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0,牛魔王被打败了

    蛟龙王的声音远远地传了过来:“牛魔王,好久不见,不知兴师动众到我风后林来有何贵干啊?”话音一落,蛟龙王仿佛从天而降,一个纵跃,跳到了牛魔王跟前。

    牛魔王说道:“四百年不见,蛟龙王越发清健了。”

    “好说,牛魔王也是老当益壮啊,猿族、禺狨两大部落,弹指之间就被你拿下了。”

    “实不相瞒,老牛我也是有不得已的苦衷啊。”牛魔王说道,“正所谓生于忧患而死于安乐,东胜神洲四百多年安安稳稳,六大部落刀枪入库马放南山,以致于贪淫乐祸危机四伏,如果不奋力整顿,只怕东胜神洲迟早落入他人之手。”

    蛟龙王说道:“所以,你就消灭了猿族和禺狨?”

    “并不是消灭,蛟龙兄如此编排我,老牛实在是百口莫辩。”牛魔王继续说道,“其实很早之前我就想过,东胜神洲物竞天华人杰地灵,六大部落如果不早一日完成统一大业,迟早将任人宰割。”

    “以牛兄之见,谁会来宰割我等?”

    “天庭早就对我等虎视眈眈了,难道蛟龙王不知?”

    “哈哈哈,统一东胜神洲,好,很好,”蛟龙王说道,“只是不知道统一之后,谁来做东胜神洲的首领呢?”

    “这个我早就想好了,”牛魔王说道,“我当然推举蛟龙兄为东胜神洲之王。”

    “可是我并没兴趣做什么东胜神洲之王,这风后林昧谷湖足够我折腾了,老牛啊,要不你做五大部落之王吧,把我蛟龙族撇开吧。”

    牛魔王阴沉道:“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

    “哈哈哈,这么快戏就演完了?”蛟龙王说道,“蛟龙部众虽然没多大本事,也愿跟牛族周旋到底。”

    牛魔王说道:“那就休怪我不客气了!”

    牛魔王一声令下,数百上千只牛族战士奋蹄冲撞过去,蛟龙族的鳄鱼兵则人立起来,手持盾牌结成防御阵形,只听轰然一阵巨响,两只大军冲撞到一起,前面几排鳄鱼趔趄倒地,不少牛角插进盾牌里,上百只健牛倒在盾牌阵前。牛魔王大手再次一挥,又一波健牛洪水般扑了过去,蛟龙大叫一声:“变阵!”鳄鱼兵立即丢掉盾牌,匍匐在地,张开了一张张巨嘴迎接一头头健牛,战场上一片混乱,有的鳄鱼被牛角顶住甩到了天上,有的健牛被鳄鱼狠狠地咬住动弹不得。鳄鱼一旦咬住健牛之后就不再松口,而且晃动头颅,将敌人甩得晕头转向奄奄一息,最后再拦腰咬断。惨叫声、骨头断裂的声音此起彼伏。牛魔王继续催动大军猛攻,蛟龙王则唤出了长蛇兵,他们蜿蜒着身躯爬到了健牛的背上,伺机攻击健牛的眼睛……

    双方正打得火热,远方却传来脚步杂沓的声音,两支大军默不作声地停在战场之外观战,却是狮驼王和鹏魔王率领本部人马赶到了。蛟龙王和牛魔王一见都是暗自心惊,不知道这两大部落为什么突然出现在这里。

    牛魔王喊道:“狮驼王、鹏魔王,你们来的正好,快我助我一臂之力。”

    蛟龙王喊道:“两位兄台,蛟龙之后,就是你们,你们真要助纣为虐吗?”

    狮驼王哈哈笑道:“我们只是路过此地,刚好碰到你们斗法,如今我们是两不相帮。”

    牛魔王放下心来,说道:“两位大王,那就看看老牛的神通吧。”他抖抖身子,变作一只苍鹰,展开双翅飞到战场上方,瞅准了牛背上的长蛇就伸出利爪抓走扔掉,他动作迅速利索,片刻功夫已有十数条长蛇命丧其手。

    蛟龙王喝道:“弓箭手,放箭!”

    弓箭手是一群乌龟战士,他们一个个弯弓搭箭,顿时箭雨漫天,将牛魔王笼罩得严严实实,似乎再难脱逃,却见牛魔王突然之间现出本相,变作一只巨大的白牛,箭头落在他身上纷纷被弹开了。

    牛魔王哈哈笑道:“蛟龙,你还有什么本事,都使出来吧。”

    蛟龙王气沉丹田,默念一声“负阴抱阳”,对准牛族战士张开大嘴,只见天地之间顿时飞沙走石,全都要被蛟龙吸引腹中。健牛们根本抵抗不住,眼见一支大军都要被蛟龙吸进腹中,却见蛟龙一甩头,数百只健牛仿佛被拴在一根看不见的绳子上,一下被扔到了空中,砸向牛魔王,牛魔王只得将健牛们一一拨落,变小了身躯,嘿嘿冷笑道:“负阴抱阳,有进步啊!”

    “哼哼,承让了。”

    战场局势处于胶着状态,牛魔王有点心焦气燥,他知道狮驼王和鹏魔王绝不会是偶然路过的,他们只是在观望谁胜谁负以便决定自己支持哪一方,一旦自己落败,他们定会伙同蛟龙对牛族大开杀戒。

    牛魔王喊道:“谁能率先拿下昧谷湖,封左都尉。”

    自从前些年破奴、稽粥没能度过灾劫相继殒命,牛族的左右都尉一直空缺,牛魔王此言一出,牛族战士无不心动,可是蛟龙王武功不容小觑,每个人都自视不是敌手。却见先前的三只犀牛再次走向前来,说道:“我等愿再立一功!”牛魔王大喜,说道:“辛苦三位将军!”

    牛族战士擂响战鼓,三只犀牛趾高气扬地走向蛟龙王,辟寒大王握一把钺斧,头顶狐裘花帽暖,一脸昂毛热气腾;辟暑大王使一把大刀,身挂轻纱飞烈焰,四蹄花莹玉玲玲;辟尘大王挥着一根扢挞藤,威雄声吼如雷振,獠牙尖利赛银针。

    蛟龙王并无趁手的兵器,眼见三只犀牛杀气腾腾而来,也只能深吸一口湖水,对准了辟寒大王猛喷过去,辟寒大王举起巨斧格挡,水花四溅,他连连后退。与此同时,另外两只犀牛纵身向前,辟暑大王使大刀砍向蛟龙王的天灵盖,蛟龙王脑袋一偏,水柱喷向他,将辟暑大王顶了出去,几乎是同一时间,蛟龙王矮身踢出一脚,攻击辟尘大王,辟尘大王的兵器是一根扢挞藤,可硬可软,他挥击扢挞藤,打在蛟龙王的脚上,并立即缠绕住了他的腿,再一用力,竟将蛟龙王掀翻在地。辟寒大王再次攻了上来,一把斧头劈下去,蛟龙王就地一滚躲了过去,但是紧接着辟暑大王的大刀又招呼过来……

    蛟龙王被三只犀牛缠住了,牛魔王便放开手脚攻打蛟龙部众,没有了蛟龙王的统一号令,鳄鱼、长蛇、乌龟顿时成了一盘散沙,面对健牛们的冲击,一会儿便溃不成军了。

    不远处的狮驼王和鹏魔王不禁跃跃欲试,要助牛魔王一臂之力。就在这时候,东方的天空突然乌云滚滚,四条巨龙乘云而至,身后跟着一群虾兵蟹将,却是四海龙王来了。

    东海龙王敖广一马当先,冲着牛魔王撞了过去,牛魔王着地一滚,敖广龙尾一卷,重重地砸在牛魔王的背上,牛魔王摔倒在地,立即又跳了起来。

    西海龙王敖闰、南海龙王敖钦、北海龙王敖顺则去迎战三只犀牛,三只犀牛本来武功确实了得,但是在三位龙王面前,却也只是小巫见大巫,一会儿的功夫就被收拾得服服帖帖,最后不得不现出本相,撒开四蹄向东方逃窜,三位龙王并不追赶,来到敖广面前,一起围住了牛魔王。

    蛟龙王前来行礼拜见父王和几位叔叔,牛魔王见状,知道大势已去只好讥讽道:“蛟龙,你真是一条英雄好汉啊!怎么又请出你父王了吗?”

    蛟龙王说道:“牛魔王,请你滚出风后林,以后不得踏足半步,否则踏右脚砍右脚,踏左脚砍左脚。”

    牛魔王气呼呼地看了看众人,回头喊道:“撤军!”

    狮驼王和鹏魔王见一场大战消弭于无形,也都放下心来,各率本部人马回归各自部落。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4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