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王位之争

    牛魔王意图统一东胜神洲的妖魔世界,这些年来穷兵黩武侵伐不断,当他一举攻下金丝山的时候,金丝纠本想跟父王一起战死疆场,但是手下谋士臼渊力劝,让他保持实力以图他日东山再起光复金丝山复兴禺狨部落,金丝纠无奈只好跟着臼渊逃出了金丝山,但是举目茫茫,二人皆不知何去何从。他们最先想到的是猿族花果山,可是猿族势小,恐怕自身都难保。而鹏魔王则是牛魔王的马前卒,在狮驼、蛟龙两族之中,臼渊选择了蛟龙。

    这些年来,主仆二人在风后林昧谷湖边安安稳稳地生活着,牛魔王曾大肆寻找禺狨王的后人,但是一直没找到,他以为禺狨王的后人已经死了。自从通臂猿猴率领猿族拿下了金丝山,金丝纠的心中就冒起了渴望,他知道自己的机会终于来了,他可以回到金丝山重整父辈的伟业了!但是,半年多的时间过去了,金丝山那边一点动静都没有。臼渊曾经潜回金丝山查看动静,但见一切秩序井然,禺狨部落在猿族治下安居乐业毫无思念旧主之心。

    金丝纠听说此事后大为愤恨,说道:“我听说牛魔王围攻金丝山时,禺狨部落军心动摇,通臂猿猴曾当众断臂明誓,定会迎我回山册立为王,怎么如今竟食言而肥了?我们部族的战士难道真的会俯首听命吗?”

    臼渊说道:“时也,势也!当猿族跟牛族攻杀的时候,禺狨战士或因念旧情而跟猿族通力合作,但是一旦打退了牛族,禺狨战士又岂是猿族敌手?再说了,他们曾经投降过牛族,如今再降猿族,又有何不可呢?”

    金丝纠骂道:“哼,一群胆小怕事之徒!难道我就要一直困守在这昧谷湖边了吗?”

    臼渊说道:“或许,时机还会有变。”

    “什么变数?”

    臼渊仰头看着漫天的繁星,说道:“谁知道上天又会作何安排呢?”

    没想到,变数几个月后就到了,当蛟龙大步流星地闯进金丝纠的树屋时,主仆二人正席地而坐玩着木筹,但见金丝纠将一把木筹一丢,叹道:“我又输了。”

    臼渊说道:“胜负常事,何必执着。”

    蛟龙说道:“你们主仆二人还真有闲情雅致。”

    “大王喜形于色,不知有什么高兴事?”臼渊问道。

    “是金丝纠有喜事啦,”蛟龙的嗓门很大,“通臂猿猴那老贼终于肯兑现诺言了,他遍寻禺狨王的后人,要迎立为王。”

    金丝纠嚯地站了起来,喜道:“什么时候的事?”

    “刚接到通臂猿猴的告令。”

    金丝纠看了看浑身上下的装束,说道:“臼渊,快给我置办一身金甲,我要风风光光地回金丝山登基为王。”

    臼渊说道:“公子,事不宜迟,我们必须马上出发。”

    蛟龙说道:“臼渊先生说的极是。我早就打探到了,禺狨王的大儿子禺狨白流落在狮驼部落,现在应该也接到告令了。目前情况紧急,谁先入得金丝山,谁就是金丝山之主。”

    臼渊说道:“还请大王拨一批人马助我主仆二人回金丝山。”

    蛟龙拱手笑道:“公子登位,莫负蛟龙相待之谊。”

    金丝纠也是一拱手:“晚生没齿难忘。”

    蛟龙给金丝纠和臼渊每人一匹高头大马,又点校了二十名战士骑马随行在后,一众人立即上路马不停蹄地奔向金丝山。

    就在离金丝山还有两日行程的时候,只见远方烟尘大起,一队人马从狮驼部落的方向奔向了金丝山。臼渊凝神远望,只见最前面的骏马上骑着一员彪悍的大将,威风八面神气十足,正是禺狨王的大儿子禺狨白。眼看他就要捷足先登,臼渊从背后取过硬弓,然后张弓搭箭,对准了禺狨白。

    金丝纠忙道:“臼渊,你这是要做什么?”

    “金丝山小,容不下二主。”

    “难道你要让我犯下弑兄大罪吗?”

    臼渊轻蔑地笑了笑,说道:“如今的局势正是你死我亡,若要妇人之仁,将来必丧命他手。”臼渊说完,手指一松,一枚利箭嗖地一声飞了出去,金丝纠啊的一声大叫,脑海里瞬间浮现出小时候跟哥哥一起玩耍嬉闹的场景,只见那枚利箭正中禺狨白的后心,禺狨白一个倒栽葱从马上跌落下来。

    金丝纠满眼含泪,向天祝祷:“哥哥莫要怪我,愿你来生莫要生在帝王家。”

    臼渊收起弓箭,得意道:“一年多未习弓弩,看来武艺尚未荒废。”

    金丝纠没有答话,只是策马缓步而行。臼渊落个没趣,也不再言语,跟在金丝纠身边并辔而行。到了傍晚,蛟龙族战士们疲累不堪,要求歇息一宿再赶路,臼渊说道:“兄弟们辛苦了,但是日久生变,我们须得马上赶到金丝山,公子登上王位我们才能安心。”

    蛟龙战士叫苦连天,金丝纠也阴阳怪气地说道:“跟我争王位的哥哥已经被你射死了,又何必争这一时呢?还是让兄弟们歇息一宿吧。”

    蛟龙战士纷纷叫道:

    “就是就是,还是公子说的在理。”

    “公子仁义啊!”

    臼渊没法只好从众,在一片树林里安营扎寨。但是他整宿都心神不宁,担心煮熟的鸭子万一真的飞了怎么办?

    第二天早晨,众人睡醒了,用了早点,继续上路,走了近半日的路程,终于到了金丝山脚下。臼渊拍马而前,向山上叫道:“禺狨部落的人听好了,你们的王回来了!”

    城头上闪出一人,却是禺狨白的谋士杵禄,臼渊心头疑惑,叫道:“杵禄,快开山门,迎立金丝纠为王。”

    杵禄笑道:“禺狨部落已经立禺狨白为王,臼渊兄还是回去吧!”

    臼渊说道:“胡说八道,禺狨白昨天已经被我射死,怎么可能为王,该不会你跟猿族勾结……”

    臼渊的话没有说完就打住了话头,因为他看到禺狨白笑呵呵地走向了城头。

    “你……你没有死?”

    禺狨白笑道:“二弟,哥哥实在没有想到为了一个王位,你竟然对哥哥下此毒手。还好我穿了护甲,才没有命丧你手。”

    原来这禺狨白见机极快,当他背心中箭的时候,立即装作体力不支翻身马下,骗过了金丝纠和臼渊之后,他们连夜赶路,叫开山门,占了金丝山,并立即祭奠禺狨王,自己则顺天应命成了新科禺狨王。

    “哥哥,我……”金丝纠惭愧得无地自容。

    臼渊说道:“既然禺狨部落已经立你为王,就请大开山门,让我等为臣就是。”

    禺狨白说道:“岂敢让尔等立于卧榻之侧?”

    杵禄说道:“你们速速退去,不然我们放箭了。”

    眼见大势已去,臼渊恨恨长叹道:“竖子不足与谋,早听我言连夜赶路断不至此。”

    金丝纠说道:“哥哥,难道我们真的不能团聚了吗?”

    禺狨白说道:“今生今世,还是不见为好。”说完走下了城头。

    金丝纠无奈,只好掉转马头,落寞而去,身后一众蛟龙战士唉声叹气,他们本以为护送金丝纠为王可以得到很大一笔赏赐,却不成想竹篮打水一场空,什么都没落着,连口热汤都没喝上,一个个怒火中烧埋怨声四起。臼渊意识到危险正在逼近,说道:“感激蛟龙战士们一路护送,如今大势已去,我主仆二人不敢劳动各位大驾,还请各位自行散去,代我们向蛟龙王请罪。我主仆二人自此归隐山林,再也不问尘世间的事务了。”

    话音刚落,只听一个粗豪的声音突然吼道:“归隐山林?想得倒美。”只见一个硕大的身躯从小山坡后走了出来,却是狮驼王到了。

    臼渊说道:“我主仆二人之事,关狮驼何干?”

    狮驼王冷笑一声,指着金丝纠说道:“此子不除,终是祸患。”

    臼渊嘿嘿一声,说道:“难道赫赫有名的狮驼王自此之后竟然要做禺狨白的走狗吗?我听说是狮驼部落收留了禺狨白,应该是他感激你们才对,怎么如今你反而替他来谋杀亲弟弟了呢?”

    “嘿嘿,不除此獠,如何让禺狨白乖乖听我号令?”

    臼渊说道:“狮驼王啊狮驼王,你也太自作多情了!禺狨白难道是你立的吗?他是通臂猿猴所立,怎么可能听你号令?我要说通臂猿猴现在就在金丝山,你信不信?”

    狮驼说道:“不要苟延残喘拖延时间了,今天你们就别想活着离开了。蛟龙族的人听好了,不要跟狮驼部落为敌,乖乖给我滚蛋,这事本就跟你们没关系。”

    蛟龙战士本来就去意已决,如今更是事不关己,一听狮驼王的话,纷纷扭头而去。金丝纠满眼含泪,说道:“我此时才得见父王于地下,已是太晚。流亡经年,纠不悔不恨,所心痛者,是辜负了先生栽培之恩。”他向臼渊深深一拜,说道:“先生,我不愿再见有人为我流血,我们来生再见。”说罢,抽出一柄短刀,抹向了自己的脖子,鲜血横流,倒地不起。臼渊冲上前去,扶起金丝纠,泪流满面,说道:“公子,你这又是何苦。”

    金丝纠用残存的一点力气说道:“先……先生……大……大才,莫以……以我为念。”他手指向金丝山的方向,说道:“我哥哥……哥哥……需……需要……你。”

    金丝纠永远地闭上了眼睛,臼渊颤抖着双手将他抱在怀中痛哭流涕。狮驼没想到金丝纠竟会自刎毙命,叹息道:“也是一条好汉子!狮驼佩服!臼渊先生,得罪了!”狮驼一拱手,十几个部下围拢过来,臼渊说道:“你想干什么?”

    狮驼笑道:“你昨日意图射杀禺狨王,我今朝给禺狨王送一份大礼。”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4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