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九十二章 仁心

    对于抱负这件事情,润肺两人志同道合,或者是同流合污,这种事情便不能随意说出口,更不能在这么多人面前冠冕堂皇的说出口。

    孟喾问这些士子,他们的抱负是什么,无疑是在逼迫他们面对自己只能在心里想的事情,那些见不得光的想法,所以他们迟迟没人回答,生怕自己的抱负被别人笑话了去。

    孟喾皱眉,虽然他也料到这群土鳖会如此作为,但他没想到这么多人竟然没有一个愿意开口的,真是气得他不行。

    “没有抱负之人,和畜生有何异为?”

    他怒斥眼前的士子,言辞激烈。

    那些士子听了他的话,不由面色鸡黄,恨不得将这个和自己差不多大的先生按在地上揍一顿解气,只可惜他们也知道孟喾的实力,只能强忍着孟喾的臭骂,低下头颅,在心里暗骂。

    “先生,不知我可否说一句?”一个长发及腰,头上插着金簪的女子站起来,冷冷看着孟喾,躬身行礼问到。

    她气不过来,最后站起身来反对孟喾,不愿意屈服在那淫威之下,就在台下苟且。

    “呵呵!很好!有人说话就很好,至少说明你们还是有勇气的,既然你称我为先生,我也不得不回答你的问题,敢问你的问题是何?”孟喾也是一笑,躬身还礼。

    他很欣慰,这特么总算有人开口了,不然他又要破口大骂,弄得大家都不愉快了。

    那金簪少女一笑,很是甜美的酒窝显现出来,她顿了顿说道:“小女子金铭莹,敢问先生何为仁心?”

    她这个问题一下子把矛头指向孟喾,弄得孟喾有些措手不及,微微一颤,觉得这丫头是个不错的苗子,将来恐怕也是极为厉害的角色。

    还没等他回话,金铭莹突然说道:“听闻先生曾经是市井小民,被房相推荐,见得陛下,请求去收服高丽,可问先生有仁心否?可问先生在高丽杀生否?先生无愧于心否?”

    “听闻先生屠尽姜国府满门,又屠尽尹世楼满门,杀戮之多,我等且又数不过来,先生如此暴虐,何谈仁心?”

    孟喾一愣,毫不在意的摇摇头。

    他的确是做过这些事情,不过这与仁心无关,若是非要说到关联,那么他的作为便是仁,他当年怀揣的就是仁心。

    他缓缓走到金铭莹身前,目光柔和,身后吹来一阵凉风,打着屋外芳草的味道,席卷整个学堂,他露出那种沉沉的杀意,那种经历过杀戮的血腥味道也从他的骨子里冒出来,极为霸道阴森。

    “这就是我的仁心,我承认我所做过的事情,我也承认我杀过很多人,大多数都是我一念之间便痛下杀手,没给别人解释的机会。”

    “不过,我问心无愧,杀了便杀了,仁心为心中长存,岂能以世俗偏见论之?我见不得姜国府和尹世楼作恶,见不得无辜的百姓被他们暴虐,既然他们都是如此,我就以暴制暴,我想这就是我的仁心!”

    他的脸越来越靠近金铭莹,很是有趣的笑了笑道:“若是你非要问我仁心是何?大不了一个问心无愧而谈!”

    他抬起身子,回头走向讲台,看着下面的学生,笑着说道:“我知道你们有很多事情要说,一个个的来,我今天和你们论一论世俗的仁心!”

    金铭莹缓缓坐下,刚才孟喾靠近她的那一刻,她自己也感觉到那厚厚沉沉的杀气,那种东西不似朝廷里的那些大将军们的杀气,而更像一种义正霸道,阴森却不邪恶的杀气。

    尤其是孟喾说出答案的那一刻,她突然愣住了,觉得眼前这个少年心里藏着很多故事,也有很多心酸,她不明白一个仁心到底牵扯了多少故事,多少感情,但她知道眼前的少年可为先生!

    “先生,你说仁心是问心无愧,我寻思去街上打死一只野狗,吃其肉,为何有人说我不仁?”有少年站起身来,一脸质问,想要解惑。

    吃狗肉?

    孟喾一怔,他着实没想到吃一个狗肉也可以称为不仁,不由笑道:“真是笑话!狗彘尚且食人食,且不让人吃狗肉?狗类未绝,偶得狗肉尚可品尝,倘若狗类欲绝,你再吃狗肉,那才不仁,仁心与否,在于度衡得失善恶,并非小类而不谈,也得小类而上口!”

    那士子受教,躬身一拜,随后安静坐下。

    此刻他终于明白为何孟喾可做先生,虽然他并非学富五车,但是对一些道理却是有自己的偏见,而这些见解却让人果然开朗。

    萧淄河等人也点点头,心里暗道:果然是相才!

    突然,又有人起身问道:“先生,你说仁心不分大小,设问农家匹夫可有仁心?帝国大将可有仁心?二者可否等之?”

    这个也是厉害!

    孟喾差点跌倒,他没想到这些士子的问题这么刁钻,若是知道他才不会担任先生一职。

    他看了看那个士子,突然笑道:“农家供给帝国米粮,何云匹夫?再说天下兴亡匹夫有责,可见匹夫仁心否?帝国大将行军打仗,保卫国家,守卫家人,斩杀敌寇并非无仁心,而是心中所念大于仁心,他们是将军,守护的是一国,承受的也是一国之痛!”

    “匹夫和将军一样,且是顶天立地的男儿,有何不同?只怪能力大小,所承受的仁心志向不同罢了!”

    那士子听了一番回答,不由点点头,随后拜谢坐下。

    之后,孟喾为他们说明仁心所为,大到国家大事,小到人家生儿育女,他都讲述一边,这一讲便没有停下来,一说就是天黑。

    天色已晚,皓月当空。

    孟喾笑了笑,对着士子们说道:“我只来教你们一次,所谓师傅领进门,修行靠个人,将来其余大臣来教你们,你们应当持弟子礼!”

    士子们躬身下次,点头称是。

    他们今天听了孟喾的道理,已经开化自己的抱负,将来自己追逐也是如鱼得水,做事先做人,他们明悟,孟喾也是高兴不已。

    不过他还有事情要做,所以早早离去,没有和那些士子继续唠嗑了。

    月色萦绕,远在千里之外,一个少女跟着三个半步九重天的人,印照在月光下,月影与人影相伴。

    (未完待续)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