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venskeren很想杀人。

    从上局比赛到这局比赛,他的盲僧一直处于一个奇怪的状态,打的不错,但迟迟打开不了节奏,甚至拿到一个人头都显得极为艰难,这场比赛,对手好不容易拿出一个前期必然被压的阵容,他却一直被对手龟缩在塔下的战术给恶心到了。

    这不止是缩头乌龟,更是一个带刺的玫瑰。

    而Svenskeren越想抓人,越害怕自己失误,更何况老鼠在塔下,就算是装备没有后期那么爆炸,一个治疗,一个闪现,一个大招也足以在塔下进行反打,运气好反杀一个也是有可能的。

    上局TSM战队对线劣势崩掉,是自己作出来的,又弱势又想要对线杀人,无脑上前留人,这场比赛UG战队用另外一种形式打脸,正确地告诉了TSM战队劣势阵容该如何打前期。

    可是,这并不是一个打脸的好时机。

    因为UG战队抗压哪怕做得再充分,他也是抗压,他也是逆风。

    固然你抗压做得很好,也不过是比上一局TSM战队所表现出来的崩溃要稍显正常一些。

    “等下,你不要想着打输出,只要想尽办法踢出回旋踢,把老鼠踢给我就行了,给我一个距离,我就能秒杀老鼠。”比尔森知道Svenskeren心里面在紧张些什么。

    他可能更多的是想要一边做到回旋踢,一边又打出盲僧的一整套伤害。

    这样一来,盲僧很秀,但难度和压力都是极高的。

    听到比尔森的话,他点了点头,如果单单只是做到一个回旋踢还是很简单的事情。

    双方打定主意,打算做出一个围杀的举动,盲僧绕了一圈,走到了紫色方F6野怪的地方,老鼠的位置就在防御塔的正下方,他如果能将Q技能天音波踢到老鼠的身上,就要看自己能不能打出极限操作了。

    踢到兵线上更容易回旋踢,踢到老鼠的身上,按照对手的实力,Svenskeren很害怕出现自己Q技能天音波刚踢过去,就被对手闪现躲开,或者是自己二段Q技能天音波的时候,老鼠在盲僧刚刚落地,达成判定条件的时候,再闪现到一个位置,进行疯狂输出。

    “稳点,踢到兵线上,老鼠就算是闪现到后面了,你也能找机会摸眼再来一个R闪,先等等,让我把兵线带过去。”比尔森考虑到了很多的地方,这正是Svenskeren忌讳的地方。

    而一切忌讳的地方全部在事先设定后,两个人之后的配合就将流畅无比。

    是时候让对手见证来自于TSM战队中野王牌的配合了!

    两人心中暗想。

    中路,比尔森操控着维克托快速将兵线推了进去,E技能死亡射线强势清线,他不怕自己失去了这个技能就没有输出,因为他是一个爆发流的维克托,耀光主Q技能的刺客维克托。

    E技能就跟一个普通清线能力一样,真正杀伤力还没有Q技能要高。

    不过...这样的出装很畸形,走了一个极端,但是放心的是,维克托Q技能的输出是一定可以打出来爆炸伤害的。

    眼看着对手的兵线慢慢到位,维克托的位置也越来越贴脸,苏扬的眉头随着对手诡异的走位紧紧皱着,哪怕猪妹就在他附近不远处的三狼刷野,他心中难免还是有些紧张。

    “碰——”

    一道银白色的光球从F6的岩壁内突然击打而出,正中老鼠身后的小兵,盲僧没有一点点的犹豫,在Q技能命中后就是二段Q技能回音击。

    苏扬喊不出话。

    根本来不及让队友支援,盲僧就已经出现在了老鼠的身后。

    闪现!

    本场比赛,苏扬掐了很久的闪现,在这次进攻下果断交了出来,而三狼打野的猪妹也看到了中路的战况,放弃刷野,打算立刻支援,只见盲僧看着老鼠闪现的位置,一个摸眼贴过去,又是一个流畅的R技能猛龙摆尾。

    飞起一脚,盲僧露出快意的笑容,朝着近在咫尺的目标瘟疫之源图奇狠狠踢去!

    随后,盲僧的身形却是忽地消失在了原地,一道金色闪光之后,盲僧的身影贴在了老鼠的后背,而老鼠随着一股巨大的力量倒退飞向了维克托的位置。

    流畅到了极致的回旋踢。

    一个只想要回旋踢,而不想着打出全部输出的盲僧是很可怕的,至少他想要打的效果只要一心一意打出去,是极其轻松的。

    “靠。”苏扬忍不住喊了一声,TSM战队这波攻势他也预料到了,但是他真没有想到维克托的伤害会这么高,看着自己的老鼠倒飞到维克托手里。

    一个机械芯片打击在倒飞而来的图奇身上时。

    维克托的二段Q技能虹吸能量的普攻一口气将老鼠的血量打到半血以下。

    可以说,一眨眼的功夫,老鼠的血量就像是蒸发了一样,从满血被盲僧踢了一脚R技能猛龙摆尾后,再吃到维克托一个简简单单的Q技能虹吸能量。

    他就只剩下三分之一的血量。

    这是一个非常非常危险的血量,苏扬已经意识到,自己是必死之局了,维克托还留着一手大招,放出来他就瞬间爆炸了。

    “极冰寒狱!”

    “碰——”

    猪妹将她的极冰套索沿直线扔出,形成一个直线的轨迹,冰冻住的套索砸在了回旋踢后,彻底没有位移技能身处尴尬位置的盲僧。

    “Nice!”苏扬扯着嗓子喊道,肾上腺素快速分泌。

    刺激。

    这是一个和自己操作较真,跟对手较劲的时刻,苏扬也知道自己是一个将死之人,配合猪妹不如强行换掉这个盲僧。

    他一咬牙,交出自己的治疗。

    R技能火力全开。

    图奇发出一丝古怪的鼠鸣,随后就是狂野、猖獗、病态般的狂笑声,他的射程得以强化,他的输出正在往上暴增。

    一道一道绿色的毒箭往盲僧的位置喷射。

    一个被猪妹冰冻住的盲僧。

    另一方面,比尔森的维克托也没有半点的操作延迟,R技能混乱风暴朝着老鼠的身上打去,一个类似于飞碟的引擎飞了过来,形成一个电流奇点,不断喷发着滋滋作响的恐怖电流。

    老鼠僵直着,一边朝着盲僧的方向走,一边进行普攻,每走一下,普攻一下,每一次普攻都是那么的流畅,走砍行云流水之余,更不敢有多余的动作。

    “死!”苏扬越打越激动,哪怕自己已经年纪大了,可是遇到这样的场面,也难免热血上头,看着盲僧头顶上毒液的标记叠到三层,但自己也快要死的时候,竟然咬牙提前按出E技能毒液爆发。

    “First-Blood!”

    老鼠死了。

    随后,又是一个音效响起,被猪妹控制在防御塔下的盲僧,吃了防御塔的攻击不说,还连吃老鼠三下普攻,甚至被老鼠极限打出了一个E技能毒液爆发。

    即使老鼠前期的伤害不够高,这么一套也足以打掉盲僧为数不多的血量了。

    六级就越塔,代价也是高昂的,如果等级再高些,防御塔的伤害就不会显得那么夸张了。

    在TSM战队选手席比尔森面露遗憾。

    他拿下了老鼠的人头不假,可是老鼠同样强行换掉了盲僧的人头,若是按人头算的话,TSM战队应该是亏的,毕竟老鼠这种英雄前期抗压拿到人头,中后期就无解了。

    但是!也不过是小小的遗憾,仔细算算,TSM战队仍是赚的。

    怎么说,老鼠都是中单,而不是打野。

    他死了,维克托可以多吃2波兵线,从严格意义上来说,UG战队即使是强行换了一个人头,也是亏了一点经济和经验的。

    哪怕亏掉的经济和经验,被后面跟上来的打野猪妹吃掉了。

    但是,一个出肉的凛冬之怒吃了两波兵线,其实作用远低于老鼠吃经验和经济。

    (滑稽,2500字大章,其实想断章来着的。)

    ...

    ...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4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