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观音菩萨爱上了金蝉子

    众菩萨、罗汉各自散去,如来佛祖带着观音菩萨脚踏祥云来到灵山脚下,找一处僻静的所在,但见烟霞散彩,日月摇光,奇花布锦,瑶草喷香。如来大手一挥,凭空中化出一座洞府、一方庭院,又摘来十数片竹叶,空中一撒,落到地上便变作三四十个童子,有光头小和尚,也有挽着发髻的小道童,他们在林间往来穿梭,嬉闹不断。

    观音菩萨问道:“佛祖,这是何意?”

    如来佛祖笑道:“日后便知,你也需得变化一番。”

    观音菩萨呵呵一笑,转转身子,也化作一个仙童,朝如来礼拜道:“师父。”

    如来佛祖却是呵呵一笑,说道:“非也非也。”他向观音一指,只见小仙童顿时变成一个樵夫,头上戴箬笠,乃是新笋初脱之箨,身上穿布衣,乃是木绵捻就之纱。腰间系环绦,乃是老蚕口吐之丝。足下踏草履,乃是枯莎搓就之爽。只是手中握着一个净瓶。

    观音菩萨说道:“佛祖,樵夫托净瓶,实在不伦不类啊。”

    如来佛祖说道:“净瓶是你宝贝,我岂敢轻易变化?你暂且把净瓶收起,觅一把斧头,每日到林子里砍柴去。”

    “砍柴?”观音菩萨疑惑道。

    “我教你一首《神仙歌》,边砍柴边唱去,若有人问起你路来,你把他指向这里就是了。”

    “是,敬听尊命。”

    观音菩萨学了《神仙歌》,就在洞府不远处又变化出一处住处来,三间茅草屋,一畦小菜地,屋侧两三丛翠竹,屋后一条小溪淙淙流淌。刚变化完毕,领口处便传来一声喝彩:“真是好雅致的地方,我喜欢。”

    观音的脸色不禁红了红,嗔道:“不要多言,小心被佛祖发现了。”

    “观音姐姐,如果被佛祖发现了会怎么样?”

    “你这臭虫子,不许叫我姐姐。”

    “不叫姐姐叫什么?又不能叫妹子。”

    “你越来越贫嘴了。”

    “我不愿意跟别人一样菩萨菩萨地叫你。”

    “好了,好了,你出来吧!”

    金蝉子从观音菩萨的领口爬了出来,每动一下,观音菩萨就感到一阵麻酥酥,仿佛被闪电击中了一般。金蝉子跳到地上,变作一个英俊的年轻男子,只见他丰姿英伟,相貌轩昂。齿白如银砌,唇红口四方。顶平额阔天仓满,目秀眉清地阁长。观音菩萨不禁看得痴了,金蝉子笑吟吟凑上前来,挽着观音的手,问道:“姐姐,佛祖教你《神仙歌》干什么?”

    观音菩萨捏了捏金蝉子的手,又放开了,说道:“佛祖没有说。”

    金蝉子却是不依不挠,又一把抓住了菩萨的手,放在手心里,问道:“你教我好不好?”

    菩萨看着金蝉子的明眸皓齿,心中小鹿直撞,竟不敢直视金蝉子的眼睛,低眉垂首地说道:“好,我教你。”

    观音菩萨启朱唇,露皓齿,一字一顿地念了出来:“观棋柯烂,伐木丁丁,云边谷口徐行,卖薪沽酒,狂笑自陶情。苍迳秋高,对月枕松根,一觉天明。认旧林,登崖过岭,持斧断枯藤。收来成一担,行歌市上,易米三升。更无些子争竞,时价平平,不会机谋巧算,没荣辱,恬淡延生。相逢处,非仙即道,静坐讲黄庭。”

    金蝉子抑扬顿挫地跟着唱了起来,时时若有所悟低头沉思,继而问道:“姐姐,黄庭是什么?”

    观音菩萨说道:“黄庭就是《黄庭经》,又叫做《老子黄庭经》,是天庭道派的养生修仙大法,书中把人体分为上中下三部,每部都有八景神镇守,上八景神依次是聪明神、发神、皮肤神、目神、项髓神、膂神、鼻神和舌神,中八景神依次是喉神、肺神、心神、肝神、胆神、左肾神、右肾神和脾神,下八景神依次是胃神、穷肠神、大小肠神、胴中神、胸膈神、两胁神、左阳和右阴神,合称二十四真神,人如果能调养真气,就能消除疾病,长生不老。”

    金蝉子喜道:“长生不老?”

    “不要高兴得太早,”观音说道,“对凡人来说,多活个一两百年的确算是长生不老了,可是对神仙来说,数百年光阴也只是弹指一挥间啊。所以,这《黄庭经》只对凡人修仙有用。”

    金蝉子纳闷道:“既然如此,佛祖让你学这个干什么?”

    观音菩萨轻轻叹息一声,说道:“我也不知,既然佛祖要我学,总有佛祖的深意。”

    金蝉子不再聒噪,跟着观音学习起来。如此,半个多月过去了,也不见个人影来,观音心中纳闷,不知道如来的葫芦里到底在卖什么药。如果她一人独守茅屋,空山寂寂,她可能早就按捺不住了,此时有金蝉子相伴左右,她反而乐得逍遥,每日灿若桃花,有时候心中也会生出几分怅惘,轻声吟诵道:“得成比目何辞死,只羡鸳鸯不羡仙。”

    这天,突然听到远处传来人语声,观音菩萨立即变作樵夫,拿起斧头要去森林里砍柴,金蝉子却说道:“姐姐,让我来。”

    观音菩萨看到他一脸热切的样子,笑道:“你可千万别把事情办砸了。”

    “放心吧。”金蝉子红光满面跃跃欲试。观音突然想到,我要满足这个男子所有的愿望,哪怕用千万年的功果去换,我也要让他平安喜乐。

    观音拔出净瓶里的垂柳枝,在金蝉子身上拂过,金蝉子摇身一变,也变作一个樵夫,金蝉子高兴地看看自己,又看看观音菩萨,说道:“姐姐,咱俩就像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一样。”

    观音嗔道:“当然是一样的啦。”

    金蝉子笑了笑,他兴高采烈地操着斧头,奔进树林砍柴去了,一边砍柴一边大声歌唱:“观棋柯烂,伐木丁丁,云边谷口徐行,卖薪沽酒,狂笑自陶情。苍迳秋高,对月枕松根,一觉天明。认旧林,登崖过岭,持斧断枯藤。收来成一担,行歌市上,易米三升。更无些子争竞,时价平平,不会机谋巧算,没荣辱,恬淡延生。相逢处,非仙即道,静坐讲黄庭。”

    刚刚唱完歌,一个人影突然蹦到他跟前,却是一只猴子,穿着人的衣裳,那猴子说道:“老神仙!弟子起手了。”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4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