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伏击霜鸣湖

    大军浩浩荡荡地奔回牛魔山,此时太阳已经升起,曝晒着大地,牛怪们疾步匆匆口渴难耐,他们本以为可以一鼓作气拿下金丝山躲到山洞树荫里逍遥快活,哪里想到却要疲于奔命继续赶路?到了中午时分,牛怪们个个大汗淋漓饥肠辘辘,不过他们强打精神继续赶路,因为他们都知道前方不远处就有一个小小的湖泊,唤作霜鸣湖,他们来时也曾在那儿饮过水,只要再坚持一会儿,就能喝到水了。

    可是当前锋部队到达的时候,牛怪们傻眼了,霜鸣湖凭空消失了,只留下泥泞的淤泥,淤泥里还有几尾小鱼奄奄一息。牛魔王拍打避水金睛兽来到霜鸣湖前,环顾四周,心中暗叫一声不好,这霜鸣湖是在一片小树林中间,周围地势高,中间地势低,就像一个天地间放下一个碗,如今牛魔王的大军挤挤挨挨地停在碗底无所适从唉声叹气。牛魔王觉得不对劲,立即呼喝道:“立即撤退!”

    牛魔王毕竟治军有方,虽然困苦难耐,战士们依然抖擞起精神继续开拔,可是已经来不及了,蛟龙突然从树林里跳将出来,张开大嘴,一股洪水兜头泼了下来,成百上千个牛怪被冲得晕头转向倒跌下去,被洪水卷到了水塘里,有的直接毙命了,大部分浮在水面上挣扎。就在此时,周围的树林里喊声震天,一群猿猴弯弓搭箭冲了出来,带头的却是猿族的赤尻马猴。

    在攻打金丝山之前,赤尻马猴便前往联络蛟龙、狮驼,向他们分析天下大势,只有联合起来才有希望对抗牛魔王,否则几大部落势必被牛魔王一一吞并。三家一拍即合,定下计策,先由猿族攻占金丝山,等牛魔王引兵来救时,狮驼就袭取牛魔山断其后路;老巢遇袭,牛魔王必定回军救援,这时候就由赤尻马猴半路伏击,杀他个措手不及。蛟龙主动请缨,他算准时间,牛魔王大军一定会到霜鸣湖来补给水源,他提前使神通吸走了所有的水,牛魔王大军果然陷入绝望之中,此时再突下狠手,牛族真正是措手不及万念俱灰。落入水里的牛怪们毫无生还之望,左都尉破奴指挥兵众原路退回,但是回路也被猿族士兵挡住了,为首一直猿猴威风凛凛地站在面前,说道:“你是破奴都尉吧。”

    破奴喝道:“你是谁?”

    那猿猴说道:“承让承让,在下猿族左将军浑庚。”

    “哼哼,今天就让尔等尝尝我牛族的厉害!兄弟们,冲出去!”

    随着破奴一声吼,牛族战士们挺起长矛短剑冲了过去,浑庚嘿嘿一笑,说道:“放箭!”数千只羽箭破空而至,破奴急忙喊道:“盾牌!”牛族战士立即竖起盾牌躲在下面,饶是如此,依然有不少人中箭而亡。破奴大喊:“到树林里暂避!”

    牛族战士呼啦啦闯进密林深处,可是这里也不安全,到处都是长蛇、鳄鱼、蜥蜴,树上树下都有,一不小心就会被咬一口、撕一下,破奴只好喊道:“快撤,快撤!”

    一时间闹哄哄一片,牛族部众毫无章法,牛魔王大喝一声:“不要乱,随我杀出一条血路!”只见他挥舞混铁棍,冲向拦在路中间的浑庚。那浑庚是猿族的一员猛将,因为屡立战功被提拔为左将军,他的妻儿也死于牛族之手,所以对牛魔王恨之入骨,一直盼望着可以手刃此獠,此刻狭路相逢,他打起精神要跟牛魔王决一死战。牛魔王的混铁棍横扫过来,浑庚轻轻一纵,脚尖在混铁棍上一点,跳高几分在空中翻了个筋斗,然后头朝下向牛魔王俯冲而来,利爪伸向了牛魔王的天灵盖,牛魔王将混铁棍舞得密不透风,浑庚大惊失色,他身在空中无法转身,而他的双手一旦进入混铁棍舞成的圈子里,毕将被打成肉酱。浑庚万念俱灰,看来妻儿之仇今生难报了!就在这时候,赤尻马猴跳了起来,扑向牛魔王,半空中对准牛魔王腰部踢出一脚,牛魔王不敢大意,立即侧身躲了过去,赤尻马猴失手了,但是浑庚得救了!

    牛魔王立即回身,混铁棍直击向赤尻马猴的天灵盖,马猴头一偏,堪堪躲了过去,一只利爪抓向牛魔王的面颊,牛魔王略一偏头躲了过去,却没想到马猴的手指伸开,锋利的指尖就像弹簧一样弹了出来,直戳向他的眼睛。牛魔王躲无可躲避无可避,情急之中双膝跪下这才保住了一只眼睛,赤尻马猴嘿嘿一声冷笑,紧接着踢出一脚,揣在牛魔王的肩膀上,牛魔王借势一滚卸去了大部分力道,可如此一来已是狼狈不堪,这时候他才惊觉以前实在是小看了这赤尻马猴,牛魔王一直以为他手无寸铁不是什么厉害角色,却没想到他最厉害的武器就是他的利爪,不但是明枪,也可做暗箭。

    牛魔王收摄心神,说道:“好厉害的爪子。”

    “好说好说,再来!”赤尻马猴蹂身而上,此时牛魔王再也不敢大意,将一根混铁棍直直地戳向马猴的腹部,马猴闪身避开,牛魔王未等招数变老,中途变招,那混铁棍竟就绕到了马猴的背后,戳向马猴的屁股,将马猴围在腰间的布条扯了下来。

    众牛怪顿时哄堂大笑。

    “哈哈哈,快看,他的屁股蛋子好红啊!”

    “嘿,老猴,你偷了大姑娘的胭脂了吗?”

    “我看啊,是不是被哪个母猴亲的?”

    ……

    这赤尻马猴之所以得此诨名,正是因为屁股是红的,不但红,而且没有一根毛,此刻遮羞布被扯了下来,赤尻马猴几乎变成了赤面马猴了,他再也无心恋战,向牛魔王上中下三路急攻了数十招,慌得牛魔王连连后退将混铁棍舞得密不透风。牛魔王一退,赤尻马猴立即退出战局,就当众牛怪以为他偃旗息鼓之际,他突然向左侧探身而出,一只利爪攻向一只牛怪的咽喉,那牛怪身子连忙后仰躲过了这一击,但却暴露了下盘,赤尻马猴的利爪顺势下捞,一把将他的披挂扯了下来,围在自己腰间。这番攻击兔起鹘落,看得众人都呆了。

    牛魔王也不禁喝起彩来:“好个赤尻马猴,老牛佩服!来,咱们再打过!”

    赤尻马猴微微一笑,踏前一步准备迎战。

    浑庚说道:“让我来会会这头牛!”

    赤尻马猴说道:“你不是他对手。”

    浑庚只好讪讪地退下了,一直在旁观战的蛟龙一步跳了过来,说道:“要不让我来?”

    牛魔王心知不妙,若是自己逃命,当然易如反掌,可是牛族也势必就此灭亡,他独活于世又能有何作为?他摆开架势准备奋力一搏,牛族存亡在此一战了!就在这时候,远处呼喝声起,赤尻马猴和蛟龙身后又走出一个人来,却是通臂猿猴,他的左臂包扎着,气定神闲渊渟岳峙般矗立在面前,在通臂猿猴后面,是一众猿族和禺狨部落的士兵。

    牛魔王苦笑一声,放下了兵器,仰天长叹:“天亡我,天亡我啊!”

    蛟龙笑道:“你作威作福的时候肯定不会想到也有今天吧?”

    牛魔王说道:“可恨死于竖子之手。”

    蛟龙说道:“此时此刻,你的牛魔山应该已经被狮驼攻下了,牛魔王,你的死期到了。”

    牛魔王说道:“只求你们杀我一人即可,放过牛族弟兄的性命。”

    蛟龙说道:“放过他们?哈哈哈,斩草不除根,遗祸无穷。”

    牛魔王气愤地问道:“你们真的要赶尽杀绝吗?”

    蛟龙说道:“赶尽杀绝又如何?从今以后,这世上就没有牛族的名号了!”

    牛魔王盯着通臂猿猴问道:“通臂老猿,你真的要赶尽杀绝吗?想当年我吞并禺狨部落,可也只是将他们赶出了金丝山。”

    蛟龙说道:“你难道没有追杀禺狨王的子嗣吗?”

    “哼哼,王族子嗣当然要全力灭之,但是普通猢狲何必罹难?”牛魔王恳求道,“通臂老猿,我只求你保全牛族性命,一切罪责由我老牛一人承担。”

    通臂老猿缓缓地摇摇头,嘴里轻轻吐出一个字:“不!”

    牛魔王万念俱灰,蛟龙洋洋得意,却听通臂猿猴继续说道:“不,我不要你性命,我只求你答应我一件事情。”

    蛟龙说道:“通臂老猿,你这是什么意思?难道你要放虎归山吗?”

    浑庚也大惑不解地看着通臂猿猴,只听他缓缓说道:“蛟龙兄,得饶人处且饶人,”通臂猿猴说道,“从天地初开,我们牛、蛟、猿、猴、鹏、狮驼各部落就居住于此,连年来虽有征战,却也多有秦晋之好。所谓冤家宜解不宜结,我们何不化干戈为玉帛,相逢一笑泯恩仇呢?我只希望我们东胜神洲从此之后成为人间乐土,各部落再也没有征战,牛、蛟、猿、猴、鹏、狮驼共享人世繁华。”

    蛟龙说道:“通臂老猿,你未免太过一厢情愿,你想要和平,这牛魔王会给你和平吗?”

    牛魔王说道:“在下谨遵猿兄教诲,再不穷兵黩武,今后带领牛族过太平日子。”

    蛟龙说道:“你死到临头当然要花言巧语,你能迷惑通臂老猿却迷惑不了我,牛魔王,受死吧!”说罢,蛟龙腾空而起,向牛魔王扑了过去,牛魔王正要反击,却见通臂老猿伸出长长的右臂,竟后发先至,拽住了蛟龙的左脚,蛟龙不得向前,几乎打个跌摔到地上。蛟龙怒道:“通臂老猿,你这就翻脸了吗?”

    通臂老猿连忙拱手道:“蛟龙兄,岂敢岂敢,牛魔兄已经知错了,你又何必得理不饶人呢,凡事以和为贵,这才是天地造化。”

    蛟龙看了看通臂老猿、赤尻马猴和牛魔王,哼了一声:“我看你们是狼狈为奸!告辞!”说罢,气吼吼地离开了霜鸣湖。

    牛魔王不敢相信眼前发生的事,问道:“你真的放我走?”

    通臂猿猴笑道:“牛兄,我骗你作甚?只求你信守承诺不要再肆意兴兵了,给东胜神洲的生灵们一条生路吧。”

    牛魔王说道:“哼哼,和平?只怕不是你我想要就能要的。通臂老猿,记住,我老牛欠你们猿族一个人情!”

    赤尻马猴问道:“牛兄何以未报?”

    牛魔王虽处险境却依然英雄气概,朗声说道:“裂土分城却也休想!今后牛猿治兵,遇于战地,牛族愿辟君三舍。”

    赤尻马猴笑道:“甚好,牛兄莫忘。”

    通臂猿猴和赤尻马猴勒令猿族让开一条通道,让牛魔王带着牛族战士们离开了。浑庚气呼呼地拱手喊道:“大王,末将不懂!”

    “不懂什么?你想杀了牛魔王?”

    “哪个猿族士兵不想杀了他?他跟猿族的血海深仇,难道就不报了吗?”

    “浑庚啊,放下仇恨,才能海阔天空啊。”

    浑庚满腔怒火,但知道再说也是无用,索性闭口不言了。

    通臂猿猴说道:“牛魔王本领通天,他之所以没有舍命相搏,无非想留下牛族一点血脉,如果赶尽杀绝,牛魔王势必疯性大发,我们即便侥幸得胜,也必会死伤惨重。此其一。”

    “其二呢?”赤尻马猴问道。

    “我且问你,以猿族目前的势力可以对抗蛟龙一族吗?”

    “不能。”

    “能对抗狮驼一族吗?”

    “不能。”

    “大鹏一族呢?”

    “也不能。”

    “浑庚,你觉得我们能打得赢谁?”通臂猿猴转向浑庚问道。

    浑庚气哼哼地说道:“谁都打不赢。”

    “正是,”通臂猿猴说道,“东胜神洲之上,我们猿族最是弱小,一直以来就备受欺凌。你以为只有牛族想灭了我们吗?蛟龙、狮驼、大鹏,他们又何尝不想?今天若是消灭了牛族,明天被灭的就是我们猿族,因为我们在这场战争中也是损兵折将元气大伤。”

    赤尻马猴拍了拍浑庚的肩膀,说道:“左将军,大王放过牛魔王,其实是为了保持东胜神洲上的势力均衡,这才是猿族的长久之计啊。”

    浑庚向通臂猿猴一拱手,不再多说一句话。

    通臂猿猴继续说道:“我们猿族弱小,只有他们四大部族互相争斗,我们才有生存下去的空间。”

    赤尻马猴叹口气,说道:“真不知道我们何时才能摆脱这仰人鼻息的处境。”

    通臂猿猴仰望苍穹,说道:“但愿天不欺我。”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4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