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89,长江龙王不买观音菩萨的账

    土德真君面红耳赤道:“不……不见了。”

    玉皇大帝禁不住站了起来,问道:“不见了?一个大活人,说不见就不见了?”

    土德真君说道:“我跟江州土地一起前去太守府查访,正赶上太守陈光蕊跟夫人吵架,原来那夫人竟然将新生婴儿抛到江中去了。”

    此言一出,太上老君也悚然动容,问道:“虎毒尚且不食子,她这又是为何呀?”

    土德真君说道:“不知道。当听说她把婴儿抛到了江中,我们便立即赶到江边,沿江四处寻找,可是没有找到婴儿的下落,想来已经葬身鱼腹了。”

    玉皇大帝问道:“江州城外的江是什么江?”

    土德真君回道:“回陛下,是长江。”

    玉皇大帝又问道:“许天师,长江的龙王是谁?”

    许旌阳答道:“乃是泾河龙王的第三子青背龙王青背龙王。”

    “你立即前往长江召见青背龙王,问问那婴孩的下落。”

    许旌阳领命而去,须臾间来到江州城外长江岸边,朗声高宣:“青背龙王何在?”

    但见,波浪汹涌,一众虾兵蟹将浮出水面,一个大头虾问道:“你是哪个,竟敢直呼我家大王名讳?”

    “是玉帝天使许旌阳。”

    话音刚落,青背龙王一跃而出,躬身道:“不知是许真人驾到,恕罪恕罪。”

    许旌阳答道:“不知者不罪。最近江州城中发生一件怪事,玉帝差我来问问青背龙王是否知情?”

    青背龙王呵呵一笑,说道:“是不是江中流婴一事?”

    “看来,问你算是问对人了。”

    “许真人即使不来问我,我也正想找个什么机会上达天听汇报此事呢!”

    “哦?”

    青背龙王神秘兮兮地说道:“许真人,灵山佛派不知道要在江州城中搞什么小动作。”

    “此话怎讲?”

    “今天早晨,我闻得江面上有婴儿啼哭的声音,立即派出虾兵蟹将打探消息,发现竟然是个婴儿被绑在木板上,顺江而下。我想天予弗取,必受其咎,时至不行,反受其殃。既然漂到我家来了,也怪不得我无情了,于是便吩咐虾兵蟹将们将他擒来打打牙祭。可是,虾兵蟹将刚要出手,半空中却丢下一根杨柳枝来……”

    “是观音菩萨?”许旌阳问道。

    “就是她呀!我实在没想到,她怎么会突然出现在南赡部洲,她不是住在普陀山的吗?我问她为何管我闲事?”

    “她怎么说?”

    “她倒也客气,只是求我放这孩子一条生路,说他将来前程远大,定不会忘记我的恩德。”

    “然后呢?”

    “当然就放啦,毕竟是观音菩萨嘛,这点面子总得给。”

    “嗯,也对。”

    “但是,她又要求我不要泄漏此事,”青背龙王笑了,继续说道,“可能此事对观音菩萨来说真的关系重大,所以说话就口不择言了。如果她好生跟我讲话,我自然就应承下来了。但是,她却说什么,如果我泄漏了半个字,就让我全家不得安宁。你说许天师,她这算什么?威胁我吗?真是太过份了吧!”青背龙王压低了声音说道,“我怀疑这小孩是观音菩萨跟哪个凡人的私生子,所以不敢声张,不想让别人知道。”

    许旌阳又问道:“观音菩萨把孩子抱走了吗?”

    “没有,”青背龙王说道,“孩子一直顺流而下,最后靠在了岸边,那已经是半夜时分了,却突然从山上跑下一个老和尚,把孩子给捞走了。”

    “哪里的和尚?”

    “金山寺的法明和尚。”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4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