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六十章 萧秋水

    宋明庭手捏剑诀,背后“月满西楼”和怒雷剑已然出鞘,虚悬于两侧,蓄势待发。这条地心巨蝰其实已经不是第一次和他打交道了,对方身上的新伤就是他弄出来的。

    这一路逃来,他一共遇上过好几只引日期妖兽,给他带来了极大的威胁,逼得他和天言真人手段尽出,好不容易才逃到此地。

    为了从这几头引日期妖兽手下逃生,宋明庭几乎将除了自家师父给的克己剑符以外的手段都用尽了,莫说月魄丹、“少年侠气”等丹药法宝了,就是之前得自欧阳德的白熊剑符也被他用掉了。而这几头引日期妖兽中,最难缠的就是眼前这条地心巨蝰了。

    地心巨蝰身躯庞大,浑身蛇鳞坚硬如铁,且有遁地之能,在地下的行进速度之快,比他御剑也慢不了多少。

    这样的体型巨大,防御又强,速度还快的对手简直就是他们剑修的克星,他们剑修最怕的就是遇上这样的对手。

    先前他还以为自己已经甩脱了这地心巨蝰,没想到这妖兽竟然又追上来了,报复心可真够强的。

    他现在的状态极差,根本不可能是这地心巨蝰的对手。

    看来得动用师父的剑符了。宋明庭在心中按下决心,心中颇有些舍不得。

    倒不是说克己剑符有多么的珍贵以至于让他都感到肉疼。只是这是师父损耗自身的本命剑气所凝聚出来的剑符,若是可能的话,他当然不希望用掉。

    只是此一时彼一时,眼下情况危急,克己剑符是必须要用掉了。

    地心巨蝰忽然动了,只见其身边的地面忽然有岩石隆起,两道土柱冲天而起,化作两条与地心巨蝰别无二致的岩石巨蛇,三条大蛇一起,争先恐后般向着宋明庭扑去,速度之快,连宋明庭都来不及先一步闪出去。

    无奈之下,宋明庭只能在三条巨蛇的扑击下艰难闪避。

    但他终究不在巅峰状态,引日期妖兽的速度又快得出奇,所以宋明庭没能闪避几次就被撞个正着,也亏得他反应够快,在即将被撞上之时,那飞剑往地心巨蝰的脑袋上戳了一下,使得自己横向被撞飞出去。

    要不然被地心巨蝰自上而下击中的话,接下来他离地心巨蝰那么近,立马就会遭受地心巨蝰连绵不绝的后续攻击。

    宋明庭直接飞出了数百丈远,跌落在地,也亏得他一心顾念着背上的天言真人的安危,唯恐他伤势加重,以至于在如此冲击下,竟也没有将天言真人甩出去。

    噗!

    宋明庭将喉咙间涌上来的鲜血猛的往外一吐,手中扣着克己剑符,已经将前期的酝酿工作完成,下一刻剑符就要发动,而地心巨蝰也正向着这边扑来。

    就在这时,两旁的巨木突然像是活了过来,化作一条条木龙向着地心巨蝰冲去。

    宋明庭扣住克己剑符的手陡然松了下来。

    “快跑!”耳畔有一个声音响起。宋明庭心头大震的同时,反应却一点儿也不慢,踩上“少年侠气”,背着天言真人闪身飞退。

    那不断化作木龙的巨木虽然前赴后继般的扑向地心巨蝰,但其本身的坚硬程度却完全比不上那两条岩石巨蛇和地心巨蝰本身,撞上地心巨蝰后变四分五裂了。

    不过化作木龙的巨木源源不绝,一时间竟真的阻碍了地心巨蝰的攻势。

    抽身飞退中的宋明庭很快从一个人影身边闪过,那人虚悬于林中,神情严肃,衣袍无风自动,周身都有青碧色的光焰四散飘飞,犹如疯狂向上生长的藤蔓。

    在那人的动作下,光焰化作一条条尺长的光龙,没入前方的巨木之中,而一旦有光龙没入,巨木便会“活”过来,抖动着浑身的枝丫,化作巨大的木龙。

    那人见宋明庭已经逃脱,也开始撤退,一边施法,一边不断后退。而这时的宋明庭,内心的波澜已经平复下来。

    萧秋水!果然是他!宋明庭在心中轻声道。同时不得不感叹命运轨迹的强大。

    “上辈子”他这时侯尚在山门之中打转,不可能来救天言真人,所以救天言真人的另有其人,而这人就是萧秋水。

    萧秋水此人出身于一家名为“苍松派”的中型门派,此派擅长木行法术,同时精于炼丹和御兽,门中的至高强法名为“万木朝春御木神龙诀”,乃是一门洞玄级强法,能化树木为木龙,威力十分不错,在山林之中更是如虎添翼,杀伤力成倍增长。

    萧秋水便是苍松派的天才弟子,年不过三十就已练成了万木朝春御木神龙诀,这在苍松派历史上也是为数少有的,要知道就连苍松派的门中耆老,很多也是不会万木朝春御木神龙诀的,萧秋水的天赋由此可见一斑。

    别说是在苍松派内部比了,就是放眼整个修道界,萧秋水的天赋也是一流的,他的年纪和他大师兄他们差不多大,修为却同样达到了融月初期,法术方面虽然比不过他大师兄等人,但那是因为苍松派和他们归藏剑阁存在着巨大差距。

    所以,萧秋水的天赋可以说是接近乃至于和他大师兄等人持平的。

    这就是萧秋水为什么敢深入元初山的原因,同时也是萧秋水“上辈子”为什么能救下天言真人的原因。

    不过萧秋水眼下已经不是苍松派内众星捧月的天才了,因为苍松派这会儿已经被灭门了。具体是怎么被灭门的他就不清楚了,中小门派的更迭可要比大门派快多了,苍松派又不是钧州的门派,他对于另一片大陆上的一个中型门派是怎么被灭门的根本不关心。

    但不管怎么说,他抢了萧秋水的机缘是真的。而现在,正主来了。

    不仅如此,他和萧秋水其实早就结下了“梁子”。因为“上辈子”发现太宇石胎的人就是萧秋水。

    所以算上这一次,他已经抢了萧秋水两次大机缘了,即便这一次因为只能算半次,也有一次半了。不过对此宋明庭倒是毫无负担,因为“上辈子”萧秋水乃是他的仇人,他甚至差点死在萧秋水的手里。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