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六十五章 醒悟过来

    孟喾睁大眼睛,随后有俨然闭上,叹一声心中隐隐痛楚,摇头拜托脑海里躲藏的人儿。

    他有看着南悦儿几女,怅然说道:“刚才你们都听见,看见了?”

    “也是!我话音如此敞亮,你们又不是傻子,听不见才怪!”

    几女一愣,心里很不舒服。

    “喾哥儿,我知道你和君姐姐是生死之交,当初你去高丽的时候,我也承蒙她俩护卫照顾,我知道你心里痛苦,我又何尝不是?不过这是保住君姐姐的办法,你与她不再来往,是对的!”纪慕凌沉吟一阵,道出心酸。

    她很担心孟喾一蹶不振,那么她也会一蹶不振,她知道自己和眼前的男人已经一心同体,无论这个男人受了什么委屈,她的心就好像炸裂一般,难受不已。

    每当她看见孟喾委屈的坐在屋檐上,不说话,就看着天上的夜空,那时候她感觉到自己的无能为力,无能孟喾做什么,她都没帮上什么忙,那种心酸只要体会了才懂的。

    孟喾回头看她一样,还是一如既往的温柔,笑道:“没事的,我只是觉得在这世间多少有些身不由己,我只是无奈自己在这世间对很多事情无能为力,真是惭愧,让你为我落泪。”

    他伸手去抚摸丫头的脸颊,心里突然放松不少,随后又看着嫦曦,笑道:“怎么?你也担心我了?”

    他突然来了兴致,调戏嘴里含着鸡腿,眼角泪迹未干的嫦曦。

    “自然担心你,你可是我男人,我不应该对你上心?”

    嫦曦一愣,有些不明白,为何孟喾会这样问,她一向耿直,想到什么就说什么,孟喾对她很重要那便是重要,既然重要,那就算挂在嘴上,说出来也是无妨。

    “呵呵!”

    “曦,这么些年你也还是守着本心,真是很好!”

    孟喾微微一笑,压榨心里的苦涩,又看着眼眶红润的南悦儿,只是一笑,随后说道:“这些年苦了你了,等我置办好太学院便是迎娶你们的那一天,我会向陛下说明的!”

    他话里藏情,南悦儿怎会不知,只是这一刻她更想多去了解孟喾心里到底想的是什么,她总觉得孟喾有事瞒着她,而且是很重要的事情。

    不过既然孟喾不说,那就是有原因的,作为他的女人,南悦儿也不想去过问,她相信,有一天孟喾会亲口告诉她这个秘密的。

    “夫君,你和君姑娘都有自己的不得已,但是你要明白一个问题,不论是你还是此刻的君姑娘,心里的痛苦都是相同的,你不多一分,她也不少一毫。”

    “想念一个人是痛苦的,当年我在洛阳等你,每日每夜都会梦见你的模样,我有时候害怕梦不到你,也害怕梦到的不是你,所以今日你的确是错了一点,君姑娘想你两年,你却对她狠下心,是你的错!”

    南悦儿叹气,握住孟喾的手说道:“不过…你这是为了给她生路,也是对的,无论何时,人都有取舍的那一刻,既然你认为这事对,那它就对!”

    她的话让孟喾一震,点头称是。

    既然自己认为那是对的,那何必去考虑事情本身的对错?人活一世,难道就只有诗和远方?难道不能苟且了?

    “悦儿,多谢提醒!”孟喾躬身一拜,对自己的妻子道谢。

    随后他又向一旁的嫦曦和纪慕凌道谢,不论他们关系如何,此刻道谢也是必然的,因为她们解开孟喾心里的困惑,让他明确自己的心思。

    纪慕凌和南悦儿对视一眼,急忙问道:“对了,还没吃饭吧?我去厨房弄?”

    “不必!”

    “我回来的时候已经用过晚饭,现在已经很晚,你和慕凌先去睡觉,我有事情和嫦曦商量。”

    孟喾温柔的推了推南悦儿后背,示意她和纪慕凌离开,随后一脸平静的看着嫦曦,心里却想着该如何说明。

    南悦儿和纪慕凌一愣,也不去打扰嫦曦和孟喾,各自回到自己的房间里,上了床榻却没有立马入睡。

    今日之事还是第一次发生,她们心里还是有些不好受,所以只能躺在床榻上想着往事。

    而庭院里的孟喾和嫦曦两人也是做在一起,两人半句话不说,却是相互看着,时不时一笑。

    月色正好,落在院子里,将两人的身影拉长。

    “曦,如今我已经触摸到九重天的门槛,但我觉得武者是无法以正常办法修炼到九重天的,要么是耗命之术,就如同我老爹一样,他就是牺牲自己的寿命换来的九重天,如今他消失不见,不知道去了哪儿?”

    他干咳一声,想起自己老爹,眉头一皱,多少有些担心,不过他又立刻回过神来,继续说道:“我想知道练气士如何踏入九重天,还有你们太古部落中近几十年可有九重天?”

    嫦曦闻言,随即一愣,突然伸出细嫩的手掌,掌中出现一颗不大不小的燧树,散发着光和热。那燧树栩栩如生,仿佛不是灵气聚成,更像一种真是的能量体,一旦有东西落在这个小树上,便会化为灰烬。

    “据我所知,这是我的灵魄!我想练气士之所以很容易踏入先天境,就是因为在境界低微的时候就有灵魄了,所以他们踏入先天境也轻而易举。”嫦曦一本正经的解释,想起一些记载。

    她站起身来,挥手一甩,手里的那棵很小的燧树突然变成一丈大小,被她握在手里,散发着无比炽热的太阳灵气,仿佛只要被这燧树扫到,那便会化成灰烬一般。

    手持着燧树,她回头给孟喾解释道:“我听族里老一辈说武者是没有爆发性达到九重天之境的,这也是为什么有些人很早就半步九重天,而后几十年都不进一步的原因。”

    “老一辈说武者没有灵魄,无法在气海里开天辟地,就算将气海里的混沌分开,也没有支撑,那清浊之气也会再次聚拢,无法成为真正的九重天之境!”

    “而练气士不同,在一开始修行的时候便可以用特殊的功法造就灵魄,灵魄可以支撑清浊二气,开辟混沌,便能成就真正的九重天了!”

    她刚一说完,孟喾突然醒悟,振奋道:“我明白了,我终于明白为什么先天境被称为“大神”了!我明白了!”

    嫦曦纳闷,喃喃道:“明白什么了……”

    (未完待续)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