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诸魔的纷争

    眼见那座小山在千钧一发之际偏了准头砸向花果山脚下,众猴一片欢腾,待得烟尘散去,却见悬崖之巅赫然耸立起一块巨石,通体黑溜溜的,但是又隐隐透出紫光。原来,狮驼王运神力撞毁了一座小山,石块横飞,天地震荡,这块巨石便不偏不倚地落在了花果山悬崖边上。一只猴子拿起石块砸向巨石,巨石上裂出一个豁口来,这才知道巨石里面竟然是一整块晶莹剔透的紫水晶,猴子们欢欣鼓舞,不免手之舞之足之蹈之起来,一个个快乐地叫道:“好宝贝,好宝贝。”

    但是通臂猿猴知道,危机并没有过去,牛魔王的大军经过短暂的溃散之后重新聚集起来,将一座猴山围得像铁桶一般。面对乌泱泱的敌军,通臂猿猴一筹莫展,在大营中走来走去,时不时地停下脚步一番长吁短叹。祖宗数百年的基业,难道真的要毁在我的手里了吗?

    赤尻马猴说道:“大王何必心焦?今日一战,牛魔王损兵折将,而我们却毫发未损,悬崖上的藤蔓已去,谅他们也没有登天之能。只要鹏族不助他,我们便可高枕无忧。”

    通臂猿猴说道:“我担心的正是鹏族啊!”

    赤尻马猴笑道:“鹏族后院失火,自己已经焦头烂额了,又怎么可能对外用兵?”

    通臂猿猴说道:“即便没有鹏魔王帮忙,光是那头牛魔王,我们也是很难对付的呀!今天牛魔王自己就没动过手,他还没显示自己的真实手段呢。”

    赤尻马猴说道:“不如断其羽翼,内外夹击。”

    通臂猿猴眼前一亮,问道:“你有何计较?”

    “蛟龙、狮驼虽然率兵攻我,其实跟牛魔王貌合神离,前番他跟两个部落索要一百里土地,你以为他们就那么心甘情愿地白白献上?依我之见,蛟龙狮驼对牛魔王的仇恨,绝不在花果山之下。我决定趁夜面见二人,劝其倒戈。”

    通臂猿猴沉默半晌,说道:“虽然未必可以毕其功于一役,但也足以削弱牛魔王的势力。”

    这天深夜,月明星稀,赤尻马猴从崖顶甩下一根藤蔓,攀援而下,蹑手蹑脚地摸向敌人营帐。此刻,牛魔王的大营里是一片热火朝天的场面,一众小妖在长官的指挥下搭建云梯以备第二天攻城之用。只听左都尉破奴高声吩咐着:“快点快点,别磨蹭,明天攻下花果山,随便你们怎么耍去。”

    赤尻马猴在牛妖们头顶的树杈间腾挪起伏观察局势,终于看到一处营帐灯火通明,时不时传来牛魔王那粗豪的声音:“说,你们鹏族到底出不出兵、帮不帮我?”

    一个嗫嚅的声音答道:“我家大王也是力不从心,自从三个月前,王弟金雕谋反作乱,我们鹏族兵连祸结根本无暇他顾,我家大王还要仰仗牛魔王您旗开得胜之后助他一臂之力呢。”

    牛魔王粗重地喘息一声,说道:“巧舌如簧!回去告诉你家鹏魔王,他最好赶紧收拾了自家的烂摊子,否则我去帮他收拾。滚吧!”

    营帐里,慌不迭走出一个人来,他身材矮小形容猥琐,只见他朝地上一蹲,双臂伸展变化出一对翅膀来,然后扑棱一声便向西北方向飞去了。赤尻马猴暗暗心惊,此事如果不早点了结,等到鹏族加入战局,猿族就真的再无生还之理了。他手搭凉棚,眯起眼睛四处寻找,终于找到了蛟龙的大帐,他几个起落来到大帐跟前,侧耳细听帐内动静,只听狮驼的声音说道:“我为什么给他一百里土地?你以为我愿意吗?我的左贤王屈犁、右贤王薪射都说,如果不献出土地,牛魔王必然会派兵攻打我们。而我们献出土地后,他就会再向别人索取土地,别人不给,他必定发兵攻打。这样我们就可以避免受攻,等待形势好转。”

    蛟龙叹道:“唉!他跟我要土地的时候,我本来也不打算给的,但是那天正好我舅舅来了,我向他咨询意见……”

    狮驼打断他问道:“你舅舅?你还有个舅舅?”

    “这有什么稀奇的?他是我母亲的哥哥,岂不是我舅舅?”

    “那……那……他也是一只白雉?”

    蛟龙得意地笑道:“他倒不是白雉,却比白雉威风得多,住在上天的光明宫,是一只六七尺高的大公鸡。”

    蛟龙故意卖起关子不再说下去,狮驼问道:“你舅舅是二十八星宿的昴日星官?”

    “正是。”

    “如此显赫的家世,你还斗不过一个牛魔王?”

    “只因为他是神仙我是妖魔,他是从不敢公开承认我这个外甥的。”

    狮驼说道:“你舅舅是怎么跟你讲的?”

    “他跟你左右贤王不谋而合,说牛魔王索要地盘,诸部落一定会对他存有恐惧之心,我们给了他土地,他就会放松警惕,放松警惕就会轻敌,而我们这几家会由于害怕而联合起来,一旦产生冲突,我们的联军就能战胜牛魔王。”

    狮驼说道:“还是猿族有种,想要土地?没门,就是不给!通臂老猿说了,土地是先祖留传下来的,不可能随意赠与。”

    蛟龙说道:“可惜啊,刚烈如此,明天也只能是灭族了。”

    听到这里,赤尻马猴在帐外笑道:“夜色深沉,两个胆小鼠辈躲在营帐里唉声叹气,可笑可笑啊。”

    二怪惊道:“是谁?”

    早有几只蜥蜴、鳄鱼、长蛇围了过来,堵住了赤尻马猴。蛟龙和狮驼走出营帐,赤尻马猴说道:“蛟龙王,你就是这样待客的吗?”

    蛟龙说道:“退下。”

    赤尻马猴做揖道:“两位大王,赤尻马猴这厢有礼了。”

    狮驼问道:“你夜闯我们大营,准备作何勾当?”

    赤尻马猴大咧咧说道:“既然是要做勾当,我们还是进营帐说话吧!”随后,也不待蛟龙相邀,他就率先走进了营帐,蛟龙和狮驼互相递个眼色,跟着走了进去。蛟龙吩咐道:“加派人手,大帐百米之内,任何人不得靠近!”部下立即散开去,在百米开外逡巡。

    蛟龙和狮驼刚走进营帐,赤尻马猴就劈头问道:“蛟龙、狮驼两大部落覆亡在即,二位大王知道吗?”

    蛟龙呵呵笑道:“老兄,你在说胡话吧?大兵围困的不是我们,而是猿族,明天将是你们留在世间的最后一天了。”

    狮驼也跟着笑说:“赤尻马猴,真会说笑话。”

    赤尻马猴笑道:“二位大王可知道唇亡齿寒的道理?牛魔王率领你们攻击猿族,猿族灭亡之后,牛魔王又该消灭谁呢?”一句话说中了二人的心事,各自沉吟不语。赤尻马猴接着说道:“我有一计,不知道二位是否可以托付?”

    狮驼说道:“但说无妨。”

    赤尻马猴嘿嘿一笑,说道:“明天牛魔王发起总攻之时,两位大王倒戈相向,打他个措手不及。”

    二王又是沉吟不语,赤尻马猴说道:“不敢吗?就当我没讲,我们一起给牛魔王当奴隶就是了,我们猿族呢可以给他耍耍猴戏,狮驼部落可以驯化成畜生演马戏,蛟龙部落倒是没多大用处,可以煎煮烹烧统统做了老牛的下酒菜。”

    二人本来就对牛魔王心怀不满,哪架得住赤尻马猴这番挑拨?狮驼一拍桌子,说道:“反了他娘的,就这么定了。”蛟龙也是豪情满怀,说道:“生死成败,在此一举。”

    第二天,天刚蒙蒙亮,牛魔王便发起了进攻。一只牛妖吹起了冲锋的号角,嘶哑的声音在山谷间回荡不休,牛怪们率先冲了上去,他们来到悬崖跟前,将云梯靠在悬崖上向上攀登,不过虽然有云梯相助,但是悬崖毕竟是猿族的天下,虽然没有藤蔓,但是一只只猿猴利用悬崖上的一道道石缝,在悬崖的立面上跳来跳去如履平地,他们随手一挥就把一个牛怪推下悬崖,惨叫声不绝于耳。

    牛魔王见状,一拍避水金睛兽,冲上前去,立在悬崖之下,仰望山顶,眼看牛子牛孙像下饺子一样落了下来,他一双牛眼气得通红,一按坐骑的脊背,纵身跳了下来,他抖擞精神,说道:“变!”只见他现出原身,却是一只大白牛,头颅大如山峰,眨眨眼睛,仿佛霹雳闪电,两只角耸立起来,仿佛两座铁塔,张开大嘴,两排牙齿就像几十把钢刀泛着淡蓝色的寒意。连头至尾,有一千多丈长,从蹄子到脊背,有八百丈高。

    猿族们本来是居高临下迎战敌人,如今形势逆转,牛魔王变得比山还高,他们仰起头来只能看到牛魔王的下巴,牛魔王鼻孔里喷口气,也似狂风袭来。猴子们束手无策,只能坐以待毙,赤尻马猴在紧张地等待着,等待着狮驼、蛟龙倒戈相击的那一刻……

    牛魔王狂笑着低下头,对着悬崖之巅的猴子们吹了一口气,顿时飞沙走石劲风扑面,有那定力尚浅的猴子被吹得东倒西歪站立不稳。牛魔王用轰隆隆的声音说道:“通臂老猿,你服还是不服。”也不等通臂猿猴回答,他又是一口大气吹来,这一次就连赤尻马猴都抵敌不住摔倒在地。

    牛魔王低头,将牛角杵向赤尻马猴,可就在这时候,一个黄色的身影突然窜了出来,一下跳到牛魔王的背上,通臂猿猴看得分明,叫道:“小猕猴,小心啊!”

    那正是一只小猕猴,浑身毛色金黄身手矫捷,他在牛魔王身上腾挪起伏,一会儿的功夫跑到了牛魔王的头顶上,然后横跨在他的鼻梁上,腰间抽出一柄利刃,向着牛魔王的右眼扎了过去,牛魔王大惊失色,使劲一甩头,将小猕猴甩落。

    众猿族一声惊呼:“啊,不好!”

    小猕猴身手了得,伸出手抓住了牛魔王的耳朵,一摆一荡又回到了牛魔王的脸膛上,再次挥舞利刃,牛魔王又猛转头,这次小猕猴有了准备,他迅速改变目标,将利刃在牛魔王脸上一扎,牢牢地固定住了。牛魔王皮糙肉厚,倒也不痛,但是猿族众猴见状,立即仿效,纷纷扑了上来,一个个攀到了牛魔王的背上。牛魔王大叫一声不好,立即缩小身形,人立起来,还是站在悬崖下面,一众猿猴纷纷从牛魔王的背上跳下来,唯独小猕猴一直握着利刃不放。此刻,他被牛魔王带到了悬崖下面,匕首也已经从牛魔王的脸上脱落,他拾起匕首发了疯一样冲了上去,牛魔王根本没把他放在心上,一脚踢出去,将小猕猴踢倒在地,说道:“找死!”他抡起混铁棍就要砸落,两腿却突然感到一阵剧烈的疼痛,仿佛被什么东西咬住了,似乎要扯掉他的肉来。牛魔王低头一看,原来蛟龙王背叛了自己,指挥鳄鱼、蜥蜴之属来啃噬自己。此时,左都尉破奴、右都尉稽粥也发现情况有变,立即率众围上前来,砍杀鳄鱼、蜥蜴,没想到狮驼部落的左贤王屈犁、右贤王薪射,一个变作斑斓猛虎,一个变作黄毛狮子,张牙舞爪地扑向了牛族,狮驼王本人则和蛟龙王一起倨傲地站在牛魔王跟前。

    牛魔王恶狠狠说道:“狗东西,早就知道你们必有异心,本想灭了猿族之后再收拾你们,却没想到先遭了你们的暗算。”

    狮驼王说道:“牛魔王,你一直蚕食各部落的领土,我们已经忍你很久了,今天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哈哈哈,来呀,亮兵器吧!”牛魔王大喝一声,掣出混铁棍来准备厮杀,但其实他自己心里清楚,方才现出本相已经元气大伤,此时战斗必输无疑,但若不应战,蛟龙狮驼势必趁虚而入,为今之计唯有强硬面对,希望能吓得二人知难而退。

    万万没想到的是,天空中传来一阵阵嘶哑的鸟鸣,牛魔王大喜,朗声叫道:“鹏魔王,你们总算来了。”

    来的正是鹏魔王。

    话说,天地初开第一只凤凰,生下二子,一个是孔雀,一个是金翅大鹏雕。后来如来在雪山上修成金身,却被孔雀贪婪一口吞了。如来想从后门逃出,怕后门太脏;从嘴里出去又怕被吃回来。所以他从孔雀的后背打了个洞钻了出来,然后降服了孔雀想杀它。但是接引佛劝住了他,说:“你破体而出,不正像从母亲腹中出生吗?杀了它就是弑母。”于是如来封孔雀为佛母,又称孔雀大明王。既然他称孔雀为“母”,那么孔雀的兄弟金翅大鹏就成了他的舅舅。

    这金翅大鹏雕,也称大鹏金翅鸟,本领通天,翅膀一扇就能飞出九万里,爪子一伸出来所有飞禽都会吓破胆。有一年,金翅大鹏雕游历天下,飞临东胜神洲,落下脚来安营扎寨,与牛族为邻,后来娶了牛族一女子为妻,剩下一儿子取名曰大鹏,并将其立为太子。过得几年,鹏族讨伐禺狨族,俘获一女子狨姬。禺狨是金丝猴的一种,最是小巧可爱妩媚动人,金翅大鹏雕俘获了狨姬,而狨姬俘获了他的心,第二年便生下一个儿子,取名为如意金雕。

    由于宠爱狨姬,所以金翅大鹏雕特别喜欢二儿子,渐渐便有了废嫡立庶之意,他对狨姬说:“我想废掉太子,让给如意金雕。”

    没想到,狨姬却哭着说道:“为什么要因为我就废嫡立庶呢?如果你一定这样做,我就死给你看。”金翅大鹏雕没想到狨姬如此深明大义,对她更是宠爱。

    两年后的一天,狨姬对大鹏说:“你的父亲一直特别喜欢你,你应该去捕猎一些山珍野味给他。”

    大鹏二话不说,扑棱着翅膀就飞走了,他飞遍了四大部洲三川五岳,最后在北俱芦洲捕得一只白鹿,他飞回家后,亲自把白鹿宰了,炖了一锅香喷喷的鹿肉献给父亲。当时父亲碰巧不在家,他便把肉留给了狨姬。

    等大鹏走后,狨姬偷偷在鹿肉里放了毒药。过了两天,金翅大鹏雕回宫,厨师把鹿肉献给他,他正要享用,狨姬却从旁阻止说:“这肉放了这么多天了,不知道还能不能吃。”说罢,她丢出一块鹿肉给狗吃,狗立即死了;她又给厨师吃,厨师吓得直摆手,但是在武士的胁迫下,厨师还是吃下了一块肉,一会儿的功夫便口吐白沫浑身抽搐而死。狨姬哭道:“大鹏怎么这么残忍呢!连自己的父亲都想杀死,其实这都是因为我和如意金雕的缘故啊!我们母子宁愿躲到海外蛮荒之地,不要白白让我母子俩被大鹏残害。”

    金翅大鹏雕听闻此事,气不打一处来,喝令武士前往捉拿儿子大鹏,大鹏早就得到消息逃之夭夭。他来到母亲的部落牛族寻求庇护,牛魔王收留了他,并派兵讨伐鹏族,为大鹏主持公道。

    纸是包不住火的,狨姬的阴谋很快泄漏了,自己竟然遭到枕边人的心机暗算,金翅大鹏雕一气之下离开了东胜神洲,留下了一个烂摊子,鹏族兵连祸结,大鹏和金雕攻伐数月之久,而且分别找到了外公部落的帮忙,大鹏有牛族撑腰,金雕有禺狨支持,几个月来互有胜算,直到前不久禺狨彻底被牛族打垮,金雕的气焰这才被压了下去,不过这厮颇有几分本事,虽外无强援,却也苦苦撑持,耗得大鹏心浮气躁肝火大胜。

    所谓天作孽犹可恕,人作孽不可饶,这金雕平时对待部下刻薄寡恩,说打就打说骂就骂,不满的情绪越积越多,最后终于爆发了。就在牛魔王大战猿族的时候,大鹏和金雕也展开了激战,金雕部下临阵反戈,打了他一个措手不及,翅膀断裂从空中直坠而落,大鹏冲向前去,一嘴啄瞎了他的眼睛,然后收束翅膀,站在金雕面前,说道:“小子,你也有今天。”

    如意金雕说道:“哥哥,求你放过我的母亲。”

    “哈哈,放过那只骚猴子吗?”大鹏笑道,“你是我弟弟,她是我什么人?放过她?别痴心妄想了!”

    早有武士将狨姬抓来,大鹏取出一块鹿肉,递到狨姬面前,说道:“这鹿肉之毒就是你用来陷害我的毒药,吃了吧。”

    狨姬满眼含泪,说道:“金雕我儿,都是为娘的不好,害苦了你,你不要怪娘。”说罢,抓起一块鹿肉便咀嚼起来,俄而口吐白沫而死。

    金雕的眼睛里流着鲜血,他已经什么都看不见了,无望地叫道:“娘,娘,你在哪里,你在哪里?”

    大鹏摆摆手,说道:“拖下去,关起来,好生伺候着。”

    部落纷争处理完毕,他立即带领众人前往支援牛魔王,等他赶到时恰恰正是牛魔王体力不支的时候。牛魔王本以为功亏一篑彻底败了,却没想到绝望之时来了援军,精神立即大振,喝道:“兔崽子,放马过来吧!”

    唬得狮驼王、蛟龙面面相觑不敢向前。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4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