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五章 不觉得太小了吗

    朱达很少有卖关子的时候,他说出“新生意”后,连不怎么认真听的秦琴都好奇起来,倒是秦举人神色不像方才那么激昂,给自己倒了第二杯酒,脸上挂着淡然微笑。

    “别问,别问,这生意如何还说不好,我得仔细盘算,到时候会和你们讲。”朱达打消了众人询问的心思。

    吃过晚饭,就算是周青云都有些撑不住的样子,连续紧张了几天,今日里又有大起大落,精神和身体都需要休息,到现在怎么说也是安全,人紧绷不起来了,朱达出去转了一圈,安排家丁们四人轮转值夜,这就是正常过日子的状态,每个人都能好好休息。

    朱达准备凌晨值守一个时辰,其他时候睡觉休息,刚安排完,哈欠连天的秦琴就过来找他,说是秦川喊他单聊。

    进了书房,和从前在郑家集时候一样,比正常人家多点了三倍的灯火,这是朱达的建议,一根蜡烛或者油灯会让视力有不可逆转的伤害,既然用得起,那就不怕耗费。

    在相对明亮的烛光下,能看出秦川脸上有轻松也有疲惫,看到朱达进来关上门,秦举人摆手说道:“我在太原的时候,包括这一路回程都想着你们已经遭难,真想不到你们还活着,心头悬起的一块大石落地,现在觉得浑身都软下来,就想着早点休息。”

    这份欣喜是发自内心的,朱达心头有感动也有感慨,秦川对自己的关心和亲近是真的,但他只有劫后重逢的惊喜,却少想到自己父母师父离去的悲恸,这并不是秦举人凉薄,而是关系远近不同的自然表现。

    “你父母和向兄真是可惜,已经过上好日子了,却没有多久......”秦川不会不提起,但只是礼貌和客气。

    “我也没想到还能再和义父您见面,更想不到义父回来时候已经是举人功名,这真是双喜临门。”朱达的话也是发自真心。

    秦川笑着摇头说道:“机缘巧合,考中考不中我都会回来,只不过这次有这样的大难,又被太原王家留住,所以才耽搁了时间。”

    大家都要休息的时候把人喊过来单独面对,想来不是说这些感慨,果然,说完这句之后,秦举人坐直了些,示意朱达坐在自己面前,颇为严肃的询问说道:“朱达,为父如今已经是举人身份,自有富贵在身,统合怀仁县和大同左卫的私盐生意和各项买卖,是给你和青云做得,这桩事若是做成,再加上你从前做生意的种种手段,一年几千两银子是有的,你又琢磨什么新生意?现如今世间我们父子彼此依靠,难道还要生分吗?”

    朱达说“琢磨了个新生意”,当时的语气态度很明确,是在秦川谋划的范围之外,其他人或许没听明白,觉得还是河边新村那样的系统,秦举人何等聪慧精明,立刻就想到很多。

    “义父,没有生分。”朱达回了句。

    还没等他继续解释,有些生意的秦举人又是开口说道:“你的是你的,我的是我的,秦琴将来是要嫁人的,她不会嫁到什么差的人家,以她的性子也不会吃亏,秦家的这份财货她拿不去多少,难道你还想着把秦家的和朱家的分开算吗?义父是这样的人吗?”

    “义父,你还要再娶的,再成家生子,总要给家里留一份长久些的基业。”朱达平静回答。

    这说法却让秦川脸上有怒意浮现,皱眉刚要说话,朱达又是说道:“我不是生分,也不是觉得义父小气,我是想做一份大家都能分到足够的买卖,义父,你不觉得怀仁县和大同左卫太小了吗?”

    “太小了?”这问题让秦川先是一愣,诧异的看向朱达,凝视片刻才摇头说道:“你倒是雄心壮志。”

    “义父,白堡村和郑家集的生意难道不是怀仁县和大同左卫的局面,我们做的那么兴盛,等鞑子一到,还不是烟消云散,咱们在这怀仁县做得再大,若是再有强势来到,鞑子攻破城池,什么大老爷要强夺财货,咱们又怎么能守得住?”朱达问了句。

    “鞑虏攻不破城池......”秦川反驳了句,但底气不是太足,大同边镇这边被蒙古大军小股侵入不知多少次,野外劫掠,攻破城池也不知多少次,最近自开国以来怀仁县的确没有被攻破过,可这二十年大家还以为鞑虏不会入寇,连烽火燃起都麻木了,最后有这样灾难,谁又说得准。

    更何况举人身份虽然贵重,可那只是在一县之地,如果真有什么大豪大佬想要强夺,其实也没有抵抗之力。

    “你说这等都是天灾,若能料到地震洪水之事,何必要去读书经商,做个神仙岂不是更好。”

    “义父,只局限在怀仁县这大同左卫这两处,不管是私盐还是边市都有上限,赚到的银子有限,能拿得出的实力就有限,就对抗不了天灾人祸,我们要有更大的局面,才能有更大的实力,我要琢磨的新生意就是和地盘无关,上限远远超过私盐和边贸。”

    “你要造反吗?”

    朱达正在侃侃而谈的时候,秦川突然问了这么一句,朱达当即被问得愕然,愣了会才回答说道:“只是为了自保,只是为了过得舒服长久些。”

    “真不知当年那人教了你什么,当时你小小年纪怎么能记得这么牢靠,若是平庸之人也罢了,这等妄想万万不能有,你见识虽广终究没有出过这怀仁和左卫的区域,你可知天下之大,你可知大明是何等模样,不要去胡思乱想了。”秦川莫名感慨了句。

    当年朱达把自己钓鱼和见识都归结于一位神秘道人的传授,这位莫须有的“神秘道人”被大伙认为是白莲教的逃犯,这等人有什么奇思怪想都是正常的,朱达有时候的念头也被归结到这个,倒是省掉了很多解释。

    “没有胡思乱想。”朱达不想去多解释,就现在这局促在一县之地,手里二十几个刚学会战斗的年轻人,想什么都不现实。

    “义父,咱们手里有足够的金银,有这些财货在,就算一事无成也可以保余生富贵,既然我们要做事,那又何苦被局限,不如多做,不如试试新的,失败后无非就是拿着存银靠义父的功名过舒坦日子,万一成了呢?”朱达这番劝说实际上把话岔开了。

    举人秦川一时无话,他觉得朱达说得有问题,可这个义子又把方方面面考虑到了,让他无从辩驳。

    “做吧!你按照你想的去做,做不成了还可以回来,咱们是一家人,不要闯的那么不管不顾。”末了叹了口气,秦川有些无力的说道。

    朱达笑了笑,秦川这态度让他心中感动,可朱达已经不是会因感动而展现真性情的人了,在那里沉默了片刻,才又开口说道:“义父,想要统合两处的私盐,靠着现在这些人是不够的,还得再行招募,我已经有了法子。”

    对这明显的转移话题,秦川笑了,摆手说道:“我这边也有招募练兵的套路,看来是不如你的,你自去做就好。”

    “我和青云对怀仁县和大同左卫的乡勇团练还是知道的,成色如何很清楚,招募来人手,一个月后就可以清扫各处,把私盐生意抓过来。”朱达笃定的说道,当时袁标带着他和周青云闯荡各处,对这等地方的武装摸得很透。

    听到这话,秦举人笑了,笑得颇为畅快,对秦川来说,这是他这一晚对谈中唯一占据主动和上风的时刻,虽说自家人不讲究这个,可还是让人心情舒畅。

    “统合私盐的事,明日就可以做了,开始的时候,倒也用不上刀枪,要是顺利,就算全拿到手也未必要动刀兵的,这举人身份的好处,还有不少你想不到的。”

    朱达愣了下,随即也笑了。

    这一夜每个人都睡的很踏实,不光是朱达他们这边,怀仁县其他各处的人也是如此,因为大伙能确认晚上不会被灭门放火,也不担心县令发疯去调集乡勇,这位秦举人回来后,县城局势就是定了。

    当然,睡得踏实不代表睡得早,很多人要谋划打算,因为今夜之后,怀仁县的天就变了。

    ......

    第二天一大早,沉睡中的朱达就被家丁叫醒,说是常凯带着几个人赶过来了,朱达简单洗漱之后就出去迎接,这位常捕快帮忙数次,也算是患难中的交情,不能像以前那么对待了。

    “老常,都是自家人了,以后有的照顾,何必这么早赶过来奉承。”见面先开了句玩笑,常凯不光自己来的,居然还带着自家婆娘和几个差不多年纪的中年妇人。

    “我的小爷,一看你们就是没什么准备的,还开玩笑,快忙起来吧,这几天咱们松快不了。”常凯脸上倒是没什么轻松,有些恨铁不成钢的发急跺脚。

    朱达倒是愕然,接下来本来就不会轻松,可准备什么?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4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