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七四章 缺就一个字

    此刻,白里度站在洗手池前,手中还拿着那张皱皱巴巴的纸条,抬头看了一眼镜子中的自己,然后又侧身反复打量了一番,再用右手的两指做八字型杵着下巴,自言自语道:

    “不对啊,无论怎么看,我都没看出自己有啥勾女光环啊,何况对方还是个外国妞,难道老美的眼光独特?能看到自己的诗人特质和其他连自己都不知道的隐藏属性?”

    原来还有些心潮澎湃白里度也随即冷静了下来,看来这位凯瑟琳让自己去她的房间,肯定是有什么事,但这事肯定也不会和“艳遇”这两个字划上等号,估计也只有在一些小说中,才可能出现类似的狗血剧情吧,白里度在这一点上,还是非常有自知之明的。

    “不管了,去就去呗,反正对方又不会吃了自己,但如果万一,对方真打算……嗯?怎么又想歪了,醒醒!”白里度转身走出洗手间,短暂清醒的脑袋却又开始了胡思乱想。

    啪啪!

    为了让自己清醒点,白里度就用手狠拍了自己的脸两下,这一晚上不睡觉确实是太伤身了,就连脑袋都有点犯浑了。

    到了五层的电梯口时,陈甜部长则正好守在那里。

    “白先生,您好,您这是要下楼还是上楼?”

    “你好,上楼”白里度答道。

    陈甜部长帮助白里度按开电梯之后,又探身用手中的卡在电梯内的一处感应区嘀了一下,问道:“白先生,您到几层?需要我陪您上去吗?”

    “20层,不用了,谢谢。”

    “好的”陈部长闪身退出,电梯门关上,然后便载着白里度飞快的来到了20层。

    叮!——

    电梯门打开,白里度根据房间的门牌指示,很快便找到了2022房,看到门边的门铃,按了下:

    叮咚!

    听见里面的脚步声传来,白里度正了一下衣领,内心也有些紧张。

    “白,你总算来了,快进来。”凯瑟琳打开门,看到白里度之后,便迅速的将其拉进了房间,随后又轻轻的关上房门。

    “请随便坐,想喝点什么,茶还是咖啡?”凯瑟琳随后问道。

    “茶就好了”

    白里度回应的同时也扫视了一下房间,这应该是一间行政套房,并且可能还是最高级的那种,外面的会客区貌似就有一百多平米的样子,装修看起来虽然并不很奢华,但是现代化的办公设施却也一应俱全,凯瑟琳之所以会住在这里,估计也是看中了这里的办公环境。

    见到会客区的中央还有个圆形的迷你酒吧,而凯瑟琳也已在里面鼓捣了起来,白里度便坐到吧台外侧的高脚凳上,随手抓了把在吧台餐盘里盛放着的什锦干果,一边吃一边说道:

    “看起来,你还是个工作狂啊!”

    凯瑟琳刚把白里度的茶给泡好,所有的茶叶也是酒店提供的那种可以快捷冲泡的茶包,所以也并不怎么麻烦,只需将茶包放在一个大玻璃杯当中,然后再加入刚烧好的热水,也就算是泡好了,凯瑟琳将玻璃杯往白里度面前一推,根本就没接白里度的话茬:

    “给你泡了杯红茶,你尝尝味道如何?”

    白里度喝了一口:“太淡了,麻烦再给我加两包进来。”

    “一共就两袋红茶,其余的就是绿茶了,你确认要MIX到一起?”凯瑟琳迟疑的问道。

    “哈哈,这有什么,反正都是茶,没关系的。”白里度现在才不管味道如何呢,只要能提神就好。

    片刻后,白里度盯着面前玻璃杯中的三个茶包,忍不住开口问道:

    “凯瑟琳,你叫我上来,不会就是请我来喝茶的吧,有什么话,还是直说吧,我挺得住。”

    “呵呵~~那好吧,我也不想浪费时间,你刚才不是认为我是工作狂吗?”凯瑟琳问道。

    “嗯~~”白里度点点头,示意对方继续说下去。

    “其实,工作狂并不好当,而我也是被逼的,不得不这样。”凯瑟琳说道。

    “哦?还有人能逼得了你?”白里度也是十分纳闷。

    “唉,在我15岁那年,我的父母驾船出海,结果却遭遇了意外,而父亲的律师也在那之后公布了一份遗嘱,我独自继承了父亲所持有的40%的集团股份,但却要在我成年并且大学毕业之后才可以正式行驶权利,而在那之前,这些股份则交由家族的基金会代持。”凯瑟琳坐在白里度的对面,慢慢的讲道。

    “哦,关于你父母的事,我真心表示遗憾,你也真够坚强的了。”白里度说道。

    “去年夏天,我总算是大学毕业了,所以就开始接手集团的管理事务,但是集团董事会的元老们却并不买账,他们不相信我具备管理好整个集团的能力,想方设法的逼我辞职并贱卖股份,所以我也就只能拼了,我不可以让父亲遗留下来的产业倒在我的手中,于是,也就变成了你所说的工作狂了。”

    “哦,你去年才毕业的吗?这么说,你应该还比我小一年,哈哈,如果你不说,我还真看不出来。”

    “哼!你是在说我老了吗?”凯瑟琳愠怒道。

    “哈哈,不敢,只能说你比华夏女性看起来更成熟一些。”白里度如实的说道。

    “只是成熟吗?难道就不性感?”凯瑟琳一脸关切的问道。

    “嗯,这个自然也有,只不过,华夏人通常不会直接这样去评价女性,怕引起一起误会和麻烦。”白里度答完这个问题,马上意识到话题有些跑偏了,接着说道:“凯瑟琳,咱们貌似把楼给盖歪了,虽然我理解了你为何要成为一名工作狂,但我还是不明白,这一切又和我有着什么关系?”

    “是这样的,虽然现在印度成为了人口第一大国,但是由于他们的收入差距以及饮食习惯等问题,我们在亚洲的业务重心,其实仍旧是放在华夏,而华夏的营收与利润不仅直接影响到亚洲区的业绩水平,甚至也直接影响到整个集团的业绩。”

    “嗯,继续”

    “今年年初的时候,集团董事会表决了一项议案,虽然我可以通过行驶我的否决权来否决这项议案,但是我却还是让它通过了。”

    “哦,议案的内容是什么呢?”白里度好奇的问道。

    “议案的内容就是,今年华夏区的营收业绩增长必须要达到100%,而利润增长也必须要达到50%以上,我作为整个集团的轮值总裁,要对这一业绩承诺负全责,如果最终达不成这个目标,那么我就必须得提出辞职,并且还得将我名下20%的股份转让出来。”凯瑟琳严肃的说道。

    “啊!这个议案明摆着就是用来坑你的,你居然都不否决,你是真傻啊还是真傻啊?”白里度也给出了自己的意见,接着又问道:“那如果你最终达成了这个目标,那又会如何?”

    “呵呵,你很聪明!如果我到了年底达成了目标,那么董事会此次提出议案的这些人就需要将11%的股份转让到我的名下,这样我也就可以拥有整个集团51%的股份,而到了那时,我就可以独立对董事会进行改选,所以无论这个议案的条件有多苛刻,我都会咬牙接下来。”

    “听起来,这更像是一份对赌协议,你为了赢得这场赌局,所以才决定拉我下水……”白里度这回算是彻底的明白了。

    “嗯~~没错,和聪明人讲事情,确实省事多了。”凯瑟琳点头说道。

    “那这么说,你们这次也确实是专程过来和我谈合约的喽?”白里度马上意识到了最关键的问题。

    “嗯,确实,我承认我之前说了假话,我主要是不想看到你那副得意又欠揍的嘴脸罢了,哈哈~~”凯瑟琳说到最后,也笑了起来。

    “那既然是这样,我加价到450万应该也是不过分的吧?”白里度也问出了自己最关心的问题。

    “白,你真的那么缺钱吗?”凯瑟琳盯着白里度问道,内心也希望对方能给出一个相对委婉的回答。

    “缺!”

    白里度倒也干脆,用一个字就给回复了。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