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1,四海龙王被美猴王打服了

    原来,孙悟空甫一遭到严寒袭击,登时没了主意,他虽然学得了一身通天彻地的本领,但是未经实战,各项法术未能熟练应用各随其心,刹那间就被冻成了冰疙瘩。他用力挣扎,但是根本挣不脱,只觉得浑身越来越冷,心口上的一点热气似乎也在渐渐消散,电光石火之间,他想起了菩提老祖传授他七十二般变化时说的话。

    “悟空,世间万物,莫不因果相随,我中有你,你中有我,若拘泥于一招一式,难臻大乘。这七十二般变化,若分开使用,也仅仅是七十二招,若能做到招由心生、融会贯通,便可内力化形、一招克敌,直至无招胜有招。”

    “师父,如何招由心生,又如何内力化形?”

    菩提祖师笑了笑,伸出食指点了点他的胸口,说道:“这要问你自己。”

    当时,悟空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只是重复着说要“问自己,问自己”,可是如何“问自己”,他压根就不明白。这猴子向来也是一个洒脱之人,既然难懂,他索性就不想了。毕竟七十二般变化实在玄妙无穷,即便一招一式演练出来,也足够他扫荡群雄称霸天地,又何必融会贯通内力化形呢?

    北海龙王敖顺一击得手,孙悟空浑身上下被冻成了冰疙瘩,他才算遇到了真正的敌手,可是一切似乎都晚了,他再也无力抵抗了,耳边只隐隐约约听到猿族战士们的呼喊声:“大王,大王……”

    就在心口上的一点热气即将消散的时候,他突然福至心灵,终于触摸到了自己的内心,刹那间灵台空明,菩提祖师的至妙大道他一下子领悟了!

    他先是使出了七十二般变化中的第六十四变,“卧雪”,抵御住了严寒入体,护住了心口的一丝热气,接着使出第五十六变“导引”,运气调息,将心口那丝热气渐渐壮大,然后导流到四肢百骸,渐渐的,他的手脚不再麻木能活动了,最后,他又使出了“壶天术”,这是七十二般变化中的第十六变。水壶酒壶是何等细小之物,但是这壶中也能装下天地,曾有一个老翁在市场上卖药,身边挂着一个酒壶,到了傍晚,他就跳进了壶中,这壶中亭台楼阁样样俱全,旨酒甘肴盈衍其中。“壶天术”取的正是大中有小、小中有大之意,万事万物可大可小,自由随心!悟空使出“壶天术”之后,身躯渐渐变大,覆盖在身上的冰块片片碎裂掉到地上,悟空心中欢喜,把腰一躬,叫声:“长!”

    刹那间,他竟长得高万丈,头如泰山,腰如峻岭,眼如闪电,口似血盆,牙如剑戟,把些虎豹狼虫、满山群怪、七十二洞妖王,都唬得磕头拜礼,战战兢兢魄散魂飞。牛魔王心中纳闷:“他这七十二般变化似乎比我还要高明几分。”突然间又想起了发妻罗刹女,“夫妻相别十年,只为修行这七十二般变化,这么做真的值得吗?”

    悟空的神通,也把虾兵蟹将四海龙王唬得大气不敢喘一口,看这架势,猴子只要轻轻踩一脚,就能把整个东海毁于一旦。

    悟空喊道:“四海龙王,你们还有什么话说?”

    四位龙王面面相觑,大气不敢喘一口,他们实在难以相信,东胜神洲一个妖猴竟然有如此大的本领。所谓大丈夫能屈能伸,今天是决不能硬拼了。

    敖广躬身说道:“小仙有眼不识泰山,请上仙恕罪。”

    悟空霎时收了法像,将宝贝变做个绣花针儿,藏在耳内,蹦跳着来到四海龙王面前,一把搀住了敖广的胳膊,说道:“老邻居老邻居,都是悟空莽撞,该请求恕罪的是我,是我。”

    四位龙王都觉得诧异,所谓败不馁容易,胜不骄却是很难,美猴王在大胜之后却前倨后恭,实在出人意料。敖广说道:“正所谓物各有主,这如意金箍棒本是太上老君之物,如今也是物归原主了。”

    “物归原主?”孙悟空笑道,“我却不是原主。”

    敖广心说:“事已至此还要抵赖,罢罢罢,随你怎么说吧。”

    悟空又从二中掏出那枚绣花针,在手中晃一晃,变作金箍棒,在四海龙王面前耍弄一番,说道:“老邻居,我还有个不情之请。”

    “上仙请说。”

    悟空说道:“如果没有这如意金箍棒倒也罢了,如今手中拿着这么个宝贝,身上却没有一件合适的衣服相趁,你这里若有披挂,索性送我一件如何?”

    敖广心中不耐烦,心想:“这猴子怎么如此欲壑难填,我若给他一身披挂,他会不会再要一座水晶宫啊?”说道:“我东海龙宫并没有合身的披挂呀。”

    孙悟空打个哈哈笑道:“都说福如东海,难道连件合身的披挂都没有?”不等敖广回话,孙悟空一部蹦到北海龙王敖顺面前,说道:“老龙王,你北海可有合身的披挂?”

    敖顺知道此猴惹不起,尤其是他也不愿挑头触怒孙悟空,于是忙说道:“全身的披挂没有,不过我北海龙宫倒是有一双藕丝步云履。”

    孙悟空眼珠子骨碌碌一转:“藕丝步云履,有什么神奇之处?”

    敖顺说道:“穿上它常人也能行走如飞、腾云驾雾。”

    “哦,”悟空点了点头,眼神中充满向往之色,说道:“虽然说这腾云驾雾的本事我早已习得,但有双鞋子穿穿总归是好的。如此就谢谢老龙王了。”

    孙悟空说罢,向敖顺伸出了手,敖顺立即握住了。悟空却把他的手打开了,说道:“谁要跟你握手了?”

    敖顺十分尴尬,只听猴子又说道:“你说的藕丝步云履呢?”

    敖顺这才明白,忙道:“并不知道上仙会索要披挂,所以并没带在身上啊。”

    悟空的猴脾气上来了,暴躁地问道:“你是不是找打?”

    敖顺说道:“上仙息怒,我这就回北海取来,给你送到府上。”

    悟空又立即满脸堆笑,说道:“谢谢老龙王,老龙王仁义啊!”

    还不等悟空开口,西海龙王敖闰忙说道:“我西海龙宫有一副锁子黄金甲,可以献与上仙,穿上它,一般的法术伤不到身。”

    悟空喜道:“好说好说,谢谢老龙王了。”

    敖钦说道:“我南海有一顶凤翅紫金冠,可以送给上仙。”

    “这凤翅紫金冠又有什么好处?”悟空问道。

    敖钦面露难色,说道:“呃……这凤翅紫金冠倒没什么法力,只是……只是一个好看。”

    “好看?哦……好好好,”悟空却比其它两样更为喜欢,说道,“美猴王,美猴王,好看就是一切,颜值就是正义,哈哈哈。”

    两位龙王也都说披挂没带在身上,需要回去取了,再送到花果山水帘洞里。悟空说道:“好说,好说,有劳老龙王了。”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4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