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8章 南京保卫战(大战)

    “韩伟!无名小辈罢了,你这次的失败让人感到耻辱。

    作为帝国军人,你必须要重新拾回你的尊严。”谷寿夫沉声说道,他觉得柳川平助是在故意夸大对手给自己的失败寻找借口,因此脸色并不是怎么好看。

    柳川平助低头,用愤慨的声音保证道:“师团长,我一定要亲自洗刷自己的耻辱,若是做不到,我愿切腹自尽,以谢天皇。”

    “你想怎么做?”

    “给我一个联队的兵马,不,哪怕是一个大队,只要配足了火炮,我愿意负责攻取雨花台左翼阵地,哪怕是死在冲锋的道路上。”

    “好,帝国军人的尊严不容受辱,这样,我给你两个联队,另加两个炮兵中队,助你拿下左翼阵地,活捉韩伟,一雪前耻。

    另外,进攻另外两个阵地的计划我也会安排下去,我会保证你在进攻左翼阵地的时候不会腹背受敌。”

    “嗨,谢师团长!”

    柳川平助眼睛一亮,心中的底气不由得多了起来,两个联队就有近6000多人马,辎重炮火更是多得难以计数。

    另外最让他头痛的中央阵地和右翼阵地的支援也被师团长谷寿夫摆平,若是这样他还拿不下左翼阵地,他真的可以刨腹自尽了。

    雨花台左翼阵地数公里外,柳川平助率领着两个联队驻扎在此。

    两个联队的指挥官也是老熟人了,是同样在韩心的手底下吃过大亏的野田正雄和小野。

    这三人可谓是同病相怜,此刻对韩心的那种愤恨早已经深入骨髓,满怀着愤怒,要在这一战中证明自己。剿灭388团,攻占左翼阵地。

    攻占南京城,时间紧迫,柳川平助在作战会议时当即下令道:

    “野田,给你一个炮兵中队,外加两个步兵大队,你负责在最短时间内攻取蚕业实验场。”

    “嗨!”

    “小野,也给你一个炮兵中队外加两个步兵大队,你负责攻取天隆寺,不管你用什么方法,务必给我拿下它。”

    “嗨!”

    “这一战是我们洗刷耻辱的一战,我们要将敌人的心理防线完全摧毁。

    记住,若是能活捉388团团长韩伟,一定要把他给我带回来。”

    “嗨,旅团长,敢羞辱我们的人,我一定会将他折磨到死。”野田正雄残忍道。

    “去准备吧!十点正式进攻!”

    柳川平助点点头,在小野两人离去之后,又对着参谋道:“现在,我们的兵力还剩下一个步兵大队,和一个炮兵大队,你将他们全部集结起来,我亲自率领他们攻取安德门。

    还有把那三门九二式步兵炮、两门反坦克炮都给我拉到阵地上,火炮班、弹药排全体待命。

    这一战,就是轰炸,我也要把安德门轰成碎片!”

    “嗨!”

    ……

    雨花台左翼阵地中心指挥部,韩心的脸上罕见地带着忧色。

    吕光伟、周大龙、杨旺等人已经完全出发,时刻韩心的身边只剩下了政委何淼一个。

    “团长,看您脸上的忧色,是担心前线的战斗吗?”

    韩心轻轻地叹了口气,点了点头。

    “团长,你是说我们守不住阵地?”何淼一惊,和韩心在一起这么久了,他从来还没有见到过自己的团长如此地悲观过。

    向来,无论是情况多么困难,只要自己的团长脸上还显现着一片从容,何淼这心里就总是会莫名其妙的感觉到踏实。

    但是这一刻,他是真的有些心惊了,因为就连一向从容镇定的韩心的脸上也表现出了明显的忧虑。

    “胖子,守是肯定守不了长久的……这一战本就是不可为之而为之,背水一战,不败的可能性……渺茫啊!”

    “团长,您也没有法子吗?”

    “呵呵,没有!”

    “唉,说这些做什么?不管怎样,该来的已经来了,我们总是要勇敢无畏地去面对。

    这一战,我们依旧要打出我们388团的风采,哪怕是最终失败,也要叫敌人胆寒!”

    韩心凝目,眉毛飞扬起来,之前的颓势消失的无影无踪,连带着何淼一起坐直了身躯。

    “对,您说过,我们要做狼,做那种明知不敌也敢上阵厮杀的饿狼,狭路相逢,勇者恒胜!”

    韩心拍了拍何淼的肩膀,鼓励地看了他一眼,然后笑道:“情况也没有你想的糟糕,走,我们去整合剩下的兵马做预备队,随时应对支援突发情况。”

    大战即将开启,我们将目光聚焦在雨花台左翼阵地。

    三大块儿:天隆寺、安德门,蚕业实验场。

    韩心在之前说过,在明知防守没有意义的时候可以选择撤退,阵地丢了,只要人还活着,总是会有希望的。

    但是很明显,这句话大家把它理解成了自己的团长对兄弟们的关怀!

    事实上,谁也没有把它真正的放在心上,当然,也或许是大家刻意地选择了忽略。

    ……

    安德门,是一个三孔门建筑,分为主门和两个副门。

    吕光伟命人在安德门机枪射程内安置了两道铁丝网栏网,铁网内部,安德门前,又架铸了高高的水泥麻袋工事。

    工事的后方是一架架严阵以待的机枪掩护体,两边还有六七个坚固的水泥碉堡。

    吕光伟也对这是这次战斗的残酷有所预料,他命人把安德门的两个副门用石头全部堆砌起来,然后主门的下面又摆起了一米多高的水泥麻袋。

    一旦安德门前线失守,他就会率兵退入安德门做最后的抵抗。

    吕光伟像是完全忘记了韩心的交代,他开始吩咐:

    “兄弟们,这一仗,千千万万的眼睛都看着呢!

    保家为国、马革裹尸的屁话我也就不说了。

    但都给老子记住了,只要我吕光伟没有撤退,谁他娘的也不许给老子撤退,否则老子直接一枪崩了他。

    誓与阵地共存亡,这句话可不是仅仅拿在嘴边说的。”

    “营长,你就放心吧!你就是拿枪指着我们的脑袋,我们也不会后退半步。”

    “就是!死就死了,怕他个球。”

    “谁他娘敢后退,就是龟孙子,老子也瞧不起他。”

    吕光伟的这个营里边也多是一些血性的粗汉子,吕光伟的两嗓子还没有完全落定,一大堆粗鲁却代表着坚定决心的话语纷纷响起。

    吕光伟欣慰的大吼道:“好,这一次咱左翼阵地有三大块儿,我虽然是三兄弟里的老幺,但是也绝对不能让大哥和二哥比了下去。

    兄弟们,都替老子争口气儿啊!

    誓死血战,让小鬼子见识见识我们中国人的节气,宁为玉碎,不为瓦全。

    就是来十倍的鬼子,老子们也敢跟他们誓死一战。”

    “吼吼……”

    ……

    (求一下订阅,现在的订阅不知为何惨不忍睹,近期均定甚至超不过一百!呜呜呜……)

    (未完待续)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