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36章 闭关三月4

    捞月老祖咪着一双老眼,很平淡淡地笑着回答:“呵呵,是、也不是,老夫就是想问问他?”

    “前不久,他回南疆一趟省亲去了,可刚一赶回来,又有重要的事情缠身,去处理事情去了,目前他具体在哪里,我这个盟主还真不知道。

    他那人邪气十足,想到哪儿就到哪儿,凡凡之人根本摸不到他的脉落,不过,老祖,前不久你们在空间隙缝里呆了四天,到底搞了些什么,为什么那么狼狈的跑出来了,却不见白凡的人出现呢?”

    面具盟主给他来个一推六二五,然后转移话题,装作什么也不知道的样子,来反将捞月一军,看看他怎么说。

    捞月老祖一听这话,心里就有点狐疑了,毕竟,他是个老狐狸,比猴子精得多,略一考虑之后,带着疑惑地神情问:“这一点,我相信盟主应该比我更清楚吧?”

    “怎么讲?”

    “他当时虽然没有出现,但事情过后会不出现吗?等到他一出现,你这个盟主就不会率先打听这件事儿?因此,具体发生了什么,你应该比我们更清楚!”

    “你是当事人,本盟主连裂缝都没进去过,怎么会比你更清楚呢?而且,白凡虽然是我手下的人,但他还是华夏国安局的人,根本不拿我当回事儿,而我又爱才如命,看到他是个人才,才会对他如此放纵。

    从空间裂缝之中出来之后,他的确是神清气爽,好像功力又精进了几分似的,当我问他具体情况的时候,他只是说,在空间裂缝之中悟出了一点东西,侥幸保命而已,其它的,一个字都没吐出来,就闭关了。

    闭关一结束,就请假说要回南疆省亲一趟,公司有许多事务需要他去办理,毕竟他是公司的老板,手下有上千号人等着他吃饭呢,因此,我就准了假,这样,拍拍屁股,他就直接走人了。

    可一去就是这么久,一个月前刚回来,就麻烦缠身,亲自去处理了,据说是国安局的事情。”

    听了面具盟主的一大段解释,捞月老祖半信半疑地点了点头问:“那你觉得这个白凡今后的发展怎么样?若是修到真人之境,需要多久?”

    听了这话,面具盟主终于懂了,这捞月老祖来要回徒弟是假,向白凡示好是真,他是来铺底,打前站的,想要搞好关系,为以后的宗门发展,铺平后路。

    由此看来,他对白凡的修练前景也是十分看好了,怕的是不到十年之间,这家伙就会超过老一辈的高手,独领修练界的风骚,将来的江湖,完全会由白凡说了算。

    若不是这样,捞月老祖岂会如此低声下气?他们四大高手在空间裂缝之中,想联手诛杀白凡的时候,就是基于这种心态,可惜,被白凡极其狡猾地来了个神出鬼没、不见踪影,如此算来,还真是侥幸捡了一条性命。

    因为,此战凶险万分,四大顶级高手联手,岂是白凡这个只修行了八个月的半吊子菜鸟能抵挡得住的?

    但最终,白凡却把四大高手搞得灰头土脸,断了一人臂膀,杀了一人,小伤了一人,只有捞月老祖凭借着上古异宝躲过了一劫,完好无损的逃出了空间裂缝……

    想到这里,面个盟主心里跟明镜似的,她大有深意地抬簪首,望向捞月老祖,似乎想说些什么,但却没有说出来,这种鸟样子,搞得捞月老家伙心里忐忑不安,老脸上的神色也没有先前那么祥和了。

    但回到宗门之后静思的捞月老祖,不得不承认,白凡这家伙是个奇才,而且是个不可多得的奇才,此人若不能除掉,就万万不可得罪,这一次没有除掉他,下一次就更加艰难了,那么,为今之计,只有厚着脸皮,负棘请罪,铁了心抢先与白凡搞好关系,为宗门的今后,早做打算了……

    想了想,捞月老祖咬了咬牙,涎皮赖脸地终于说出了自己的真正来意:

    “盟主,老夫此次来,最主要的是来负棘请罪的,上次是我这老家伙的不对,不仅抢劫了太岁宝宝,而且还想杀人夺宝,这种行径的确下作过了头,是以,烦请盟主大人给我在中间说说项,以后我清静宗必唯他马首是瞻,决不反悔,若违此誓,当受天遣!

    其次,是来请盟主看在老祖薄面上,放了我那不懂事,不说人话的孽徒,回去之后,我必让他闭门思过,严加惩处,决不辜息养奸。

    本想当面向白凡道歉,可不巧,他的人不在盟内,去向不明,只好烦请盟主代为转告了,可好?”

    话既已说到了这个份上,面具盟主当然不会再端着架子了,她立即上前劝说道:

    “当然可以,但老祖为此发下这等重誓也太过了,想想白凡一介修行新人,真的能被老祖如此看重?”

    捞月老祖正色道:

    “关于这一点,盟主恐怕比我还要清楚吧,看着你这里的虽然人才济济,有几个年轻人底子都相当厚实,是不可多得的好苗子,但和白凡比起来,却判若云泥了,无论他们之中的谁,都是修行了几十年,十多年的道行,可白凡呢?

    才修行不到一年,更何况,他们中有谁能挡得住你我的一掌?而白凡却在空间裂缝之中挡下我们四大高手联手诛杀的一掌,并且完好无损地活了下来,最终还杀了我们一人,伤了两人,若不是老夫有上古异宝护体,恐怕此刻的小命早已不在了!”

    面具盟主大为惊讶地问:“真的有这等事儿?”

    “当然,不然,老夫会特意前来负棘请罪吗?老夫断定,只要白凡不死,不出十年,华夏乃至整个地球的修练界,必会让他独领风骚。

    与其到那个时候再来巴结求和,不如现在就来负棘请罪,谛结盟约,这样子,才是我老祖喜欢做的事情,不像元阳子那老鬼,真是个死顽固!”

    面具盟主的一对丹凤目,朝着捞月老祖的桔皮脸深深地盯了一眼,这才果断地点了点簪首,娇声道:

    “那好吧,既然老祖都托了实底,本盟主也不能太矫情,就代白凡那好命的小子答应下来,从此你清静宗与铁血同盟乃至华夏国安局,都是一力同心,全力向外,共同缔结盟约,一荣俱荣,一损俱损,如何?”

    哈哈哈……

    捞月老祖开心地大笑了几声,伸出大拇指,递向面具盟主,称赞道:

    “好,女丈夫也,豪爽之气果然不让须眉!”

    但面具盟主听着这夸奖的话,并没有失了心智,丧失了原则,立即泼冷水道:

    “老祖别夸太早了,这事情本盟主是同意了,也答应帮忙说项,但白凡并不在,等他回来之时,我再传讯老祖,当面说清楚,如何?”

    “好,如此甚好!为了答谢盟主的好意与善心,老夫奉送一机密消息,近期请注意邪刀盟的一切动向,恐怕,他们不久便会开始动手了……”

    面具盟主单手一竖在胸前,打了个道揖,娇唇轻掀道:“多谢老祖的诚意!”

    “不谢!”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