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四章 废成渣(求十推求收)

    “废物,这么早就来等着送死啊?”忽然人群中传出来一声戏谑。

    大家循声看去,正是叶望皮笑肉不笑地盯着这边,带着几个仆人缓缓地向擂台之下的观战席走来。身后的仆人也是不怀好意地阴阴地笑着。

    叶望的眼睛一下就抓住了人群中的叶真和水娃两个人,仿佛他们俩就是自己砧板上的鱼肉,无处可逃了。

    其他围观的伙伴也知道叶望口中说的是谁,自然也是掩面偷笑着看着叶真,相互交头接耳地议论着什么,没想到这位曾经盛极一时的少主如今竟落到了这步田地,真是沧海桑田,变化无常。在这个时代,这个异界,什么都可以没有,但一定要自身强大啊!

    水娃知道是针对叶真来了,刚想走上去说什么,却被叶真一把拦住,示意他不要轻举妄动。然后转过身去,像没有听到一般,欲离开这个是非之地,大战在即,这明显是对手给自己的心理战,故意来羞辱自己让自己失去信心,心神不宁最后失败的手法了。

    遥想起以前自己做游戏代打之时,每每遇到大赛之时也有对手在开赛前用言语进行调侃讥讽,也是本着这个目的,没想到来到这个异界要面临真正战斗的时候,对方也是用着此招,竟然是何其地相似啊,也许对别人有用,不过这样的招数对付叶真,恐怕是找错了对象。

    叶真想到此处,不由苦笑地摇了摇头,然后拉着水娃转身欲离开,即便是身旁的水娃对着这一切,也有些忍不住了,咬着牙根愤愤地站在那里不肯走。

    叶真却还以一个眼色,然后传递过来一个意念:“兄弟莫急,嘴巴长在他脸上,随他怎么说,这是个陷阱,咱们不要理他。”

    经这一提醒,水娃这才明白过来,淡淡地点了点头,正要与叶真挪到别处观战。

    “噢,想走?给我上!”叶望见叶真根本没有理睬他,心里有些不爽,于是下令让几个爪牙气势汹汹地围拢了过去,挡住了叶真与水娃的去路。

    大伙一看便傻了眼,叶望的做法,这要在以前,是以扰乱比武现场要被打出现场囚禁起来的,而现在这里几乎所有维护现场秩序的人都是白公子的人,他们似乎根本就没看到叶望的所作所为一般,放任其行。叶望这也就是倚仗着自己是白公子的人,拳头又硬,自然让在场的很多人也是敢怒不敢言。

    之所以很多人开始有些同情叶真,是因为叶真的父亲对叶望的父亲有救命之恩,在任家主之时也对叶望有提携之恩,将叶家的高级法诀传给了叶望,没想到时过境迁到了今天,却成就了这样的一个恩将仇报的白眼狼。这是有多么地不值啊?回想当初,人群中发出了唏嘘之声。就连在一旁的水娃,也开始不淡定了。

    不过,现实就是现实,每个人都要向现实低头,不得不趋炎附势,趋红踩黑,望风梯荣。

    第一轮的战斗已经在台上开打,可场下的火药味却貌似更加地浓,比起场内,看客们却更喜欢这场外的战斗了,毕竟没有硝烟的冷战,有时候却愈发地牵动人心。

    看着叶望阴冷着脸缓缓地走了过来,水娃冲上前去,挡在了叶真的身前,质问道:“叶望,现在比武还没有开始,你要干什么?”

    叶望唾了一口,冷笑道:“你以为呢?害怕了?”

    看着叶望那双金丝拳套和砂锅般的拳头,水娃心里也是不由地打了一个寒颤,但仍然麻着胆子道:“大家都是武者阶段,谁怕谁?”

    “不,不,不,即便在同一个段位,天才和垃圾,还是会有质的区别,这也就是你和我的差别。”叶望得意一笑,伸出粗大的手指,欢快地摇了起来。

    众人听罢,都忍不住一阵哄笑。

    水娃怒不可遏,大声道:“好啊,那来呀,让我领教领教你的铁拳。”说着做出一副豁出去的架势。

    叶望连正眼都没有看他一眼,只是一脸嫌弃地道:“本少爷从不跟老弱病残动手。”

    “你!”

    众人又是一阵哄笑,但是这笑声还没有结束,却听到一个声音:“叶望,你是跑到这里来讲相声的吗?”

    声音虽然不大,但由于大家都不知道相声是个什么东西,都被这个词汇弄得有点懵逼而格外地关注了起来。就连水娃和叶望也有点不明就里了。

    说这话的,正是水娃身后的叶真。

    叶望回过神来,仍然一副得意的神情对着在场的人故意说道:“你们看看,这大少主不说话我还以为他被白公子处罚成了哑巴呢?”说罢大笑起来,那几个爪牙也跟着附和起来。

    说道被白公子执行家法惩罚的事情,叶真的心里也不由地咯噔了一下,满腔的怒火开始燃烧了起来,不过,竟也被他强压了下来。

    叶真仍然淡定地站在那里,面无表情地没有说话。

    忽然,叶望探过头来阴笑道:“我看我们今天不用比试了,大少主,你乖乖得现在跪下来认输求我和我这几个兄弟放过你,自己再废了双手,我可以考虑饶你一命。”

    “要不然,今天我就把你和你的兄弟废成渣。”叶望紧接着加重了语气,阴狠地道,双眼同时放出凌厉的光芒,带着凶狠的杀意。

    “砰”地一声,一股无形的威压像一只巨大的手压了下来,笼罩着整个擂台。

    人们还不知道这股莫名威压从哪里施放出来的,有些人就开始被逼得脸红心跳,有些喘不过气来了。

    那几个本来围拢叶真和水娃的爪牙也不知怎么的是连连后退。

    “好强大的一股气势啊!”有人不由地喊道。

    此时,叶真忽然抬起头来,俊秀的面容上多了几分严厉,眼中的光芒便如同璀璨的阳光,射向四方,无情地炙烤着周遭,仿佛要将他们都统统摧残毁灭,就是这几许微小的动作,带来那股震慑全场的威压之力。

    他们永远都不会知道这就是来自圣绣北辰的威力。

    就连向前的叶望也是连连退却,有些被亮瞎眼了一般。

    一个“滚”字却不紧不慢地从叶真的嘴里吐了出来。

    叶望心下不由大怔,就是他所遇到的武师阶段的妖兽,也没有这样令人心生恐惧的感觉,不,不,不,就连白公子也貌似没有这样的气场。

    这杀人一般的眼神,仿佛是来自地狱的浩劫,又或是从天堂降下的惩罚一般,让人心下不宁,不停地打着冷颤。

    全身肌肉微微抖动的叶望下意识地抚住自己的心口,心下只是不住地念叨:“嚎可怕!”

    额头上的汗珠还是滚滚地低落了下来,唯一庆幸的是若不是白公子的药力将他的段位生生地拔高到了武师阶段,恐怕自己刚刚会被直接吓瘫成烂泥,像那几个爪牙一般,而不是简简单单地退却几步,还能马上恢复神智了。

    不过见此情景,不远处的叶真的脸上也露出了一丝让人无法察觉的惊讶:“难道他突破境界到武师了?”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