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八章 做聚宝盆

    当初李家商队和朱达他们搭伙行路,路上互相提防又颇为友好,夜饮的时候老者李修还劝朱达放下仇怨好好生活,这算得上交心了,但临到进怀仁县城的时候,李家商队立刻和朱达他们划清界限,而且做得非常明显。

    “......这么大笔钱财在手,必然要被县里官吏和豪强觊觎,定会招祸上身,不要说享受富贵,自保都很麻烦,很大可能是人财两失......”

    “......我不能说有多好的见识,可走南闯北这么多年,见过这么多人,像朱达这个年纪就有这般本领,这等见识,如此心狠手辣的,却是第一次碰到,按说应当交好,我年纪大了,可对你却大有好处......“

    “......多少英雄豪杰都在官差身上吃了大亏,他过不了这个关卡,只能说可惜了,若是过了,若是能在怀仁县站稳了,老汉宁可磕头下去求恳,也要把这个关系维持下来......“

    过去近一个月的时间,朱达还好好的活着,县里的公差对他敬畏如此,李修的侄儿自然知道该如何做,他行大礼的时候却又想起死去叔父的叮嘱,禁不住悲从中来,但他这等行为却让朱达摸不到头脑。

    事到如今,李修的侄儿倒没有隐瞒,把老人当日的交待说得清楚,这也是李修的安排之一,对朱达这等人物没必要遮掩,实话实说对方自然会有取舍判断,到这个时候,朱达才知道这个年轻人的姓名,李幢,是李家这一代的家主了,李修早就和两位嫂子约定,这也是李家上下的共识。

    “请朱公子多多照顾。”李幢说得很直接,把自己位置摆的很低,如果不是经历风霜让他显得有些黝黑粗糙,看着倒像是好人家出身的读书士子,眉眼清朗,身材高挑。

    朱达脸上露出笑容,毫不见外的说道:”都是自家人,这么见外作甚,进城好好歇息,你们这一路也是辛苦了。“

    看到朱达这么亲切的态度,李幢放松了很多,这等骰子停转再下注的行为太过市侩,李幢很担心朱达会冷淡对待,他设身处地的想过,换到自家身上,对这等前倨后恭的行为只会嗤之以鼻,朱达有这样的反应,只能说宽宏大量。

    进城后商队都被安排到了客栈中,客栈实际上是户房经承周贵的生意,不用他们老爷提醒,客栈上下就对朱达热情异常,这位小爷非但没有占过客栈的便宜,反而照价付钱,带来了很多生意。

    当知道朱达的义父是位年轻的新晋举人之后,李幢对朱达的敬意又是加了三分,怪不得这位小爷发了大财回城还能安然无事,原来有这样的靠山再后面,朱达没有和他卖关子隐瞒什么,在对方说了李修染病身亡和路上相关之后,也讲述了回城后和官吏差役们的死斗,和登上大堂挟持知县的“事迹”,等听完这些,李幢对朱达简直是五体投地了。

    李幢虽说年轻,可也是见过世面听过消息的通透人物,自然能想明白朱达这些事需要何等的智谋和勇气,再想到朱达此时的年纪,那就更加了得,到这个时候,李幢其实有几分悔意,早知朱达是如此豪杰,当初就不该存着观望下注的心思,在危难时就该交好那就会有更大的好处。

    “请李兄回乡之后,多多宣扬怀仁县城,从今以后,自代州来去往大同西部的商队就来县城这边驻扎休整,郑家集有的,这边都有。”朱达开门见山说出了心意。

    彼此间本就没有什么深交,想要成为朋友或者同盟还要看以后的往来,与其弄些交际上的客套,不如直截了当的谈,这也是李修李幢主动交好的第一步目的。

    听到朱达的话,李幢虽然觉得别扭,可他在外行商也有几年,不是矫情之辈,当即笑着应承下来,不过心里也在嘀咕,这位小爷未免唯利是图了些,难道是要重复做河边新村和郑家集的贸易中转生意?这般钻到钱眼里,日后深交不得。

    “我现在很缺粮食,运粮过来,怀仁县内不收规费,我愿比市价多两成收购,出现银,这消息我只和你一家说,十五天后会和其他人说。”朱达说出了第二个要求。

    这个要求一说,李幢和陪着过来的管事脸上顿时浮现激动神色,长途跋涉当然不会运粮贸易,但来往于各处州县卫所,可以就地收购运送,一倒手就是两成的利润,这是顺手能赚到的,而且这是专给李家的好处,李家比旁人多出半个月的时间,足可以领先一步,多赚许多。

    “好说,好说,现在秋收过去没多久,数目和价钱都不愁,请朱公子预备好储存的库房。”李幢热切的回应说道,短短片刻,他已经修正了对朱达的看法,粮食贸易有利润,但利润相对较低,朱达先在这上面下功夫,说明不是急功近利之辈,虽说布置对方要做什么,可想必有大谋划,这样的人物值得深交。

    “李兄下次来的时候,记得带一份清单,代州是晋北的枢纽之地,四方货物汇聚,李兄能贩卖什么品类还请列一份单子,你我之间有大生意可做。”朱达笑嘻嘻的补充说道。

    商人逐利,在相交不深的状态下,想让对方帮忙做事,那就要给出足够的好处,粮食贸易就是其中一项,当然,朱达现在也需要粮食,他的各项计划中都需要大量的人力,怀仁县今年的收成又是个减半的态势,在恢复生产之前,一定要储存足够的量。

    对朱达来说,与其说他对李家商队感兴趣,到不说对代州更感兴趣,山西西北部是九边之一的山西镇,山西镇面对的就是河套蒙古各部,所谓的套寇就是指河套蒙古部落,山西镇也是要紧的防区。而代州就是在山西镇、大同镇和山西省交汇之处,另外,沿着代州向东,有官道直入北直隶过保定府连接顺天府和京师。

    也就是说,代州是某种意义上的四方汇集之地,太平时候,代州向北可以去往大同镇以及更北边的草原各部,向西可以去往山西镇以及西边的河套各部,向东则是去往北直隶以及京师,向南则是太原府以及山西南部各府县,同样的,这些地方的商队和货物也会在代州这边经过和中转,这样的地方人流物流和消息流转都是顺畅方便,想要今后在商业发展,和这边的商队有交情,当然大有助益。

    朱达想的长远,那李幢却未必这么认为,朱达再怎么英雄豪杰,对外人来说,毕竟是在这偏僻县城内的出色人物,格局和眼界想必有限,能知道代州在什么位置就算不错,怎么可能还想到具体方位和连接四方的意义,这么想倒不是轻视,在这个时代,人能得到的教育和信息都很有限,没有出过门的人很难知道外面的地理道路方位等信息,朱达这样的是异常......

    谈定了这些,朱达也没有留客,现在也不是接风洗尘饮宴的时候,只是关照客栈好好接待,在晚饭之前,朱达带着周青云一起去了客栈,为停在院子里的李修灵柩上香行礼。

    对朱达来说,这一个月的生离死别太多,有亲近人的,也有萍水相逢的,让他心情颇为沉重,但回到宅子之后却没有回去唏嘘感慨,又把常凯喊了过来。

    太阳落山之后,城内屋中就有些黑暗,秦川和朱达早早就点起灯火,在灯火映照下,平铺着的几百两银子让常凯眼花缭乱,怎么都移不开目光。

    “让你忙活,没有让你先垫钱的道理,这五百两你先拿去用,账目记清,咱们一个月算一次。“朱达大方的说道,现在他安排下去的事很多很琐碎,要不少人手东奔西跑的,如果不给足了银子,常凯或许尽心奉承,其他人就未必会用心做了。

    “我的小爷,有钱也不是这么折腾的,你以为家里有个聚宝盆吗?”常凯倒是不见外,很是心疼的说道。

    “我们就是要造一个聚宝盆出来,这些钱你当个药引子,慢慢的就能钱生钱了,现在花的,咱们今后十倍百倍的赚回来。”

    “都知道朱兄弟你点石成金,可你流水一般的花银子,这让老常我心颤,这能赚回来吗?“

    “且看我慢慢做,明日里你安排你手里信得过的人手,两人一组,三人一组,去咱们县和临县和卫所挨着的边境路口宣扬,就说郑家集已经荒废了,想要安顿补给就来怀仁县城这边,公平买卖,绝没有匪盗侵犯,没有官差敲诈,也把这个消息给咱们县里的官面上和地方上的各位,我招商引资进来,后面有大伙的好处,谁要只看眼前这点,别怪我不客气。”

    朱达描述的这些事,常凯大概能想明白,因为有河边新村和郑家集的例子在前,逻辑很清楚,常凯只是笑着夸了句:“招商引资这个词好,朱兄弟真是有大才!”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4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