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0章 杨阜的成与败

    北宫伯玉死后,陷入兴奋之中的人有很多,其中之一便是企图趁乱牟利的杨阜。

    在北宫伯狼狈逃回自己的部落之后,他的手下们开始为即将到来的战争做积极的准备,但就在这个时候,他的重要部下之一,却选择了离他而去,那个曾经为他出主意谋杀茹饶克的部落小头领,在为他送去毒药之后,就悄悄地离开了自己的驻地,当北宫伯再次发现他的时候,他却已经处于杨家的势力范围之内了。

    这是杨阜把第一份收获,如果不是担心北宫伯在即将到来的战争当中损失太大,他本想晚一些召回这一支兵马,因为这种背叛对北宫伯来说是极其难以接受的,他必定会怀恨杨家,然而,杨家上上下下都不会担心他的报复,你以为他针对汉人世家的行动,将被视为反叛,招来凉州刺史的打击,并且他本身也没有那个实力,更何况她还要应对自己的弟弟,以及那些对部落盟主同样觊觎的野心之徒。

    如此多的敌人竖在他北宫伯的面前,即便杨阜吞掉他的一块肉,他也不会立刻作出反应。而后来发生的事情,也恰恰证明了他杨某人的判断是无比正确的,他准确的把握老娘住草原上的势力格局,所以才能一直壮大自家的实力,这件事情告诉你解决,让他足足高兴了五六天之久,直到一个噩耗的传来,才让他的心情重新冷静下来。

    这个噩耗并不是某人故去的坏消息,而是足够让他全家人都故去的坏消息,因为它的主要竞争对手,竟然奇迹般的稳住了两万骑兵部队!从此,他的实力一次跃居到凉州第一。

    这个竞争对手的名字,当然是苏宁,此前,他曾经想借助已经形成的世家集团力量,拉拢姜家加入自己的团伙,从此,他的助手就可以伸展到汉阳郡的核心地带,然而他没有想到的事,他注目已久的策划,竟然以为那个叫做宋宁的家伙而失败,从那以后,他就深深的恨上了那家伙,而且,他还派遣了一名叫做李堪的戈壁盗匪,前往苏宁的身边做卧底,然而好久时间过去了,那名盗匪间谍能够传回的消息却少之又少,原本他认为,李堪可能还需要时间进一步得到苏宁的信任,然后在前不久的金城郡比武当中,他以绝对的优势战胜对手,却没有在苏宁的身边得到重用和提拔!这让杨阜逐渐意识到,这个机子或许没有发挥他预想的作用。

    而在这一次的事情当中,他又一次加深了自己的印象。

    这件事情原本发生在六天之前,李堪原本有机会把这件事情立刻报告给他,然而,他却整整晚了六天,这让杨阜再一次怀疑他的能力和忠心。

    于是,杨阜决定做最后一次尝试,如果这次尝试失败,他将放弃这颗棋子,转而寻求其他的路径得到足够的情报,如果这次成功,那么,他将给苏宁带来重创,让他刚刚聚拢起来的威望,转瞬之间就消耗掉一大半。

    这个试探计划与李堪带回来的情报有关,这件情报正是前几天发生在赵云军营里的那件事情。周群用他们盘古教的教义,制作出了十几门的铜铸大炮,其中一部分被拉到了军营之中,并在那些士兵们面前展示了他们的强大威力。

    那两万骑兵,原本都是从湟中义从当中借调来的,虽然属于精锐,但原本并不属于苏宁一系。赵云猪猪花费了两年的时间,依旧没能够完全掌控他们,哪怕是有周群这个神棍的帮助,还有将近一半的人与苏宁离心离德,原本,他们在北宫伯玉死后,都很有可能卷入梁祝的混乱之中,然而那十几门大炮一响,他们离开苏宁的愿望,也就彻底的被震慑住了。

    据说,苏宁当时就站在营门之外的大树上,随时都做好了,充分去斩杀叛族以儆效尤的准备,然而,大炮的响声却没有让他做出类似的行动,反而是从容不迫的跳下树来,带着自己的学生离开了。

    这件事情被传得沸沸扬扬,有许多人都说,盘古教是借助了神的力量,而那个周群也在宣传当中,反复的强调这一点,虽然杨家的人读书不少,但还是第一次听说,在盘古开天辟地的时候,他还为这个天地留下来一套什么规律,以至于这个天地都是按照规律运转的,能够参透规律的人,便可以走向大道,而参悟不透这条规律,人们就只能陷入贫穷之中。

    杨阜虽然不得不承认其中有些道理,但是,他可不在乎那些冠冕堂皇的东西,他想要的,是弄清楚那些大炮究竟是怎样发挥威力的,如果不能做到这一点,那么将它们毁掉也是个不错的选择,因为那样一来苏宁就无法利用他们,达到威慑敌人的目的,至少他在汉阳郡的发展之中,便不需要太过惧怕苏宁的力量。

    于是他制定了一个方案,准备毁掉苏宁的火药作坊,根据李堪传回来的情报,那些大炮之所以能发出如此大的声响,完全是因为一种叫做火药的东西,苏宁曾经在核心被淋的战争当中,使用过类似的玩意儿,那正是他仅凭600个人就能击退鲜卑2万大军的法宝,虽然在那一战当中,600个人只不过是诱饵,而真正的主力并不比先辈人少多少,但活要在整场战斗中的功劳,却是不可磨灭的!

    于是,杨阜准备让李堪偷偷的混进火药作坊之中,既然火药可以在点燃之后,将沉重的炮弹推送到几十丈以外的地方,那么。直接叫他在作坊那种点燃,肯定会将整个作坊,炸上几十丈高的地方。

    只要这个事故一再发生,那么苏宁的微信就将在内部迅速倒塌,而在外面的无知群众们,自然会有她娘家人出面来告诉他们究竟发生了什么。

    不过现在摆在他们的面前的问题还有好多个,其中之一就是还不清楚火药作坊的具体位置在哪里,而且,他杨阜也很想搞到具体的配方,他也曾经想过,如果自己能够掌握这种神奇的力量,那么必定在将来的战争当中,能够取得巨大的优势,尤其是在中原王朝当中,那里虽然缺少骑兵,但却拥有坚固高深的城池,正是凉州的骑兵们无法克服的障碍,但如果有了威力强大的火炮,杨家入主中原也是指日可待!恐怕那个目光短浅,年纪幼小的苏宁,还没有看到这种物质的强大之处,只可惜,像这种威力的东西,他就算再幼稚,也会尽可能的细心保管,不会让他轻易落到别人手中。

    所以,他在和杨家人进行过一番商讨之后,几乎都认为拿到配方的可能性微乎其微,因此,它的主要目的是破坏掉火药工厂,并不奢求能够掌握这一天下神器!虽然它的诱惑力实在是无穷,但清楚的头脑才是他们争霸凉州的最大资本。

    所以,他也只好舍弃那个诱人的诱惑,力图能够完成基本的目标,毕竟,优势需要长期的积累,才能够逐渐转化为胜势。想要一鼓作气的击败苏宁拿下凉州。

    李堪并不知道他的心中有着如此之多的算计,但是,摆在面前的金银首饰,却都是实实在在的奖励!不过,那些东西目前还不全是他的,他们是事成之后的赏赐,平时慷慨大方的杨阜,这次连事情的定性都没有给他,恍惚之间他也觉得,似乎是自己前一阶段的表现不足够让对方满意,所以这次对方才开出了一个注重的筹码,然而却交给了自己一个艰巨的任务,或许在对方的心底里,已经彻底的看不起自己,如果自己完不成这个任务,或者失手出现什么闪失,那么,他不但可以省下事后的所有赏赐,甚至连事前的那些定钱也可以省下来。

    这样的安排,对于他来说是有些恼火了,然而,他也没有别的选项可选。毕竟她的出生只是一个戈壁滩上的盗匪,对于这些世家大族,做些见不得人的勾当,有很多事情都是他吃亏,而且敢怒而不敢言。

    于是,他最终还是答应了杨阜的要求,跟着杨府当中彩买蔬菜的下人,从一个隐蔽的侧门,悄悄地离开了这座硕大的府院,然而他没有注意到,就在他从偏僻的小巷,挤进川流的人群时,有一双铜铃般的大眼睛,正在他身后的大树上,一闪一闪的盯着他的去向。

    这棵大树的下面,侯成与夏山,正目不转睛的盯着远去的李堪,看着他鼓鼓囊囊的包裹,就知道他此行的收获远远超出想象。

    两人对视一眼之后,便进去看向树上的杨大眼,待到他从树上敏捷的跃下,便几乎同声问道:“将军,对此人有何看法?”

    杨大眼寻思片刻,回答道:“看他这次的出入,比以前还要小心得多,看来汇报的事情非常重大,而得到的嘱托,也不容小觑,恐怕我们要有麻烦了。”

    两人听完之后,又是对视一眼,脸皮上不禁担忧起来,这个家伙隐藏的相当之深,如果不是夏冰早有发现,而且将此事告诉了苏宁,恐怕他们至今还蒙在鼓里,尚不知自己的周围,竟然有了这么个奸细!

    “此事,要不要尽快禀报主公?”夏山问道。

    “当然要禀报,而且,我还要询问一下主公,最近有什么大事发生,能够值得这家伙亲自跑一趟杨府,要知道,此人可是相当沉得住气的,可谓是无比狡猾,说不定他得到的消息,是压了好几天才送出去的,目的自然很简单,是为了不让我们起疑,也好继续潜伏下去。不过,雇佣他的那位,恐怕无法理解他的良苦用心,说不定会拿一些危险的事情,来试探一下他的能力和忠心,这,倒更应该引起我们的注意,所以,我们必须盯紧他的动向,同时,将最近发生的事情梳理清楚,也好,判断他究竟盯上了哪一部分。”

    夏山闻言之后,忍不住猜测道:“听说,前几天,赵家军的营垒里,差一点发生了叛乱,还是周教主通过十几门大炮,才堪堪镇住了场子。坊间有传言,听说当时主公就在营垒之外,想来也是做好了进去评判的准备,不过,赵军最终还是没有劳烦他出手,但换一个角度来看,这也能恰恰证明那十几门大炮威力无匹。”

    杨大眼慢慢抚住了自己的胡须,寻思了片刻,便惊异的说道:“看来,他们是盯上了这些大炮,不知道铸造厂在哪里?”

    一旁的侯成赶紧回答道:“铸造厂远在武威郡,反倒是与大炮一起使用的火药,生产作坊就在渭水旁边,这玩意儿在生产的过程当中容易失火,所以,不能不离水源地近一些,而且据我所知,赵将军对此我并不陌生,新鲜鲜卑人进犯凉州城的时候,他曾经在郊外引爆过一次炸药,那玩意儿比火药威力还大,只是目前的铜铸大炮,还没有足够的强度来承受这种威力的东西,所以,大炮依旧使用的是火药,然而这还要,才是未来的发展趋势,主公对这两样东西都非常重视,还亲自嘱咐过甘宁将军要好好看守。”

    “原来是这样。李堪这贼厮鸟,平时承担的是商队押运的活计,一时半刻之间,还真拿不准,他究竟会看中哪里?这样吧,咱们三人分头行动,我去将这件事禀报主公,并且请他调配相应的兵力交给你们,这次反间谍的任务非常艰巨,我们一定要将它完成好。另外,夏山你对汉阳郡比较熟悉,不妨就留在本地监视他的情况,注意保护好火药作坊,这件事,我会提前和甘宁将军打好招呼!侯成,你立刻启程返回武威郡,通知那里所有的守卫,不惜一切代价,要保护好大炮铸造厂。”

    “明白!”两人齐声应答之后,便匆匆的消失在了人群中。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