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0章 收棉花

    苏白衣觉得自己的爱情辛辛苦苦的总算有了个模糊的结果!

    岳然的这番话或许是在暗示着什么,或许只是随口无意就这么一说。

    但是他却当真了!

    当真的结果就是很开心,然后爱心泛滥!

    “大殿太破落了,改过来!”

    他一声令下,楚仑便带着所有的手下从指挥部一路小跑过来,然后每人手上一个小铁锤,用不知道先生从哪里弄来的木板将大殿所有漏风的地方全部钉住。

    虽然保暖效果还是很一般,可却好了很多。

    “煮粥,做饭!”

    从归德府最大的粮食商行购买了几大车的各种面粉堆在大殿中,加上大锅开始煮粥!

    一碗粥不行,那就喝两碗,两碗不够就来三碗!

    直到所有人喝粥喝到涨了肚子之后,才让煮粥的师父停下来。

    这个不知名的大殿很破落,却很大。

    除了两个正殿之外,还有很多漏风的偏房。

    苏白衣让人也将这偏房收拾一下,用木板将漏风口钉住!

    “俺来吧,俺以前是个木匠!”

    “俺也是木匠!”

    ……

    一会儿,那些虽然走路还有些颤颤巍巍却依旧吃饱了的人陆续聚集过来,苏白衣大致数了一下,有二三十人,其中光熟练木匠就有八个。

    将所有的门窗漏洞都钉住,清理出一个小房间空出来。

    然后苏白衣关上门,在里面疯狂的购买。

    系统中的很多不值钱的东西他以前从来没看过,可是现在看来,这都是能救命的东西。

    劣质棉袄,四十元一套,先来六百套!

    老年棉裤三十五一条,来六百条!

    老北京棉靴,二十块一双,来个六百双!

    足足购买了一房间过冬用的衣物,看了看才花费几十两银子而已。

    他没有立即将小房间的门打开,那样会引起难民的怀疑。

    一瞬间将屋子里面堆满了衣服,任谁也会怀疑的。

    “分开,男人在左边的大殿,女人和小孩在右边的大殿!”

    楚仑按照苏白衣的计划,将整个神庙中的男人和女人分开。

    又在两个大殿中各架起来两个大铁锅烧水,弄几个大木桶,让所有已经吃饱了的难民,人人必须进去用热水烫一番。

    用上好的肥皂清洗了身子,将身上头上的污垢和寄生虫全部清洗干净为止。

    清洗干净了以后,由学子们从库房中搬来一套套的衣服供他们重新换上。

    虽然仍旧是面黄肌瘦,但是精神状态和之前相比确实变了很多。

    唯一麻烦的是女子房间!

    刚开始的时候无论是学子们还是那些女子都有些畏畏缩缩放不开。

    在男人面前脱衣服洗澡,那可是要抱着很大勇气的。

    不过,想想这些天来过的什么日子,她们一个个便丢掉最后一点尊严,脱了个干干净净在开水了烫一圈,然后从学子手上接过棉袄和棉裤穿上。

    温暖和饱食让她们暂时忘了尴尬自尊。

    其实学子们也麻木了。

    虽然是女人,一个个饿的跟瘦杆没啥区别,有的胸前还能看到一些凸起,有的少女仅剩两颗可以区分前胸后背的葡萄,没有半点诱人的风姿。

    “破衣服都拿出去,烧了!”

    “大殿中所有的干草,铺盖卷,无论是谁的,都拿出去,一块烧了!”楚仑站在门口大喊:“不要舍不得,等会我们家先生给你们发新的!”

    一听说有新的,难民们虽然还半信半疑,可是看看身上的新衣服,想想刚刚吃过的粥,他们便按照楚仑的话,将东西一股脑的堆在了殿门外。

    学子们手持火把,将脏污污的东西烧了个干干净!

    “集合起来,先生有话要说!”

    楚仑带着学子们,在大冬天里累的满头大汗,才将将近六百人的难民队伍给集合在了大殿门口的空地上。

    苏白衣站在店门口的台阶上,比众人都高了一大截。

    “大善人啊!”

    “好人!”

    “遇见好人了!”

    “以后有吃的了!”

    “不用饿死了!”

    “归德府好人多呢!”

    ……

    听着面前这些面黄肌瘦难民小声的嘀咕,苏白衣压压手示意大家平静,然后开口道:“各位西北来的朋友,这世道不太平,你们一路辗转辛苦来到咱们归德府,能活着的都是运气好的人,但今天,你们的运气更好。”

    他说道这里,下面的难民有的已经在呜呜哭泣了。

    从陕北到归德府,一路上缺衣少食遇到多少困难?死了几个家人?只有他们自己清楚。本来已经被饥饿麻木了的神经,此刻再度清醒过来。

    有的失去了父母,有的失去了儿女。

    难民门顿时泣不成声。

    学子们看到这个场面,也都鼻子一酸。

    苏白衣的心里也不好受,摆摆手道:“都别哭了,听我说。过去的已经过去了。今天我救助大家的同时,还给你们说个消息,当然了,算不得好消息。”

    “我是归德府榆院的先生苏白衣,我们榆院现在正在建设之中,缺少不少工人。你们有愿意的,卖身给我们榆院,我管一日三餐,不敢说饭菜有多好,至少不让你们挨饿。而且,每个月都有工钱,做的好的有手艺的,一个月最多能拿到二两银子的月钱。做的不好偷懒耍滑头的,我们会直接转手卖掉。

    当然了,卖身的事情,讲究你情我愿,我不强迫任何人。即便你们不卖身,身上的衣服我也送给各位。

    现在开始,愿意卖身给我们榆院的,站在东边,不愿意的站在西边。

    不过我事先说清楚哈,卖身钱是没有的。”

    苏白衣开出的卖身条件很是苛刻,但是他相信肯定会有人同意,而且同意的人还不在少数。毕竟和饿死冻死相比,失去人身自由算什么?

    只要能有口吃的,能活下去,才有将来不是。

    更何况,在这种乱世之中能有一份月钱,算是好上好了。

    其实苏白衣也不想这样。

    他何尝不想将这些人的生活安排的好好的,像后世那般让这些人正常上下班,拥有辞职的自由。

    可时代决定,他只能这么干!

    哪怕以后要对他们好,现在也的先说出最为苛刻的条件。这叫先小人后君子。

    之后若是提高了他们的待遇,他们会感恩戴德。

    若是现在许诺一个美好的将来,等真正实现承诺的时候他们会认为这本来就应该得到的。

    这对培养人的忠诚很有帮助。

    果然不出所料,几乎所有的人都站在了东边,只有一个身材高挑的妇人怀里抱着一个孩子,站在西边一动不动!

    “你不愿意么?”苏白衣奇怪的看着这个女人。

    一个女人带着孩子,在这种世道下简直就活不下去,我开出了这么好的条件你不愿意,是傻子么?

    “我愿意,我愿意!”女子慌忙改口,又看了看自己的孩子道:“先生稍等我一时片刻,我将孩儿送了人,再来卖身!”说着,又看了怀中的孩子两眼,眼泪扑簌扑簌的掉下来。

    一旦为奴,终身为奴,世代为奴!

    可这世上,被生活逼得去做家奴的人多了,又有几个想让自己的孩子世代为奴的母亲!

    苏白衣被她说的心里酸酸的,叹了一口气道:“算了,所有的孩子都可以不卖身,学院提供住处,你们自己努力挣钱养活。而且,还可以在学院免费蒙学!”

    “啊!”

    一听到这里,那妇人噗通一下便跪了下来,一句话不说直直的朝苏白衣磕头。

    东边也有很多带着孩子的大人,同样跪了下来,朝苏白衣磕头。

    “都起来吧,先到大殿中歇息,稍后我便安排你们做事了!”

    苏白衣回到储物间坐了下来,摸索出一支香烟点上,眼睛看着窗外发愣。愣了好一会儿才对侯方域道:“你拿着我的名帖去趟秦有德府上,让他行个方便。”

    “是,先生!”侯方域转身离开。

    老子现在可是皇帝都上赶着要见的人,不信你归德府知府秦有德不给这给面子!

    不一会儿,楚仑带着黄恒从外面跑进来,道:“先生,都统计好了,统共有男子三百八十人,女子一百六十人,孩子四十四人。共计五百八十四人。”

    “好!”

    苏白衣看了楚仑一眼,道:“将那八个老木匠给我留好了,我有大用。其余的人,除了孩子之外,从明天开始便去榆院,在玻璃烧制炉旁边建造五十间宿舍,一个大食堂,一男一女两个厕所,怎么造,建造什么样的你自己定,但是每个单间必须隔开。告诉这些人,五日内必须完工,若是做不完的话,让他们都走,别留在榆院浪费粮食了。”

    “是!”楚仑手下有二十多个人,这段时间一直闲着没事干,现在有事情做了,他倒是一身的精神劲。

    “砖木材料我会让包子去购买,管理人手不够你找包子要,他那里还有二十多人闲着呢!”

    “是,先生!”

    又深深的看了一眼黄恒:“留下十个人给黄恒,我有重要的事情安排他去做。”

    黄恒赶紧躬身,心里紧张的不得了。

    苏白衣却从怀里摸索出五百两银票递给他,道:“带着十个人,在归德府附近、虞城、夏邑、睢州大量收购棉花,有多少要多少,十五日之内给我运到榆院来。”

    机械生产、临时建筑十五日之内应该可以完成,也就是说,半个月的时间,榆院的纺织厂就可以投产了。

    那么年前,便能有一批布生产出来冲击归德府市场。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