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0章 囚笼政策 对策

    “团长!”

    韩心动容,却发现在激动与感慨之下,什么话也说不出来。

    林大山显然也不是一个多么会表达的人,他这人就是这样,一激动,除了一些脏话之外,再说不出其他言语来。

    笑骂道:“行了,你小子少弄这些让人抹眼泪儿的话语。

    快给老子说说,你这一年多都跑哪里去了。”

    “唉,老林,要说话这也不是说话的地儿啊,你看韩心风尘仆仆地赶回来,这还没有好好的休息过呢!

    再说了,首长还在这儿呢!”肖响笑着开口,向着一旁静静中含笑看着韩心等兄弟相聚场面的刘伯承示意而去。

    却不料刘伯承原本还笑着的脸迅速板了起来,道:“瞧瞧,你们这些后生小子,还嫌弃我怎么的?

    告诉你们,我可是韩心的拜把子大哥,可别想把我甩在一边儿,我也特别想知道韩心这一年多的经历呢!”

    众人大笑,随即刘伯承下令让炊事班的同志整了几个小菜,弄来几张小木桌,胡乱的拼凑在一起,就成了大家喝酒谈话的美妙场所。

    ……酒过三巡自然是不可能的,八路军纪律严明,喝酒这事儿可是不允许的,要犯纪律的。

    不过韩心知道自己的老团长林大片是个爱喝酒的主,又得到了刘伯承的批准之后,还是和林大山两人小酌了几杯。

    接着,韩心开始给大家讲这一年多来在国军方面的见闻、感触、经历,也询问了大家关于近年来八路军的发展情况。

    话题持续了很久。

    韩心在国军虽然只有一年多时间,但是种种经历却犹如奇幻一般,时而让大家担忧紧张,时而愤慨不平,又时而欢快大笑……

    一直到……“妈的,团长,这是个什么道理?你替他们流血牺牲,一心杀敌报国,这些国军呢,居然如此的对你,真是太不是东西了。

    刘伯承自然也在其中,听完韩心最后的叙述,他没有像二牛等人脸上顿时浮现出愤怒,而是缓缓开口道:

    “说白了,韩心还是受到了我们共方带给他身份的连累,老蒋灭共之心不死,我们共军一天不灭亡,他就一天也不会放弃对我们的打击和排挤,哪怕是在这危急万分的抗战时期。”

    “哼,这国军真不是东西,民族存亡的关键时期,不在主战场出力,反而在背后捅刀子,简直让人不齿。”石温怒骂。

    刘伯承的眼神变换,韩心终究一叹,道:“温子,你得记住,国军之中也有英雄,自南京保卫战到徐州会战、武汉会战以来,我们都有所见证。

    我们可以大骂国军无所作为,只知道针对我共方打内战,但是我们必须得加一个前提,就是那些国军内部的反共顽固派,切不可一概而论之。”

    “不错,我赞同韩心的话。”刘伯承也点了点头,石温也反应过来,若有所思。

    接着,韩心又讲述了自己是如何从国军内部的囚禁逃出的经历,这让二牛看向杨依灵的眼神再次变化。

    “嫂子,谢谢你!”二牛等兄弟们向杨依灵道谢,二牛更是作为代表非要给杨依灵敬酒,让大家再次从压抑的氛围中脱离出来,一阵大笑。

    一番玩笑,韩心再次将话题转正,对刘伯承说道:“师长,我从国军逃回来的路上,经过许多村庄,其中……其中有几个村庄遭受到鬼子残忍屠杀……这个情况,总部知道吗?”

    “知道!”

    刘伯承沉声回答,而韩心所说出的话也让在座的众人脸色越发的难看。

    显然,小鬼子的这一卑劣行径大家都已经了解,更是极其的愤怒。

    刘伯承有些悲痛道:“鬼子灭绝人性,居然卑劣到这种地步,这是我们共方绝对没有想到的。

    自1939年冬天以来,由于我八路军在敌后战场上采用游记战术对鬼子造成了很大的骚扰和惨痛的创伤,小鬼子对此深痛恶觉。

    所以他们想出了一个对付我们游击战的方法,推行以铁路为柱,公路为链,碉堡为锁的囚笼政策。妄图依托铁路、公路、水路和据点、碉堡,购置交通网这个囚笼,分割封锁我抗日民主根据地,一口将我八路军吃下去。

    另外,小鬼子对于百姓对我八路军提供的帮助深痛恶觉,丧心病狂……所以就有了你看到的惨痛一幕。”

    “这群狗日的。”林大山咬牙切齿的骂道。

    然而只是坐在这里痛骂是根本起不了作用的,韩心沉默了片刻,又问道:“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师长,咱总部应该也给出了应对的政策吧!”

    这句话是韩心试探着问的,他自然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件。

    刘伯承点点头,道:“办法自然是有的,只是现在还在斟酌阶段,韩心,你小子的思路一向与人不同,不如你也说说看,损失你面对这种情况,你会怎么做?”

    “师长这是考验我?我就是一大头兵,首长指哪儿我打哪儿了,我哪里会知道什么?”韩心笑道。

    但是他说出来的理由,别说是刘伯承了,就是一旁的二牛等人都有些嗤之以鼻。

    刘伯承见韩心没有松口的意思,心中暗笑,这小子也是个滑头。

    于是开口道:“彭老总的意思是,既然鬼子给我们弄了一个囚笼,不破不立,我们干脆就打破它,直接粉碎小鬼子的阴谋。”

    “师长,什么意思?”

    韩心的问题是二牛等人也非常好奇的,因为就算二牛等人也完全不知道上头的计划。二牛性子直,直接问道。

    刘伯承想了想,这也算是提前把上头的作战思想给同志们灌输了下去,于是道:

    “简单点说,就是采用四面开花,多点出击的战术。

    小鬼子所图甚大,妄图利用这个囚笼政策一口将我们八路军吃下,可是他们未免也太小瞧我们八路,或者说大瞧他们自己的肚量了。

    到时撑破了他们的肚皮,就是他们灭亡的时候。

    小鬼子不是依托于铁路嘛,那我们就毁了他们的铁路,破坏他们的交通,拔掉他们的据点,进行反扫荡。”

    韩心道:“彭总果然大才,如此打法虽然在各类兵家著作里边完全没有,但是所谓军事作战,就是在于出奇制胜,灵活运用,不拘一格,才能百战百胜。”

    刘伯承欣赏的看了韩心一眼,笑道:“你小子在战术认识上倒是颇有了解。

    你这个问题副参谋长左权同志也曾向彭总提问过,你可知道彭总是怎么回答的吗?”

    “彭德怀打法!”

    “哈哈,你小子果然聪慧,这思维!”刘伯承怔住,由衷赞道。

    (未完待续)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