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七章 桐华的心事

    海墙建起来了,海岸线上的小山坡被连成了一片,这道海墙虽然并不高大,却有效的遏制了海风的侵袭。领地上的海鸟群正在急剧的减少,大火鸟终日盘旋在天上,它什么都吃,毒蛇、老鼠,当然也包括海鸟。

    在桐华与小黑鸟的努力下,那些躲在泥洞里的人开始一个个的往外冒,现在,他们终于弄明白了领主和大王的区别,领主终日骑着马巡示领地,而大王就不同了,大王从山上冲下来,被砍掉脑袋,插在戟尖上。杞山上的大王越来越少,领地上的奴隶越来越多,当成群结队的强盗变成奴隶,领地上的领民逐渐相信,那个年轻的,脸上有着伤疤的,成天穿着铠甲的领主有能力把安定与和平带到这里。

    回风镇的重建进行得很快,箭塔被竖了起来,坍塌了一大半的城墙也被修缮过了,尽管它很低矮,便是一个顽皮的小孩也能轻松的翻进去,不过,城墙存在的意义并不是为了单一的防备强盗与敌人,更多的时候,它象征着稳定与秩序。

    街道被清理得很干净,顶盔贯甲的士兵们游曳于其中,力量能给人带来恐惧也能带来安定,那些低矮的房屋里渐渐的住满了人,尽管它依旧潮湿,但已经比泥洞好上千倍万倍。

    简陋的集市也建起来了,很少有人光顾这里,领主大人命令他的士兵互相交易,围在集市旁的领民们看了足足半个月的笑话,终于有人壮着胆子拿着一堆贝壳与一条散发着臭味的咸鱼来换取粮食种子,那一天,领主大人很是兴奋,尽管那条咸鱼臭得连老鼠都不会靠近,而那堆贝壳看上去没有半点用处,可领主大人还是把珍贵的种子换给了他,并且表扬了这位勤劳而善良的领民。于是,咸鱼翻身了,集市开始慢慢的活跃起来,当第一个进入杞山的人带着他的猎物来换取一把弓箭的时候,领主大人更兴奋了,他亲自把弓箭换给了这位勇敢而强壮的领民,并且爬上了集市的高台,告诉所有人,如今他们可以自由的进入杞山打猎,而领主将会负责他们的安全。

    此时,杞山上已经没有大王了,所有的大王都被领主大人给砍了脑袋,最后一位大王的脑袋砍得不容易,司寇大人率着两百人进山,在茂密的丛林里足足转了小半个月才在一个山洞里找到了那位大王,那是一个阴暗而潮湿的山洞,老鼠是大王的邻居,毒蛇是大王的侍卫,当司寇大人发现大王时,他已经奄奄一息,被自己的侍卫咬了一口,而司寇大人却在那山洞里挖到了宝藏,其中还有一卷竹简。

    是的,战争能带来死亡也能带来财富,对于一个大国而言,每一场战争都将决定千万人的生与死,甚至会是国家繁荣与衰败的分水岭,所以,面对战争,但凡大国都是如履薄冰,但是对于只有三十里贫瘠领地的姬烈而言,战争总是能使人绝处逢生,已经被逼到了绝境了,还有什么值得畏惧呢?当然,前提是他不断的取得胜利。

    杞山一共有十八位大王,因此,姬烈也就砍了十八颗头颅,并且获得了大王们多年来所积累的财富。至于那卷竹简,它的来历很是让人迷惑,因为落款居然是蒯无垢,而上面的内容非常简单,那就是不惜一切代价占领姬烈的领地,把这个蛮横的领主赶出去,或是赶到大海里。等到那一天来临,大王会摇身一变,变成一位尊贵的贵族,陈国的贵族。

    司寇官捧着那卷竹简,赌咒发誓的告诉领主大人,蒯无垢是叛徒,他背叛了领主大人对他的信任。然而,领主大人却指着那落款上的印章笑而不语。印章是身份与地位的象征,只有达官贵人们才能拥有,竹简上的印章被雨水浸得有些模糊了,但是依旧能辨出上面的字样,陈国上良造。上良造是仅次于大夫的官职。

    而此时,陈国与召国已经在边境处发生了两次磨擦,每次都有人死亡,那是一片争议之地,当年宋伯约成功的利用那片土地使陈国与召国险些一战,现在,命运的轮盘转动起来了。

    一切都很顺利。

    对于那个小恶人来说非常顺利,他的奴隶越来越多,领民也越来越多,他每天都忙得不亦乐乎,就连与我单独相处的机会都没有。唉,我要什么时候才能完成使命,那一天好像有些漫长。

    现在是什么时候?

    六月了。

    白城里的墨槿花应该开了,那是一种黑白相间的花,花蕊是白色的,花瓣是黑色的,和桐华左手腕上戴的那束花一模一样,只不过,这束花不会凋谢而已,它是用锦布织就的,永远也不会凋谢,可是白城里的墨槿花却会凋谢,如果我不能尽快的杀掉他,那我就赶不上今年的花期了,唉。

    桐华有气无力的趴在窗上,难得的太阳懒洋洋的照着她手碗上的花。这栋小小的院子收拾得很是干净,院子里植着一株桃树,桃花已经谢了,地上还有落红的痕迹,这株桃树是那个小恶人从山上移植过来的,可是当花开的时候,他却没有来过。

    我是他的侍姬,桃树也是他种的,难道,我和桃花都不够美丽吗?

    桐华把下巴搁在手臂上,幽幽的想。

    一只海鸟从头顶飞过。

    小黑鸟站在桃树上,拿着一把自制的弓箭,‘嗖’的一声,把那只海鸟射了下来。

    “桐华姐姐,桐华姐姐。”

    小黑鸟提着海鸟奔到桐华的窗下,仰着小脸蛋,笑得很灿烂:“桐华姐姐,快看,它是我射下来的,是我射下来的!”小女孩很兴奋,一再强调是她射下来的。

    “我看见了,小黑鸟很厉害。”桐华摸了摸小黑鸟的头发,有气无力的称赞着。

    小黑鸟嘟嘴道:“小石头才厉害,昨天他射了三只呢,大火鸟更厉害,它一天都要吃,吃吃……”眨着眼睛想,大火鸟要吃多少只?可是却数不过来,大眼睛不停的眨,终于让她想到了一个完美的答案:“要吃好多只呢,数都数不过来。”

    小女孩天真烂漫,可爱无端。

    桐华乐了,捏着她的小脸蛋,笑道:“小黑鸟今天能射一只,明天便能射三只,以后就能射更多。”心中却想,恩师也是这样对我说的,天地初开即有黑白善恶,今日除小恶,明日便能除大恶,终有一日,天下不再有恶。但是什么时候我才能把这小恶人除掉呢?

    “桐华姐姐,我不跟你玩了,我要去集市了,领主大人说了,一只海鸟可以换半盅粮食呢。”

    小黑鸟现在不叫姬烈大王了,她拧着箭杆,把那只海扛在肩上,大步向院外走去。

    “等等,我和你一起去。”

    桐华从窗子里飞了出来,像只蝴蝶一样轻盈,小黑鸟回过头来,正好看见那一幕,小女孩瞪大了眼睛,乌溜溜的眼珠转来转去,老半晌,叫了一声:“哇哦,桐华姐姐会飞!”

    桐华吓了一跳,赶紧一把捂住她的嘴,又左右的看了看,幸好没人,拍着胸口,心有余悸的道:“姐姐又没长翅膀,怎么会飞?小黑鸟看错了,肯定是刚才射鸟的时候看花了眼睛。”

    “才没有。”

    小黑鸟想要分辨,桐华不由分说的拉着她朝外面走去。院子外面站着两名士兵,见桐华出来,便问她是要乘车还是骑马。桐华想了一想,命士兵牵了马来,先把小黑鸟放在马背上,然后轻巧的翻身上马。

    “桐华姐姐,你真的不会飞吗?”小黑鸟是个聪明伶俐的女孩,她很会审时度势,借着桐华抱住她的时候,贴着桐华的耳朵,小声的问。

    “不会。”桐华认真的答。

    回风镇没有领主府,姬烈也不住在这栋院子里,那个小恶人住在军营,而军营在城东,面朝着杞山,紧临着集市。已经很久没有看到小恶人了,桐华决定去集市碰碰运气。

    两个多月过去,回风镇的气色一日好过一日,街道上有了来来往往的行人,他们看见马背上的美丽女子,都恭敬的低着头,所有的领民都知道,这位天人般的女子是领主大人的女人,并且还是他们的救星,若不是她屈身降趾,与小黑鸟一起钻洞爬窝,他们不会那么快的生活在阳光之下。他们爱戴她,甚至超过了领主大人。

    “硕人其颀,衣锦褧衣。手如柔荑,肤如凝脂,领如蝤蛴,齿如瓠犀,螓首蛾眉,巧笑倩兮,美目盼兮。”

    有人唱起了生涩的诗歌,那歌声非常虔诚,赞美着桐华的美丽与善良。甚至有人壮着胆子,递过来两尾活蹦乱跳的鱼。

    “哈哈。”

    小黑鸟一把将鱼提在手里,笑得很开心。

    桐华俏脸浅红,晕乎乎的。她是白城里的首席弟子,司职赏善罚恶,十二岁便杀死了墨狼之王,就如琴中剑一样锋利而危险,然而,现在听着那些使人脸红的歌声,她只觉得云里雾里,一颗心扑嗵扑嗵乱跳,动荡得很是厉害。她想告诉这些人,我也没那么美丽,更谈不上善良,我之所以帮助你们,是想获得小恶人的信性。

    不过,小恶人还是不信任我。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