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二章 你们找死吗?

    王虎得到了想要的回答后,并没有在这边耽搁太久,但朱达也没想到这顿午饭会持续这么久。

    实际上众人吃得很快,即便平日里讲究细嚼慢咽养生的几位老爷都是风卷残云,吃完之后残羹剩饭摆在那边不撤,立刻热火朝天的开始商议细节,等朱达送走王虎之后,招呼人进来收拾桌子碗筷,然后茶水点心和纸笔都要送上,当场几位经承管年就开始记录。

    当常凯算计着要留晚饭的时候,朱达决定单独宴请王虎一行人的时候,兴致勃勃的众人才主动告辞散去。

    “请秦老爷好好歇息,小的们改日再登门拜访。”

    看到这伙人各自交换眼神的模样,朱达就明白过来,在秦川面前该敲定的细节都已经敲定了,接下来是县内各方合纵连横的时候,估摸着这个晚上很多人家要彻夜长谈了。

    “朱公子接下来还有的忙,咱们县衙还少不得要劳烦公子。”户房的金管年还特意说了这么句,朱达笑着回应,他不知道对方是顺口说的还是真有目的。

    “老常,房契地契明日来户房拿,不必了,明日里我安排人送到秦老爷这边。”买下杨家和方家城内宅院的事,衙门里办的格外快,大家满脸理所当然的表情,心说既然都灭门放火了,总不能白动手,拿了田宅也是应该的。

    “今日里才知道能做的这么快,两个月前方铭要过户一处田宅,硬生生拖了五天,要不是眼看天黑晚饭,今日里怕不是就能办完。”常凯禁不住感慨几句,他其实倒是想和朱达多闲聊些时候,奈何马上要准备晚宴,秦川要请王虎等护送他回来的骑士。

    周青云安排完家丁值守后过来找朱达,看到朱达后倒是愣了下,还问了句“下午我一直在外面守卫,可你看着比我还累。”

    朱达摇摇头,虽说收拢无主之地的事是秦川策划推动,但这件事过程本身就有大量的细节和信息,朱达对这一切都很感兴趣,拼命吸收和了解,观察每个人神情的变化,这个真不比巡逻轻松。

    两个人没有多话,各自拿着兵器在院子里开始训练,在他们身后十名家丁则是一板一眼的做着基础动作,比如说弓步前刺,比如说扬起手臂做投掷,其实朱达和周青云的动作也很单调无趣,劈砍撩刺,前进后退,左闪右避,要说有什么新鲜的就是俯卧撑之类的健身动作。

    领着孩子出来的秦琴瞥了眼就不再看,倒是小红觉得新鲜,可看了片刻发现并没有太多花样之后也不看了,这几天她一直在看,重复不重复还是能感觉出来的。

    每到训练的时候,朱达和周青云就格外的专心致志,对周青云来说是日常,对朱达来说是脑子的放松,可以不去想很多事。

    张罗到间隙的常凯出来喘口气,看着朱达和周青云全神贯注的习练,忍不住出了会神,直到他家婆娘掀开厨房帘子喊他,进门的时候还忍不住念叨着说道“当年我要是好好学”

    等厨房又有食物香味飘出的时候,王虎一干人到了,这十余人鱼贯而入的时候,就有家丁忍不住跟在后面,训练中的家丁们动作也有些变形,尽管王虎等人没有带着兵器,可这些人的气势却很是压人。

    看到家丁们的这个反应,王虎和为首几人还好,后面却有人嗤笑,王虎回头望了眼才安静下来。

    但朱达和周青云却始终没有乱,他们还是全神贯注的演练,尽管额头已经见汗,他们手里拿着的兵器并不沉重,他们所做的动作幅度也并不大,但专注演练求真的话,需要耗费的力气却很大,出汗也是正常。

    “乡下把式!”王虎身后,有人阴阳怪气的说了这么一句,朱达他们依旧练得认真,家丁们却怒目而视。

    “再乱说一句,我扒了你的皮。”王虎回头怒吼说道。

    和他在一起的那些骑士中,有人露出慎重表情,有人则是不以为然,还有人“嘿”了声,后面的反应让王虎更怒,怒声吼道:“练武杀人,要那么多花哨的东西做什么,他俩该会的都会了,无非是多历练,你这个年纪的时候比他强吗?”

    “是军伍的传授,不知道谁家亲兵教的。”有人附和说道,这是懂行人的判断。

    “虎哥,你想要投靠是你的事,兄弟们受王家恩德,还不准备走,你要讨好也换个手段,这俩毛孩子能有什么本事,他个酸子不长眼,兄弟们也瞎了吗?”也有人毫不留情的顶了回来,却从后面走出一名汉子,身量不比王虎瘦弱,看着戾气十足。

    这话这当众顶撞让王虎大怒,盯着这汉子说道:“王豺,自从出来你就冷言冷语,这是想干什么?”

    “看不惯虎哥你这嫌贫爱富的样子,这酸子中个举人你就眼热了,自家上来巴结不算,还带着兄弟们巴结,我可是对几位老爷忠心耿耿,怎么,巴结那酸子就罢了,连着酸子养得兔子也要......”这话可以说是恶毒之极。

    可王豺的话没说完,却听到笑声,两个人争吵的时候,朱达和周青云已经停下了练习,每日里常规的演练到这个时候也结束了。

    “说你是兔子,你听着高兴是不是?”被笑声打断之后,那王豺更怒,转头对朱达大喝说道。

    朱达笑得很开心,一看就是情真意切而不是为了置气,边笑边说道:“王豺这名字很像一条狗啊!”

    回答没头没脑不太有逻辑,但听着朱达说这名字像一条狗,大家就哄笑起来,他们当然想不到朱达是想到了“旺财”这两个字,还以为他仅仅是在回骂,看朱达笑得如此开心,众人下意识觉得他占了上风。

    侮辱别人不成,自家反倒被被贬低,这王豺更加火冒三丈,怒声吼道:“混账小子,真是不知道死活!”怒吼声中,大踏步向着朱达冲来,那王虎看着不对,上前就过来拽,可不知道是无意还是故意,有人拦了下,王虎赶不上,眼看着王豺就到了朱达跟前。

    这时候,跟着过来的家丁们已经急了,手里的投矛都扬了起来,但其他人没有动,他们贸然投出只会误伤自己人,当然,举起投矛的下一刻,有几个人已经拦到了他们面前,颇为警惕的盯着。

    那王豺怒吼怒骂,动作却不含糊,但走的还是街头打架的路数,他比朱达高出半个头去,健壮更是过之,这动作看着就是大人欺负孩童的架势,只不过重心放低,两腿做个小弓步,平衡和后续的反应都有准备,这就是平日里习练够多,经验足够丰富,下意识就有这种完备的动作。

    朱达看着有些慌了,就那么直挺挺的站在那里,毫无反应,眼看着就要被抓到,少不得要挨打,周青云居然也木呆呆的站在那边不动,刚出来的常凯急忙向这边跑,而王虎则是皱眉,王虎身边一干人脸上露出了轻视的表情,更有人嗤笑出声。

    王虎大急,护送秦川回程的路上,一直听秦举人慨叹朱达如何出色,如果遇难与大灾之中会怎么可惜,护卫的骑士们本就不怎么服气,如果朱达在这边被王豺打了折辱,只怕大伙对秦川的信任也会大打折扣,要做的事就崩盘了。

    眼前就要坏,朱达后退了一步,右脚踢起,但这动作幅度太小,根本没办法打到那王豺,只不过这一脚踢起了沙土,王豺猝不及防,被这一脚扬起的沙土打中了脸,本来怒睁双眼,沙土进眼,刺痛流泪,下意识闭上眼,双臂乱舞。

    朱达又是一脚踢出,这一次踢的高些,正中王豺的裆部,要害被狠狠来上一下,剧痛钻心,连眼睛都顾不上了,嗓音变调的捂住了裆部,整个人都蜷缩起来,到这个时候,朱达的拳头够得着了。

    “小子,你想干什么?”拦在王虎身前的人怒喝,刚要向前冲,却让王虎在身后拽住,闷声说道:“以大打小就够丢人了,还想以多打少吗?”

    朱达上身倾斜,借着腰腿的尽力挥拳砸下,正中那王豺的脸颊,只要打准了位置,用足了劲力,就可以把人打晕,这两点朱达全都能做到,一拳下去,那王豺闷哼了声,直接被打倒在地上,抽搐了两下就瘫在地上。

    “狗子,你怎么了?”没曾想这王豺还真和狗挂上些联系,王虎那边有四个人惊怒异常,大步就向这边冲过来,有两个人还摸出了腰间的短刀。

    “他们脚下空地,投!”有人大喝道,六根投矛呼啸着飞出,深深没入那四人身前的地面,还有脚步声响,手持短矛的家丁正快步朝着这边赶。

    先前再怎么瞧不起,这呼啸飞出的短矛可不含糊,这些王家的家兵自然看得明白投矛的准头和力道,更看得到又有十根投矛被举了起来,这在十步之内怎么可能躲得过。

    周青云接过递来的弓箭,朱达接过一杆朴刀,抖了抖手中刀冷笑说道:“你们是想找死吗?”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4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