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9,牛魔王落入太上老君的算计

    花果山上,猴子们早就不操练兵马,也不整顿军纪了,多年来再无战事,猴子们逍遥取乐,整日价懒洋洋地晒着太阳,互相抓着虱子,一副其乐融融清平世界的气象。这一日,忽见一通臂老猿皓首白须,笑吟吟地攀上了悬崖,众猴并不认得,纷纷围拢上来,叽叽喳喳问个不休。

    “你是谁?”

    “你从哪里来?”

    “你到哪里去?”

    ……

    通臂老猿哈哈笑道:“我来收回我的花果山。”

    猴子们甚是懵懂,不解其意,问:“收回花果山,什么意思?”

    “为什么说是你的花果山?”

    老猿笑道:“速速带我去见小猕猴。”

    猴子们依然不明就里:“小猕猴是谁?花果山上只有一位猕猴王。”

    老猿焦躁,喝道:“休要聒噪,带我去见你家大王。”

    猴子们这才簇拥着通臂老猿来到水帘洞,只见猕猴王正醉眼迷离地坐在一个高高的石墩上,毫无半点王者气象。自两百多年前,小石猴葬身东洋大海,赤尻马猴跳崖自杀之后,猕猴王再也没有什么可以担心的了,日夜饮酒作乐,倒也落得逍遥自在。此刻听到喧嚷的声音,循声望去,却见通臂老猿活灵活现地站在面前,不禁大惊失色,酒也醒了几分,颤巍巍问道:“通臂老猿?”

    老猿答道:“亏你还认得本王。”

    众猴子齐声喝道:“休得无礼!”原来,当年认得通臂老猿的猴子们早已化为尘土,新生的猴子根本不认得通臂猿猴。

    老猿说道:“既然认得本王,就乖乖投降,将花果山拱手相让,我可以饶你不死。”

    猕猴王豪气陡生,嘿嘿笑道:“你是哪来的妖猴?通臂猿猴当年跳崖自杀,众人看得清楚,你是个假的。”

    通臂老猿一个纵身跳到猕猴王身边,说道:“假的?我倒要让你看个清楚。”他怒目圆睁龇牙咧嘴,猕猴王看在眼里不禁暗暗心惊,四百多年不见,这个通臂老猿不知得了什么造化,武功似乎大有长进。猕猴王二话不说伸出右手探向老猿面门,老猿一侧脸躲了过去,猕猴王变掌为抓,两根手指抠向老猿双眼。猕猴王修习了无离无知心法之后,动作快如闪电,老猿躲过第一招,却没躲过第二招,猕猴王的手指头一下子插进了老猿的眼窝子里,顿时鲜血直流,猕猴王嘿嘿冷笑,紧接着笑容凝固在脸上,他的两根手指上竟然插着两个桃子,汁水横流香气四溢。

    通臂老猿嘿嘿笑道:“好厉害的插桃神功。”

    猕猴王恼怒至极,蹂身而上,跃到半空,向老猿劈下一掌,老猿不慌不忙伸出一只大手一把抓住了猕猴王的胳膊,向前一送,就将猕猴王掷了出去。猕猴王就地一滚,在地上滚了几圈,这才站起身来,灰头土脸地问道:“你到底是谁,通臂老猿没这么大的本事。”

    正在这事,水帘洞外又是一阵人马喧腾的声音,几十个猴子丢盔弃甲地冲了进来,喊道:“大王,不好了,牛族打上来了。”

    “什么?”猕猴王大惊失色,看向通臂猿猴,说道:“你……你到底是谁?”

    通臂猿猴哈哈一声长笑,摇身一变,竟是牛魔王的模样,他冷笑道:“小猕猴,当年你学了一招半式就要灭了我牛魔山,没想到你也有今日吧。”

    原来,牛魔王自从学了七十二般变化的口诀之后,日夜念诵每日参悟,进境十分迅速,三五月间已经略有小成,争霸之心陡然而起。而这其实正是太上老君的祸心所在,他知道这牛魔王只要势力大增,定会心生不良,只是牛魔王自己却不知道,他的每一步行动都在太上老君的算计之内。

    牛魔王的目光首先瞄向了离自己最近的花果山,于是变化作通臂猿猴的模样,大摇大摆地上了花果山,而牛族士兵则埋伏在山下伺机进攻。

    猕猴王说道:“四百年前,我们已经结下衣裳之盟,互不攻伐,你怎可背信弃义?”

    “你饱食终日不思进取,就别拿信义来唬人了。如果不想你的猴子猴孙惨遭灭顶之灾,就赶紧自行了断。”

    猕猴王万念俱灰,这才想起早已死去的通臂猿猴和赤尻马猴,他跪倒在地,向天祷告:“通臂老猿赤尻马猴,我对不起你们,对不起花果山。”说完,举起一只大手,向自己的天灵盖拍去。

    牛魔王志得意满地笑着,可是就在猕猴王的手刚接触到自己天灵盖的刹那间,他突然消失不见了,原来他使出了无离无知心法,趁牛魔王大意,逃了出去。

    牛魔王嘿嘿一声冷笑:“逃得了今日,逃不过明朝。”又朗声说道:“猿族众人听着,你们的猕猴王已经弃你们而去,从今以后我就是花果山的王,你们须得听我号令,否则死路一条。”

    众猴子俯伏在地,口称:“大王万岁!”

    修整了半个月,花果山上局势稳定之后,牛魔王又挥师西进,围困了金丝山。禺狨部落根本不是牛魔王敌手,杵禄带着禺狨白逃亡,臼渊殿后与牛魔王纠缠最后殒命在牛魔王的混铁棍下。接着,牛魔王继续挥师北伐,进攻风后林昧谷湖。直到这时候,狮驼、大鹏才如梦方醒,和平时代已经结束了,东胜神洲又将是腥风血雨。

    四百年来,蛟龙王潜心修习负阴抱阳、固元守一之术,武功日益精进,对牛魔王大举来犯根本没放在心上,眼见牛族大军杀气腾腾地奔向风后林,但是他却好整以暇地修习打坐,白雉仙曾埋怨道:“我儿不可大意。”

    蛟龙王只是拍拍白雉仙的手,说道:“母亲不要挂念。”

    从南方进入风后林只有一条羊肠小径,牛魔王一声令下,数万兵众呼啦啦涌进了风后林,根本不管有路没路,只在树丛间跳跃前进。蛟龙部落早就在森林里埋下各种机关,牛族兵众有的落入陷坑而死,有的被吊到半空中,有的遭受利箭穿心……牛魔王见状,喝令停止进攻,朗声问道:“谁能做开路先锋?”

    只见三只犀牛精走上前来,说道:“我们来!”

    这三只犀牛精,大的叫辟寒大王,第二个叫辟暑大王,第三个叫辟尘大王,他们一百年前结伴投奔牛魔王,但是百余年来东胜神洲并无战事,所以牛魔王也不知他们有何本事。牛魔王说道:“三位兄弟辛苦了!”

    三只犀牛抖擞精神,四肢着地,只见一个个皮糙肉厚,仿佛身披坚硬的铠甲,长鼻子上生有一对巨角,仿佛神兵利器。他们身躯粗笨,头部庞大,眼睛细小,相貌丑陋,虽然四肢短小,但是却奔走迅速,他们撒起四蹄向前冲撞,不论是陷坑还是利箭都奈何不得他们,蛟龙王布下的天罗地网就这样轻轻松松被破解了,牛族大军面前开出一条康庄大道来,数万兵众军威浩荡地杀到昧谷湖边。

    三只犀牛昂首阔步来到牛魔王面前,牛魔王赞道:“好神通,三位将军辛苦了。”

    三只犀牛躬身道:“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4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