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八章 焉知非福

    孟田迈步前冲,手中长棍一抖,好似毒蛇吐信般刺了出来,却是奔着朱达的上三路来了!

    他这先攻的动作出来,懂些武技把式的人都在点头,孟家这小子不含糊,学的不是卖艺套路,是真能打人杀人的。

    孟田动,朱达动,朱达的动作同样是刺!

    围观诸人都是倒吸一口凉气,懂行的觉得这是真狠,朝着两败俱伤去了,不懂行的只觉得紧张,这样的打斗和他们平时看到的打架完全不同。

    两人进了彼此木棍的范围,都在前冲的势头上,顷刻间就要碰撞,这等距离,这等时机,唯有坚决向前,变化是来不及了,变化更可能失掉眼前的机会!

    孟田怒吼一声,又是快了些,他觉得自己变不了,朱达也不可能变,无非是谁先击中对方,现在看,自家更快,木棍前段距离对方更近,这样的力道打中之后必然是疼痛抽搐,到那时候,让你威风全无,再无脸面去迫害无辜。

    可就在这相距两尺左右,朱达上身猛地一晃,手中木棍一摆,双棍相碰,孟田当然想到了对方的格挡,可他早就想到了这点,这等前冲的势头又怎么会是格挡能荡开的。

    “碰”的一声响,孟田没想到朱达发出的力量这么大,他不由自主的就偏了下,想要偏回来却怎么也偏不回,朱达的木棍碰撞后没有收回,反而瞬时压住了孟田的齐眉棍。

    两个人还在对冲,棍棒仅仅贴着,在角力的过程中,棍棒都从平端变成了斜举,孟田和旁人比试,从没有在力气上吃过亏,可这一次,他却觉得手臂不受控制了,从平端到斜举,从戳刺变为角力,孟田没有调整过来,只觉得朱达那根木棍上有千斤之力,不断的压过来。

    在外人眼中,这两人都是举棍前刺,朱达格挡开,双方双棍交叉角力,朱达尽管后发,似乎借到了势头,直接压了过去,这个变化围观众人都看得糊涂,不管是懂些武艺的差役还是庄客们,怎么看都是孟田占优,怎么突然间就失去主动了。

    双方猛冲乍停,孟田又觉得压力巨大,下意识的鼓足了力气,可突然间,面前的人闪开了,他浑身向前的力气都用在了空处,根本没办法收住,没了平衡,踉跄着向前,踉跄两步他就站稳,可就在此时,风声呼啸,双腿剧痛,整个身体翻了起来,摔在地上。

    周围响起一阵惊呼,只见得两人对冲,朱达手中棍棒一档,然后让出个空子来,木棍扫到孟田双腿上,把人打翻在地,已经胜了。

    懂行点的皱眉琢磨,外行的却觉得失望,难道不该你来我往来个几十几百回合,怎么就这几下分出了胜负。

    孟田忍着双腿剧痛,挣扎着就是翻过身,还没等动作,就被朱达用棍子在腰腹间点了下,力道不大不小,却让整个人僵住不动,这下是个警告,孟田很明白要是用了力气会是什么结果。

    “丢了棍子。”朱达说了句,孟田看着站在那里的朱达,不敢有二话急忙丢掉,喜欢舞刀弄棒的年轻人对强过自己的最是佩服,何况还被打疼了。

    只要是战斗就不该有任何放松,尽管是比试,朱达还是把孟田的棍子踢飞,然后才看了躺在那里满脸丧气的年轻人一眼,笑着点了点头。

    ”孟田,抽六鞭子,去掉这副役身份,明日来田庄干活!“朱达冷声喝道。

    全场当真鸦雀无声,孟田面如死灰,那边付宇顿时急了,没有任何犹豫的冲出人群,距离朱达几步远的时候就是跪下,朗声说道:”朱老爷,小的愿意分担责罚,吗,孟田糊涂,还请朱老爷开恩饶过。“

    ”没你的事,你要想分担,就一并去掉副役身份,明日来田庄......“

    “小付,你没了身份没法回去交代,我家里不缺这个,一人做事一人当!”

    付宇身为独子,没了白身副役的身份就要等自家父亲老去,甚至在礼房都未必能拿到合适的身份,没了这身份,自家日子都要被影响,付宇犹豫了下,怒火烧心的盯着朱达,可看了两眼却愣了下,陷入了犹豫中,前后左右看看再没出声,起身站起后退一步进入人群中。

    这行为让孟田深深低下头,连带着身边差人们都颇为鄙视,毕竟这兄弟情义做了半截,让人更加不齿,有人冷笑,还有人故作小声的直接说出来“这读书就是把良心读没了,不吃亏,还要赚个好名声。“

    常凯想要相劝,可看了看眼前这场面,再看看还没爬起来的孟田,跺脚叹了口气却不言语了,难民和庄户们都有些不明所以,有见识的瞪大了眼睛看着朱达,心说这个年轻人难道不只是有钱吗?居然可以革掉差役的身份,这可是官家老爷才能做的事,想通这个,更是敬畏,也更后悔跟着一起取闹。

    白身副役们心里当然明镜一般,凭朱达在怀仁县的势力,拿掉白身副役的差事当真易如反掌,真发了狠,三班六房那些做爷的也不是赶不出去,这样的人物又是能打,这孟田当年惹事就是打了三班里面的人,拳脚棍棒上在本地很是有名,可这次才几下子就被打倒,这朱达真真得罪不起......

    ”鞭子在开水里滚过一炷香,然后换水加盐,每抽一人在盐水里刷一次鞭子,抽十人换一桶盐水。“朱达冷声说道。

    家丁们闷不做声开始忙碌,年轻差人们都是瞪大了眼睛,脸上有愕然的表情,心说这抽个鞭子还要这么折腾,这下手未免也太狠了,谁不知道鞭子浸泡了盐水打人最疼,那当真是和刀割一般,还是在这样的寒冷天气里打,想想就是折磨,可到了现在,谁还敢反驳朱达的意见,只能是乖乖照做。

    好在这田庄里大的锅灶不缺,鞭子和盐常凯都已经预备好了,垂头丧气的难民们被押着一排排跪好,那挑头的中年人被特意关押,蔡家四兄弟也多两个人盯着,他们的扎眼大家都看得到。

    朱达和周青云旁观着这一切,周青云突然问道:“这小子算是练过,你万一打输了怎么办?“

    “我有八成的把握不会输,我和你天天吃饱吃肉,又是苦练不停,个头和力气都比寻常人要大,我们有名师指点,又经历过生死场,套路、经验和镇定都是不缺,更要紧的,我和你都不是闷头练,我们去想,去问,去琢磨,这就比别人懂得更多,练起来和打起来也更通透,若说我们对上王虎他们,胜算很小,对上这样的年轻人,不太可能输。”朱达滔滔不绝的说道。

    营养充足,训练没有松懈,又有那二十余年的强身健体方法,那身材和力气就有优势,袁标算得上是名师,传授肯定不差,而且带着两个人经历生死厮杀,实战经验丰富,那么临敌机变和镇定都远超旁人,朱达在最后一个原因上含糊了,这一点反倒是很关键,因为他会思考和分析,并没有纯粹的苦练傻练,不断的分析总结,他会比别人认识的更透彻,这让他更上一层。

    这就是朱达自信的原因,临战前他清楚的判断了敌我的差距,一个出身县城没见过什么世面,家中并不如何富裕,又不是独子的年轻差人,朱达知道自己可以稳稳胜过。

    田庄大灶本就在烧火烧水,因为要准备这么多人的饭食,加上盐和鞭子都不缺,很快附和朱达要求的鞭子就会做出来,按说此时围场上的气氛该很肃杀,可实际上却相对轻松,难民们垂头丧气,左右都要挨打,倒是认命了。

    正说话间,常凯却走到朱达身旁,犹豫了下才开口说道:“朱兄弟,孟田这孩子其实不错,打就该打,这副役的身份可是他一辈子的营生,还是开恩饶过。”

    朱达笑了笑说道:“老常你求情,我就给这个面子,你觉得这是个一辈子的营生吗?”

    这句反问却堵住了常凯所有后续的话,常凯不是个莽汉,他能在朱达陷入困境的时候冒险示好就足以证明,朱达这话几重意思他没有立刻听懂,却听出来没那么简单。

    好在想明白这个倒也不难,常凯沉思片刻,摇头笑着说道:“挨几鞭子也好,是他的造化!”

    ......

    差人们对煮鞭子的差事很不耐烦,按照他们的说法,鞭子在热水里面浸过,显得在开水里泡过就好了,可家丁们却不敢有丝毫怠慢,坚决要求这么做,家丁倒也不是不像偷懒,而是投机取巧几次都被发现后狠狠受罚,只能毫不松懈的照做了。

    在不耐烦的情绪下,年轻差人少不得念叨几句

    ”......这朱老爷太狠了......“

    ”......哪怕拿棍子打几棍子,也不能抽鞭子......“

    ”......这天气几鞭子下去,就和刀割一样......“

    这边念叨,那边却有人听不下去了,闷声插言说道:“要是用棍子打,几棍子下去恐怕就是打坏了,打残打死都有可能!”

    鸦雀无声,因为是这个道理。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4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