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章 把一切都交办清楚

    “老爷,杨家来人说是要当着贺客的面说几句。”过来通传的却是李和,周青云和家丁们干不了迎来送往的事情,也只有他做。

    秦川瞥了眼,摇头说道:“喊什么老爷,喊我叔父,既然杨家人这么说,那就请进来吧!”

    听到秦举人这么称呼,屋中众人都是回头看过去,见到是个不满二十的年轻人,可大伙也不敢怠慢,都是点头微笑致意,倒是把李和吓了一跳,下意识的抱拳回应,转身急忙去通报了。

    没过多久,一名身材高大的武人被应了进来,在边镇多见军伍,大伙能看得出这位应该是武将亲卫家丁的身份,身上装备很齐整,只是年纪大了些,差不多是四十出头的样子,按说这等精锐都是二三十岁的青壮才对。

    这人一进屋子不理会其他人,只是向前走了几步,对秦川拱手抱拳见礼,躬身说道:“见过秦先生,我家老爷托小人给秦先生带好,恭祝秦先生乡试得中。”

    屋外明亮,屋内昏暗,身居主位的秦川好找,可站在后面的朱达不留心的话一进来未必看得清,等这人抬头后才注意到,本来平静的表情立刻有了变化,就站在那里突兀的说道:“朱达你还活着?”

    “邓叔,我和青云都活下来了。”朱达笑着回答说道,眼前这人却是从前的盐栈护卫之一,曾经打过几次交道的李姓骑士,在杨雄和秦川闹崩后,这批护卫都被杨雄带到了牛心山那边做家丁,也怪不得这位称呼的是“秦先生”。

    看到朱达后,这位骑士脸上明显有感慨和唏嘘,但很快恢复了镇定,扫视屋中一圈,似乎在确认这些人的身份,然后才扬声说道:“我家老爷和大老爷都说,秦先生是自己人,做什么杨家都会帮衬,左卫那边的盐市生意已经荒废了很多年,和杨家没关系了,秦先生想要的话就拿回去。”

    听到这话,怀仁县的各位头面人物彼此交换眼神,有杨家做保证,大同左卫的私盐生意应该是拿下来了,且不说这次鞑虏入寇,卫所同样大伤元气,更关键的是,能战的力量都跟着杨家走了,真动起手来,怀仁县还真不怕他们,因为怀仁县和大同左卫相邻交错,彼此情况了解的很。

    更有人想得深些,杨家对大同左卫不管不顾的架势,那么卫所抛荒的那些田地是不是也能动一动......

    李姓骑士说完这个,又对秦川说道:“秦先生,我家老爷还有话想和先生单独说。”

    这话当着众人的面说出,已经颇为无礼了,但堂上众人没有任何不满愤懑的神色,杨家现在是镇守一方的将门,块头已经不是怀仁县能够得着的了。

    秦川皱了皱眉,开口对常凯说道:“老常,你带着大伙去用饭,我随后就去。”

    常凯还沉浸在喜悦中发懵,身边有人扯了把低声告诉,这才反应过来,连忙招呼着大伙去摆着酒宴的堂屋。

    尽管众人对杨家需要单独说的话很好奇,可面子上都没有表露出来,二十余人鱼贯而出,等全出了屋子的时候,走在前面的户房经承周贵沉声说道:“原来杨守文手里的那一摊,就给老常来管吧!”

    听到这话的常凯又是身子一颤,周贵所说的“那一摊”,当然不是壮班的差事,而是壮班副班头应得的好处,这块本来是壮班内部分配,没想到直接就给自己了,虽说比起堂上说的无主之地不如,却是个细水长流的生意,而且还能在县城彰显权势,有面子有里子的营生。

    但常凯也没有昏头,衙门内部的规矩他心里清楚,没道理壮班的好处拿到快班来,日后会不会有什么是非。

    户房经承周贵回头看了眼,壮班黄班头低头不言语,他是刘家的人,本就没什么说话做事的权限,而另一位刘副班头脸上颇为不舍,可看到周贵望过来,连忙陪笑着低头下去,他可是周贵扶上来的,当然不敢不听。

    “大伙以后要和常凯多往来。”周贵扬声说了一句,大伙都是笑着应和。

    又是一块好处落下,常凯心中兴奋感激,下意识的就要大礼拜谢,可随即就反应过来,户房经承周贵的这番话和安排,实际上把他和怀仁县衙的三班六房一下子对立起来,一边是:“大伙”,一边是“自己”,好处虽然拿了,却被当成外人。

    但常凯心里的惶恐也是一闪而没,他马上就想明白了因果,自家靠上了秦举人和朱达才有今天,没有这个依靠自己就是平平常常一个捕快,不咸不淡的过着日子,看看现在,全县的体面人物都客气微笑,好处主动送到家里来,怎么取舍选择很容易做。

    “谢过周爷,大伙这边请。”思绪转动,常凯身上的胆怯和谄媚一下子消去许多,似乎端起来了。

    他这样的变化让身后不少人撇嘴,但周贵却诧异的打量了下,然后点头说了句:“真没想到是个聪明人,从前倒是埋没了。”

    ......

    众人离开,朱达关上屋门,那李姓骑士却叹了口气,然后说道:“秦先生,我家老爷带话说,从前的事过去了,再揪着不放对大伙都不好,现在兄弟两个各有前程,彼此帮衬才是要紧,左卫那边的秦先生能拿去的尽管拿去,但我家老爷看中的要入股三成,还有牛心山和左路有许多生意要做,秦先生若愿意,也可以和从前一般。”

    秦川面沉似水的听着,对方说完之后没有立刻回应,李姓骑士也不催促,只是低着头等待。

    “你回去和杨雄说,这些我知道了,该留的我会给他留,能赚的钱我也不会不赚,只是这次我会小心些。”秦川闷声回答道。

    李姓骑士表情没有变化,躬身抱拳回道:“既然这样,我就把话带回去了,这次来得匆忙,贺礼相关最早要三天后才能到,秦先生保重,小的这就告辞。”

    说完转身就走,走出几步之后,秦川在他背后说道:“老李,你这个年纪该回去养老了,还在那边忙活什么,奔死吗?”

    李姓骑士停下脚步却没有回头,闷声回答说道:“我的事秦先生你知道,现在的日子过得无趣,能死在马背上也不差,秦先生你要保重。”

    两人再不交谈,走到门前朱达那边,李姓骑士停下脚步说道:“你们家还有谁活下来了?”

    “我爹娘和向伯都遭难了,就我和青云逃了出来。”

    “原本说着袁叔没福,你师父能有人孝顺到老,现在看,袁叔这死的早倒是善终了,朱达,你活下来不容易,得好好活着!”李姓骑士感慨几句,伸手拍了下朱达的肩膀,就这么出门离去。

    屋中安静片刻,坐在那里的秦秀才下意识的摆弄了下茶碗,不知道和谁解释,就那么说道:“李富全家人都死在鞑子手里,两个五岁的孩子也没逃过,他这些年一直放不开,他早就死了。”

    朱达一时不知道说什么是好,刚才骑士李富和秦川说起这件事都很平静,都有一种无可奈何的认命感觉,在这个时候,朱达突然间理解了秦川为何要他放下,在大同绝大多数人眼里,鞑子造成的杀戮是天灾,放不下的话只会影响自家的生活。

    “小达,你知道杨家怎么想的吗?”朱达知道这是义父想要倾诉,没有接话,果然,秦秀才自顾自的说了下去:“从前是个秀才的时候,杨家根本不在意我想什么,无非要维持个自家的名声,现在我是举人了,多少要在意一二,可又不用太在意,所以派人过来敲打拉拢一番,这人啊,一步也不能停,得不停的向上奔着,不然,这念头不能通达,气顺不得。”

    刚才李富那番话固然是示好拉拢,可敲打威胁的意思也很明显,朱达当然听得明白。

    “也算落了一桩心事,吃饭去,我饿了,你也饿了。”秦川没有继续这个话题。

    ......

    “老周,你觉得接下来还有多少贺客上门?”在酒桌上,秦川开口问道。

    周贵愣了愣,立刻盘算起来,怀仁县的英雄谱他是知道的,有资格有必要上门恭贺的人物很容易就能盘出来。

    “也不过六家或是八家。”

    “诸位,那怀仁县里还有谁能拦着我们做这桩善事吗?”秦川笑着问了句,大家错愕瞬间就明白过来,气氛立刻高涨许多。

    这次合议,县内有实力的人物都达成共识,而没来不过六七家,还分散在城外各处,实力对比悬殊,当然构不成阻碍或者威胁。

    对这些话,常凯却慢半拍才能想通,不过他乐呵呵的听着,也不在意这个,正要去看看后续的酒菜预备,却被朱达拽了出去,这情景也被很多人看在眼中,对常凯和秦川朱达的关系又有认识。

    “老常,你知道城内城外有什么好织工吗?”

    “朱兄弟,你想做纺纱织布的营生?这生意不赚钱啊!”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4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