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3,玄奘找到殷开山

    玄奘离开袁守诚之后,便寻访外公住处而去。殷开山乃是当朝丞相,所以找起来并不费事。他对门人说道:“烦请通禀殷丞相,贫僧乃是亲戚,来探望丞相。”

    门人狐疑地打量半晌,见这僧人气宇轩昂,不像个泼皮无赖,也便不敢怠慢,急忙进府通禀,殷开山也很疑惑,说道:“咱家什么时候有过和尚这门亲了?”

    殷夫人说道:“算起来温娇已经十八年没回来过了。”

    殷开山说道:“哼,估计她还嫉恨着我们呢。”

    殷夫人说道:“多大的仇,多大的怨?十八年了,还会嫉恨?我昨天晚上梦到她回来了。”说着,眼眶竟就湿润了,掏出帕子来擦了擦泪水,又说道,“或许温娇托那和尚带来书信什么的。”

    殷开山便吩咐道:“去把他带进来吧。”

    一会儿的功夫,门人将一个年轻的小和尚领了进来,殷开山觉得那和尚眉目之间似有女儿几分神采,刚要出口相问,却见那和尚扑通一声跪倒在地,泪流满面,说道:“外公外婆,我是你们的外孙陈玄奘。”

    殷开山很是疑惑:“外孙?和尚?”

    殷夫人问道:“温娇呢?”

    玄奘说道:“十八年前,我父亲与母亲上任途中遭到贼人谋害,母亲被贼人掳去,霸占了一十八年。”说着,又掏出那封血书,递与殷开山。

    殷开山看完之后胆战心惊,原来杀死状元陈光蕊的竟然是反贼王玄应,而这十八年来,王玄应跟殷温娇躲在江州逍遥快活。

    可是!

    这封血书是哪儿来的呢?

    殷开山问道:“你说,这封血书是你母亲写的?”

    玄奘说道:“是的。收留我的金山寺法明长老从襁褓中取出了这封血书。”

    殷开山沉默了,他觉得事有蹊跷,温娇怎么可能在血书里暴露王玄应的踪迹呢?

    按照这个和尚的说法,是温娇把他抛弃到江中的,原因是温娇怕王玄应谋害了这个婴儿。但是,殷开山知道,按照时间推算,这个名叫玄奘的和尚,应该就是王玄应和温娇的骨肉,温娇怎么可能将他抛到江中去呢?

    还有那个所谓的法明长老也很可疑。

    殷开山问道:“你的师父法明长老收到信之后,为什么不立即上报朝廷?”

    玄奘被问倒了,这个问题他从来没有想过。

    殷开山又问道:“法明长老既然知道你是当朝宰相的外孙,为什么一直将你养在寺中,又为什么到了你十八岁的时候,也不问问我们的意见,就擅自将你剃度了?”

    玄奘又被问倒了,这个问题他依然没有想过。

    殷开山厉声道:“你是欺世盗名的骗子吧?”

    玄奘说道:“小僧不敢说谎!小僧千里迢迢投奔外公外婆,并不是为了荣华富贵,而是想让外公为我父亲报仇,救我母亲于水火之中。”

    殷夫人说道:“我看这孩子好像并没有说谎。”

    殷开山说道:“你先在我府上住下,等我明天向皇上启奏此事。”

    话虽是说得轻巧,其实殷开山心中却委实难以抉择,他无法向皇帝解释自己的女儿为什么会心甘情愿地跟王玄应生活一十八年?如果说她被强盗掳到深夜老林里做压寨夫人,与世隔绝,倒也说得过去。可他么待的地方是江州府衙!殷温娇随便跟一个人说了王玄应的真实身份,他都不可能在江州冒充太守一十八年。

    更让殷开山气愤的是,十八年前的那个晚上,他明明派人杀了王玄应的,怎么这厮就没死呢?那时候,他怕女儿跟王玄应的事情败露之后会连累自己,所以他选择了私自处死王玄应,哪里知道这祸水竟然又冒了出来。

    在皇帝面前,他如何解释?

    殷开山一宿没睡,第二天上朝时还黑着眼圈,大明宫前遇到了丞相魏征,却见他一副踌躇满志的样子,便忍不住问道:“魏大人今天要上什么疏?”

    魏征不无得意地说道:“《十渐不克终疏》!”又解释说,“圣上搜求珍玩、纵欲以劳役百姓、昵小人、疏君子、崇尚奢靡、频事游猎、无事兴兵、使百姓疲于徭役,我要提醒他慎终如始。”

    殷开山赞道:“敢于逆批龙鳞,大唐之兴旺有你一半之功啊。”

    上了朝堂,魏征立即上书,李世民看完之后,面红耳热,最后欣然接纳,说道:“朕今闻过矣,愿改之,以终善道。有违此言,当何施颜面与公相见哉!”又命人将这份《十渐不克终疏》誊写在屏障上,以便自己朝夕相见以示警惕。

    殷开山本想硬着头皮说说王玄应的事,但是李世民谈性正浓,命百官一起学习魏征的这份《十渐不克终疏》,并当庭发表感想。

    突然之间,天空中响起一声炸雷,雷声滚滚,在空中绵绵不休。李世民说道:“诸位爱卿,已经午时了,今天先退朝了吧!”

    百官很是尴尬,现在退朝,岂不是要冒雨回家?但是也没办法,只好谢恩退朝。除了大明宫,殷开山吩咐轿夫快马加鞭赶紧回家,刚到家门口,大雨便倾盆而至。

    回到正屋,殷开山问道:“玄奘呢?”

    殷夫人说道:“出去了。今天辰时开始,他就不停地看天,似乎知道今天要下雨。可是,直到巳时,天上才开始布云。他就说坏了坏了,我也不知道他是怎么回事,可能温娇生下一个疯子?到午时发雷的时候,他进忍不住冲出去了,告诉我他去去就回。”

    “他去哪儿了?”

    “我也不知道啊。”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4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