长老虽然带我们离开了门派,但是田宗主并没有跟来。石长老的话,我们最后一次见到他,是在扬州。”

    木小九没想到这人居然会这么轻易地就把事情供认不讳,心中诧异的他忍不住问道:“嗯?这么干脆的就把事情说了出来?”

    那男子摇了摇头“说实话,田归农和石万嗔都不是什么能让人归心的家伙,若不是阴差阳错,我也不会成为田归农的手下。”

    木小九看着这男子,若有所思的点了下头,然后有些可惜的说道:“你很有意思,如果你是追杀了我,我可能会把你收归手下。但是你追杀的人是小雅,这件事对我而言,不可原谅。”

    男子死死咬住了牙,看了木小九两眼,然后突然把眼睛闭了起来。

    一抹刀光猛然从这男子的脖颈间划了过去,让男子直接命丧当场。

    一刀之后,木小九又看了看旁边那几个人“你们中,谁还有什么有价值的消息可以告诉我吗?如果有人提供给我有用的消息,我可以让他死的痛快点,其他人的话,可能会在这黑牢里面呆上一辈子。”

    “石万嗔去找孙老先生是为了《药王神篇》!”木小九话音刚落,就有个人出生喊道,看他脸上那种急迫,显然是很担心要被关在黑牢里一辈子。

    “知道了,没用,带走。”木小九摇着头摆了摆手。

    “石万嗔盗走了一样非常有用的宝物,西毒欧阳锋正在满天下的追杀他!”这个人的消息倒是让木小九眼睛一亮,直接拔出刀送这个人归西了。

    “我……我知道石万嗔有昔年星宿派的宝物神木王鼎!”

    哈?木小九直接被气笑了,石万嗔有神木王鼎?那他还要《药王神篇》干嘛?再说了,以石万嗔那个性子,神木王鼎在手的话他一个人就会杀了孙老等人了,又何苦再去让别人动手?

    然而这还不是最离谱的,下一个人的消息更加离谱,他居然说石万嗔获得了辟邪剑谱……

    听完这两个人的消息之后,木小九很清楚,接下来的这些人也不会再有什么更有价值的消息了。所以他直接转过身,让归云庄的那些人把这些家伙统统关了进去。

    从假山中走出之后,木小九长出了一口气,回头冲着身后众人很是感激地说到“今天,多谢你们了。”

    “木公子客气了。”慕容复笑了笑“不管怎么说,今天白天大家也算是联手抗敌了,相比之下,下午这件事完全不足挂齿。”

    木小九点了点头,和众人道了声罪,带着穆念慈和黄蓉跑去看小雅了。说实话,他还是有些担心小雅。

    到小雅的房间时,王语嫣和阿碧正在院子里聊着天,见到木小九过来,二女连忙起身打了个招呼“木公子、穆姑娘、黄姑娘。”

    “多谢二位在这里照顾小雅了。”木小九拱了拱手。

    “木公子客气了,小雅这孩子我们也挺喜欢的。”王语嫣连忙摆手说到“木公子是来看小雅的吗?小雅已经睡着了。”

    木小九会意,轻手轻脚的打开了小雅房间的房门。

    或许是这些日子里的奔波实在是太劳累了,小雅睡得很死,只是就算睡着了,她的脸上却依然还是有两道泪痕,显然是不知道哭了多久才睡着的。

    叹了口气,木小九又走了出去。

    “穆姑娘,你也去休息休息吧,这些日子以来为了保护小雅,实在是辛苦你了。”

    其实穆念慈比起小雅也好不到哪去,孙老虽然过世了,但是小雅好歹还有父母。但是杨铁心一死,身为孤儿的穆念慈可就真的是孑然一人了。若说起心里的苦,穆念慈也不会比小雅少。只是穆念慈年纪更大,性子也更坚强、倔强,不会把这种苦恼流露出来。

    穆念慈本来想要开口拒绝,可是看着木小九那种坚定的眼神,穆念慈发现自己竟然有些开不了口。因此,她也只好点头应了下来。

    “先去休息休息,晚上我们出去吃点东西,有什么事到时候再说。”说完之后,目送着穆念慈离开小雅院子的木小九脸上的平淡突然消失无踪,取而代之的,是哀伤,还有愤怒。

    没错,他确实是杀了两艘船百余个人,但是其实他心中的怒火并没有减少。一来,是因为首恶未曾伏诛;二来,则是因为他对孙老的感情。

    当初他初出茅庐,在西南看到有贼人屠戮村庄,一怒之下愤而出手,虽然成功杀掉了贼人的首领,但是自己却也因此而身受重伤,最后,还是孙老把他给救回来的。

    后来,他没有钱从大理去成都时,是孙老帮他垫了房费,又帮他出了主意。

    再后来,黄州城疫乱的那一次,也是孙老让他看到了什么叫真正的医者父母心。而且,也正是那一次,孙老帮他配置了让他能够更加顺利的收服木断的药方。

    然而,这样一个孙老,居然就这样死了。

    人总说杀人放火金腰带,修桥补路无遗骸,木小九突然觉得,这句话在孙老身上得到了极大的印证。孙老这种人,就连给他配置一副控制木断的药方,都不肯配置真正的毒药。然而也就是这种人,最后却被石万嗔、田归农这等魑魅魍魉般的小人给害死了。

    烦闷间,木小九突然从腰间摘下了就葫芦,“咕咚咕咚”的仰起脖子灌下了一大口。

    不管怎么说,孙老是对他有恩的,而且是大恩,如今孙老既然去世了,小雅又那么小,那么,孙老的仇,就由他来报吧。

    说实话,木小九相信,以孙老在医术上的造诣,他的毒术也绝对不是泛泛,最起码应该要比石万嗔强。如果他真的有心杀了石万嗔,恐怕他有很多种方法。但是孙老没有,因为他始终秉持着“医者仁心”的想法和理念。

    但是,孙老医者仁心,他木小九不是!

    上一次在去黄州的时候,木小九就曾经说过,他的侠不是侠之大者为国为民,而是既然言语无法令人向善,就用血来让他们知道自己的错!

    ……

    月上柳梢头,人约黄昏后。

    当皎洁的月亮终于慢慢爬上了天空,木小九他们这一行十余人也乘船来到了白天陆冠英曾经盛赞过的太湖醉酒楼。

    临近黄昏的时候,小雅和穆念慈先后醒来,在脱离了被仇人追捕的境地,又好好休息了一会儿之后,小雅的情绪明显好了一些,只是依然很低沉。

    这也是木小九为什么还决定要继续出来吃东西的原因,小雅现在这个年纪,在经历了这样的事情之后,是很容易留下心理阴影的。多让她接触接触热闹的地方,或许能够让她好上一些。

    果然,在到了太湖醉酒楼之后,听着耳边的丝竹管乐以及那些客人热闹的聊天之声,小雅的状态确实稍稍好了那么一些。

    “诶哟!这不是陆公子嘛!你可是正经有好些日子未曾来过我们太湖醉了啊!来来来陆公子,您里面请。还是老座位对吧!咱这都给您留着呢!”

    一进酒楼,迎上来的不是小二,而是这太湖醉酒楼的掌柜。听他那话,显然陆冠英是没少来过这太湖醉酒楼的。

    果然,下一刻,陆冠英回过头说道:“这家太湖醉酒楼刚开业的时候,经常被地痞流氓骚扰。我看不过去,索性就派人教训了一下那些地痞流氓,没有想到后来被这掌柜的知道了。从那之后他就专门给我弄了一个小房间,一直给我留着。”

    木小九等人都点了点头,唯有金镶玉依然沉浸在太湖醉酒楼的热闹中“哎呀,这么多人,要是老娘的客栈也天天这么多人,那可就好了。”

    在掌柜的带领下,众人纷纷走入了陆冠英口中的“小房间”,刚一进屋,黄蓉就又打趣起了陆冠英“小师侄,这就是小房间啊,你这房间都快赶上我在桃花岛那房间的四个大了。”

    陆冠英脸一红,心中嘀咕着自己这不是谦虚吗……

    当然,心中嘀咕的话,陆冠英还是不敢当着黄蓉的面说的,但是一时之间他又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最后也只能支吾过去了。

    一进房间之后,木小九就拿了两个橘子,带着小雅坐到了窗户边,一边剥着橘子皮,一边对小雅说到:“小雅,明天那位狄哥哥要回京城,我让他带你回去见你爸爸怎么样?”

    小雅闻言沉默了下来,过了一会儿才点头应了声“好”。

    然而,小雅话还没说完。

    “小九哥哥,等我回家见过了父亲母亲,你可不可以来京城接我一趟?我有件事情想拜托你。”

    木小九不禁一愣,去接小雅倒是没问题,只是……

    “小雅,你有什么事?”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